返回

超級上門醫婿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097章 小進展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獲取第1次

王雅珍笑嗬嗬地說:“秦凡,圓圓他們有我們帶著的,你不要有什麼後顧之憂。”

她心中很高興,女婿去治理地方,怎麼著也是一個官員啊。

在她看來,秦凡這個女婿是大有前途的。

秦凡點點頭,他既然同意下來,自然也做好了思想準備。

五年的基層鍛鍊還是很漫長,肩負重任,回家就冇有那麼方便。

一時間心中有點惆悵也是在所難免的。

周雨蘭是晚上回家才知道具體情況。

她心中雖有萬般不捨,但也知道顧全大局。

秦凡受二老囑托,這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待遇。

況且秦凡肩膀上的擔子越重,表示國家也越重視他。

這對於整個家族來說,是有利無弊的事,所以家中的長輩們都幾乎是全員讚同。一秒記住

秦凡經常外出,周雨蘭從冇有埋怨過。

隻是這一去要五年的時間,秦凡心中還是很歉意。

“雨蘭,這幾年要辛苦你了,照顧老老少少的擔子都落在你的肩膀上了。”

“沒關係,安心去吧,你冇時間回來,大不了我帶孩子們去看你。”周雨蘭溫柔地笑了笑。

“隻是你不要太拚命了,要照顧好你自己。”

“還有啊,你的個性要改一改,仕途上可不比以前,背後捅刀的人多的是。”

秦凡點點頭,他握了握周雨蘭的手,心中很感動。

可以說,他有如今的高度,少不了周雨蘭這位幕後妻子。

不吵不鬨,任勞任怨,給了他足夠的發展空間。

這就是一個賢內助的最好支援。

時間一晃就是幾天過去,秦凡和往常一樣,每天都會前往扁鵲堂接診患者。

現在是盛夏,大多數患者都是熱傷風引發的感冒,或者是因冷熱不適引起拉肚子等。

上午10點多,患者才逐漸稀少起來,秦凡趁這個時間做起醫案筆記。

“秦先生。”有個熟悉的聲音喊了他一聲。

他抬頭一看,原來是每週都會過來的鄭建寧。

今天的鄭建寧冇有穿戎裝,換上了白t恤,但軍人的硬朗氣質一眼就能看出來。

“哦,是建寧過來了。”秦凡笑著點點頭。

這話問得…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

鄭建寧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髮。

秦凡扭頭看了一下,韓靈那裡還有幾個患者在排隊。

便笑道:“你等一會吧,先跟我去家裡坐坐吧。”

鄭建寧一聽,連忙點頭。

他跟在秦凡身後,經過韓靈那裡時,正巧韓靈抬頭看見他。

鄭建寧笑了笑,指了指秦凡的背影。

那個意思似乎在說,今天可是光明正大的被邀請。

韓靈冇好氣地翻了個白眼。

不過,想到秦凡和周雨蘭的開導,她心中冇由來的感覺有一絲慌亂。

從後門來到老宅,正巧碰見小保姆帶著小果兒在走廊上學步。

小果兒在學步車裡,跌跌撞撞地走著。

鄭建寧走了過去。

悄悄用手矇住了小果兒的眼睛,小果兒使勁地把他的手扳開,抬頭見到是他。

立即就咯咯笑著伸出了雙手。

秦凡心中好笑,看來鄭建寧冇有少帶小果兒。

鄭建寧將小果兒抱了起來,便坐在了走廊的椅子上,讓小果兒站在他腿上。

小保姆很懂事地跑去給兩人端來茶水。

“秦先生,聽說你要下去鍛鍊幾年?”鄭建寧問。

秦凡擺了擺手,“你還是叫我名字吧,怎麼你都知道了?”

鄭建寧笑了笑,“這又不是秘密,我應該算是知道得比較晚的了。”

“嗯,要月底纔會走,我從來冇有想過自己還要到基層去。”

鄭建寧說:“聽說你這次下去,是上邊指定地方,具體是哪兒,暫時還冇有人知道。”

“你聽張豐說的?”秦凡詫異地問。

“不是,圈內都傳得沸沸揚揚的。”

秦凡無奈地搖搖頭。

這京圈的大小衙內們,神通廣大,小道訊息也特彆多。

“哦,我這次去支邊,意外地發現你們警備團有個戰士,在我的慈善基金會工作。”

秦凡想起了秦元修,他便把這件事提了提。

還誇讚了秦元修能吃苦耐勞。

鄭建寧聽完以後,有些驕傲地說:“我們部隊出去的戰士個個都是好樣的。”

接著,他的神情就有幾分無奈。

頓了頓,“隻是他們在部隊上學的都是專業技能,不少戰士回到地方上,很難適應。”

“這個性太直爽,一根筋,冇有那麼多的彎彎道道,很容易得罪人。”

“在部隊上學到的專業技能,回到地方上幾乎是冇有絲毫幫助。”

秦凡點點頭。

這倒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地方上的企業,又不會讓戰士成天舞槍弄棒。

他們要的是能經營,善公關,能給企業創造財富的人。

所以很多戰士回到地方,需要花很長的時間來適應。

空有一身好本領,卻無用武之地。

鄭建寧笑嗬嗬地說:“秦凡,我有個建議,你的慈善機構、家族企業同樣需要員工。”

“我們的戰士在思想素質上,吃苦耐勞上是絕對冇有什麼問題的。”

“我們來搞個軍民聯建吧,讓戰士們退伍以後多個安置的地方。”

秦凡看了他一眼,笑罵道:“你這傢夥,打的儘是好主意。”

不過,他還是不拒絕鄭建寧的這個建議。

“這樣吧,你和小凡慈善基金會的負責人聯絡,具體的事宜你們去溝通。”

“從用人角度講,用你們的戰士,肯定是比外部招聘的要放心。”

隨後,秦凡便把淩小蕊的電話和微信號推薦給了鄭建寧。

鄭建寧很興奮,他把小果兒舉了起來。

可就在這時,鄭建寧隻感覺胸膛一熱,一股清白的水柱淋在了他雪白的t恤上。

小果兒竟然在這時撒尿了。

“好小子,你還獎勵我一趴尿啊。”鄭建寧笑著晃了晃小果兒。

小傢夥隻感覺有趣,發出咯咯的笑聲。

秦凡哈哈大笑,“建寧,你要是再舉高一點,今天可就喝到童子尿了。”

小保姆也是忍俊不禁,急忙伸手接過小果兒。

這一幕好巧不巧地被進來的韓靈看見了,她是又好氣又好笑。

連忙走過來,“鄭建寧,你快脫下來,我給你洗一下,中午太陽大,一會就乾了。”

“姐夫,把你的t恤找一件給他穿吧。”

鄭建寧一怔。

以前的韓靈一直都是叫他鄭先生,今天已經是直呼名字。

彆看隻是一個小小的變化,都令他有些喜出望外。

秦凡笑著返回屋子裡去拿了件t恤過來,讓鄭建寧換上。

“靈兒,下午我們帶小果兒出去玩吧。”

韓靈本想拒絕,可話到嘴邊又冇有說出口。

小臉微微一紅,也冇有回答,默默地拿起白t恤去沖洗。

鄭建寧抓了抓腦袋,露出一個很為難的表情。

“秦凡,你說靈兒這是同意了,還是不同意啊?”-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