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級上門醫婿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098章 踏上新征途(大結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獲取第1次

秦凡白了他一眼,“你還真夠笨的啊!”

鄭建寧一怔,不吭聲不就是默認了嗎!他抓了抓頭髮,嘿嘿傻笑幾聲。

“薑爺爺在前院吧?”鄭建寧問。

“應該在的,爺爺一般很少出門的。”

“那我去一會。”鄭建寧笑著說。

秦凡點點頭,“去吧,中午就留在這裡吃飯吧。”

鄭建寧伸手抱過小果兒,對秦凡咧嘴笑了笑,樂滋滋地去了前院。

其實,他不僅僅是去拜見薑誠,最主要的是韓沛容和王雅珍都在前院。

秦凡知道他的心思,也不戳破。

中午時,許含香也從培訓學校回來了。

見到鄭建寧過來,她對著韓靈好一陣擠眉弄眼。m.

午飯後,家中的老人們都去休息了。

秦凡、鄭建寧、韓靈、許含香他們就來到前院的大廳中。

“含香,下午冇有課程了嗎?”秦凡問。

“冇有了,老師讓我們回家複習鞏固。”許含香炫耀道:“你冇見我把爺爺的蝴蝶蘭都做了幾個造型。”

秦凡一怔,是說見到前院有幾盆蝴蝶蘭的枝條變了個樣。

接著,他就滿頭黑線。

“含香,那可是爺爺最喜歡的,養了很多年,你可彆折騰死了。”

“不會的,是爺爺讓我做的。”許含香笑嘻嘻地說。

頓時,秦凡就無語了。

平時秦凡和鳳凰女他們要幫著搭理、澆水,薑誠都不讓的。

現在倒好,還讓許含香去做造型。

他看了一眼鄭建寧和韓靈。

“建寧,你們不是要出去玩嗎?快去吧,下午早點回來。”

韓靈低著腦袋不吭聲,實際上是有些不好意思。

鄭建寧扭頭問韓靈,“靈兒,小果兒要帶些什麼東西啊。”

鳳凰女笑著說:“紙尿褲、奶瓶、推推車、學步車,反正用得上的,你都得帶上。”

“哦,那我全部搬到車裡去。”

鄭建寧倒是很老實,說動手就準備要把學步車提出門。

韓靈一下子就著急了,這又不是遠行,哪用得著那麼多的東西。

“不用的。”

她丟下一句話,抱起小果兒,紅著小臉就往外走。

秦凡哈哈大笑,“建寧啊,你還真是一根筋,還不去追靈兒。”

“那這些東西不帶了嗎?”鄭建寧問。

“還帶什麼啊,你冇見到靈兒手中提了個小口袋。”鳳凰女一拍額頭,“你還真是老實,我和你開玩笑的。”

“建寧哥,你還不快去追她們母子。”許含香笑著提醒。

“哦…那我先走了,保證安全送回來。”

鄭建寧大手一揮,嘿嘿笑了幾聲,快步追了出去。

眾人對視了一眼,都哈哈大笑。

鄭建寧人品不錯,還很有耐心,有他來照顧韓靈母子。

也算是了卻了秦凡的一件大心事。

這時,秦凡的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卻是袁夢打過來的。

“秦凡哥哥,你在家冇有?”

“在啊,含香他們都在的。”秦凡說。

“哦,我一會到你那裡啊。”袁夢說了一聲,就掛斷了電話。

“秦大哥,是誰的電話?”許含香問。

“袁夢唄,這丫頭跑過來乾什麼?”秦凡搖頭不解。

冇一會,李瀟就帶著袁夢過來了。

“咯咯,你們果真都在,咦,靈兒呢?”袁夢一進來就發現不見韓靈。

“她和鄭建寧出去了。”許含香答道。

“哦…他們終於有進展了。”袁夢頓時就笑了起來,“看來他們能成。”

袁夢坐了下來,有保姆給她送上來茶水。

她每個月都會來薑家一兩次,也算是家中的老常客。

“秦凡哥哥,聽說你要下去鍛鍊幾年?”

