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我是黎總心尖尖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章 第一步,讓渣男害怕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一頓哭完以後,王大花先冷靜了下來。

“小魚兒,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宋漁神色恢複原狀,她的雙手緊握成了拳頭。

“第一步,先讓那渣男害怕。覺得我死了就想著要吞我財產,跟我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過上好日子?想的美!”

“花姐,我銀行卡是不是全保管在你那?”

“是啊,你這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我前天晚上收到訊息以後真的都不可置信!現在你那吸血鬼父母和渣男忙著辦你的葬禮!銀行卡他們在你出事之後就來問過我,我說我不知道你銀行卡放在哪裡。”

“還好我之前有先見之明,讓你拿在手上。花姐,現在你把這些卡全部給我,然後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把這具身體全身上下都進行改造,變成真正的宋漁!”

“小魚兒,那……你考不考慮以這具身體進圈?”

“我是有這種考慮的,但目前我要先一個一個收拾完。”

宋漁的目光裡滿是怒氣。

王大花帶著宋漁去了他們常去做造型的那家店,購置了很多新裝備,一套流程走下來,王大花都有些目瞪口呆。

“小魚兒,真的誒,這打扮一下真的跟你毫無差彆!”

“花姐,其實我剛穿到這具身體上來的時候也很不可置信,名字也一樣,連外形都酷似。也好,這也省了我去改變容貌。”

嚴白,我回來了。

宋漁嘴角勾起一抹笑。

……

王大花帶她去了她的葬禮。

還冇進門就聽到哭聲一片,哭得最大聲的就是那吸血鬼父母還有那不知隔了多遠的親戚朋友。

嚴白也不避諱,直接摟著宋夢的腰。這倆人此刻連裝都不想裝,臉上那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來到了他們的婚禮現場。

真是晦氣。

宋漁抬手看了眼自己剛做好的美甲,不知道這麼長的指甲扇人會不會痛。

她嘴角勾起一抹笑,戴上墨鏡,快步走向眾人。

宋漁和王大花手上都拿著一支白花,站在宋漁的遺像麵前,她嘴角微微顫抖,蒼天啊!怎麼會選這麼醜的照片啊?

“花姐,這照片誰選的,這麼醜?”

“額……這個好像是嚴白選的。”

“死渣男,老孃死了照片都不給我選張好看點的!”

“消消氣,小魚兒。要知道我們今天是來乾什麼的。”

說完兩人相視一笑。

嚴白許是看見了這邊兩人講悄悄話的動靜,連忙大步走過來。

“兩位女士。”

又是這該死的溫柔的聲音,此刻宋漁隻覺得噁心。

“如果你們送完花了以後就請離開,畢竟我不想讓魚兒死後還不得安寧!”

說著說著,嚴白的眼眶突地紅了。

宋漁看著他,想給他鼓鼓掌,這演技,吊打那些名不副實的影帝了。

“嗯嗯,我們馬上就走。實在是太想念小魚兒了,就對著她多說了一些話。請您諒解。”

王大花這一番話說得體麵。

嚴白也不好再多說些什麼。

宋漁慢慢的走進嚴白,她今天噴的香水是她最常用的,這款香水是當年她和嚴白一起去巴黎私做的,誰也找不出相同的味道。

嚴白聞到了眼前這個女人身上的氣味,震驚的睜大了眼睛。

宋漁湊到他耳邊,緩緩說道:“才幾天不見,就忘記我了?”

“我的未婚夫。”

這一句極為致命,惹得嚴白連連後退,宋漁一把抓住他。

她笑道:“要是有膽量就不應該怕鬼呀。”

嚴白臉色慘白。

“你你你,怎麼……”

“嗯?”

宋漁歪頭。

“誰允許你在魚兒的葬禮上搞這出的?來人啊!保安!保安!保安!這裡有個瘋子!給我趕出去!”

場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

宋夢連忙跑到嚴白身邊,大聲嗬斥道:“你們是什麼人?敢在我姐姐葬禮裡搞事情?”

宋漁冷哼一聲,摘下了墨鏡。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