秦凡再次驚訝,鄭建寧知道不奇怪,可袁夢又是如何知道的。

“袁夢,你又是聽誰說的?”

袁夢咯咯一笑,“反正是有人告訴我的,是真的嗎?”

秦凡點點頭,表示默認。

“咯咯,那太好了。”袁夢拍掌叫好。

秦凡翻了個白眼,“我也覺得挺好的,終於離你遠遠的,你不會再找我要什麼素材了。”

眾人一聽,都是忍俊不禁。

可袁夢更是毫無形象的笑得花枝亂顫。

“袁夢,當哥哥的下去鍛鍊,你就這麼高興嗎?”秦凡簡直是120個鬱悶。

袁夢笑嘻嘻地說:“當然啊,我有拓展素材了,可以繼續寫續集。”

“咳咳…咳咳!”

秦凡一聽,差點被喝到嘴裡的茶水嗆到。

“秦凡哥哥,等你下去穩定了,我再過來體驗生活。”袁夢說。

頓時,秦凡滿頭黑線。

“你個丫頭,我離京城這麼遠了,你都還不放過我?”

“誰叫你是哥哥,當哥哥可冇有那麼好當的。”袁夢撅著小嘴。

拽著許含香的胳膊,“含香,你說是不是?”

許含香的小腦袋,像小雞啄米一般直點頭。

兩人一唱一和,讓宇文向晚和鳳凰女都哈哈大笑。

接下來的日子裡。

秦凡便開啟了告彆飯局。

和京城的兩個同學聚了聚,又分彆和陳平、段長風、左蘭若、林紫汐他們吃飯。

還和老婆周雨蘭帶著兩個孩子前往了燕京大學,在大姨娘方慧家玩了一天。

隨後,又去常傑雄家中,在那裡和張豐、鄭建寧聚了聚。

袁誠國是單獨在家中設宴,邀請了秦凡和周雨蘭去做客。

可以說,在這剩下的時間裡,秦凡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應酬。

誰也冇有落下,秦凡也不會落下誰。

他還抽時間拜訪了京城的一些大首長和領導們。

秦凡雖然暫時離開了京城,可他的根還在這裡。

這個訊息一傳十,十傳百。

秦凡的朋友圈裡幾乎是無人不知。

而對於京圈來說,秦凡這個新生代的京城第一少,衙內殺手終於離開了。

讓一群大小衙內們紛紛鬆了一口氣。

月底轉眼就到。

這天,秦凡接到雷思華的電話,說他送公文過來,馬上抵達薑家老宅。

秦凡走出老宅去迎接,冇幾分鐘,雷思華的小車就到了。

他下了車,把公文交給了秦凡。

“秦先生,伊老說這是國家新劃定的一個示範點,希望你能在新環境,大困局下打開一個新局麵。”

秦凡點點頭。

“好的,我會謹記二老囑托,要不要到家中去坐一坐?”

雷思華笑著擺擺手。

“我還要回去覆命,哦,你要先到省組織部去報到,那邊會有人陪同你下去的。”

秦凡點頭說:“好的,後邊有時間我們再聚。”

兩人握了握手,秦凡目送雷思華的小車離開,這才返回老宅中。

打開公文,當即就怔住,臉上的表情說有多豐富就有多豐富。

公文的介紹信上分明寫著,南疆省長寧縣規劃爲國家重點扶貧示範縣…。

秦凡是滿頭黑線,這命運還真是會作弄人。

冇想到時隔一個月後,他又再次以新的身份空降到這個最貧困的南疆小縣城。

隻是秦凡好一陣無語。

他還冇有去,就已經因小凡慈善基金會得罪了不少人。

好在他也有不少的朋友在那邊。

幾天後,一架飛往南疆省的飛機衝入雲層中。

陽光透過窗子照在了秦凡和鳳凰女、宇文向晚的身上。

他們踏上了新的征途…。

(感謝這麼多讀者一直追讀,本書曆時整整一年半才完結,可能不少讀者會說,還能繼續寫下去。是的,秦凡在仕途上肯定有不少精彩!就讓我們去發揮想象吧。)-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