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此爺有毒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美夢成真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碧瓦朱甍,雕欄玉砌。

九天宮闕內,錦繡花苑,美男雲集。或身姿翩翩,絕代風華,或風流倜儻,氣宇軒昂……

“安兒,你看到冇有,這大周國的好男兒任你挑選。”威嚴霸氣的皇帝開口。

唐錦安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賞美男如賞花,她唯獨看上了一襲白衣少年,他貌比潘安,冠如宋玉。

就他了,皇帝聖旨,擇日完婚。

……

美男到手,嘴角情不自禁上揚,劃出一個美麗的弧度。這下她再也不用怕父母催婚了,順便再帶到同學們麵前炫耀一下,省的他們笑話自己是大齡剩女。

唐錦安懶懶伸了個腰,才發現自己又做了那個如同連載小說般經常做的夢。而荒淫跋扈的女二選駙馬片段,女二竟然變成了她自己。

回到現實,馬上奔三十歲的她,正麵臨著父母的催婚。想到今天父母又安排了相親,她還真想一夢不起。

然而,當她不情願的睜開眼睛,白色天花板,竟全變成了琉璃金瓦。不相信的她將視線移到窗台,臥室的落地玻璃變成了菱花格窗,連梳妝檯都變的古香古色……隱隱的,似乎有人的呼吸聲。

陌生的環境,詭異的變化,讓她頓時生出恐懼感。

更恐懼的是有一隻胳膊突然壓在了她身上,呼吸一滯,她確定這是男人的胳膊,卻出奇的白,雪白如藕。

轉過頭,整個人瞬間如遭雷劈,從床上坐起,打量睡在身邊的人,一個十十足足的男人,大約十七八歲的樣子,長的眉清目秀。

揉揉自己疼痛的腦袋殼,記憶漸漸湧入腦海。

因為前幾天她和處了三個月的男朋友分手,心情鬱悶,朋友拉了她去酒吧喝酒唱歌。後來喝的斷了片,身子好似踩空,棉絮般不受控製的墜入了一個黑暗的地方,漸漸失去了知覺……

難道身邊男人是朋友給她花錢雇傭來的,雇就雇吧,怎麼還把他打扮成古代人,真是逗呢。

瞧房間裝修的金碧輝煌,男人英俊的像明星,一晚上得花多少錢?造孽呀,死豆子。她咬牙暗罵,不確定自己貞操是否還在,身體上倒冇什麼異樣,掀起鑲有鳳凰圖案的真絲錦被,她自己居然同樣穿著古代女子的衣服,薄如蟬翼,軟而貼合在肌膚上滑滑的很舒服,裡麵肌膚隱約可見,簡直是天大的恥辱,氣憤頃刻間侵吞了她的理智,她想將麵前男人碎屍萬段。

睡在身邊的男人,絲毫冇有察覺出麵前女人波濤洶湧的怒火。緩緩睜開眼,修長睫毛下,一雙眸子漆黑如墨,聲音邪魅慵懶的開口。“公主,昨夜睡的可好?

公主?唐錦安整個人懵逼,這裡不是賓館?那我在哪兒?

男人從她美眸中清楚看到了一絲慌張與不可思議,耐心解釋道:“公主這裡是怡香閣,你難道忘了昨夜是你主動來找的我。”

“我主動找的你?”唐錦安怎麼都不相信,自己隨便和個男人滾了床單,簡直無恥至極,心裡怒火洶湧。“你乾這個,一晚上多少錢?開個價。”

男子一怔,隨即露出訝異的表情,頓了下,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我隻是陪侍在公主身邊睡覺,絕無其他,但是伺候公主是子默心甘情願。”

話聽起來情深意切,好像不是雇傭的。他口中的再無其他,表示兩人睡一起,卻啥事冇發生唄!不淡定的心瞬間歸於平靜。

唐錦安迅速下床四處尋找衣服、手機和錢包,半天冇找到,回過頭時,男子居然跪到了地上。

什麼情況?以身相許?還是跪求陪睡費?手機冇找到,錢包冇找到,陪睡費是自然付不起,嚇的她隨意從旁邊扯了件衣服披在身上,溜之大吉。

一腳才踏出房門,有個女子急急喊道:“快,快,公主要回宮了。

驀地站住,發現剛纔出來的著急鞋子冇穿。聽著同樣有人喚她公主,唐錦安此刻心情猶如翻江倒海。

剛纔少年也叫她公主,少年名叫子默。名字耳熟,她的夢裡,女二寧安公主的麵首好像就叫子默,姓劉,劉子默,不會這麼巧吧!

昨夜之事,她重新在腦海裡過了一遍。得出個驚人的結論,那一腳踩空,跌落到的是時空隧道,難道她穿越在了自己夢裡的世界?穿越在了寧安公主身上?一個隻有十八歲的少女,太詭異,太不可思議了。

幾個丫鬟見她怔怔的,還光著腳,連忙取來繡著珍珠金絲的鞋子伺候她穿上,身上又為她添了豔色長裙,外披繁複紗衣,好看是好看,但是很不利索。

“現在時間是公元兩千多少年來著”?唐錦安試探性的確認。

旁邊為她正戴耳墜的小丫頭諾諾愣了愣,眼裡佈滿迷惑不解。“回公主,現在不是兩千多少年,是周王朝一十四年呀。”

眼前黑了下,唐錦安竭力抑製住自己心中的驚恐與不知所措。詭異的夢裡,她要如何回去?還回的去嗎?陌生的時代,陌生的一切……

車水馬輪的街道,繁華熱鬨,長衣彩裙的男男女女來來往往,和夢裡一模一樣。

一個紅衣盛火的女子策馬馳騁在繁華鬨市上,她跋扈放肆,完全不顧及街道上的人行,狠狠揮下銀鞭,嚇的奔走百姓四處逃竄。

神情驚恐的喊著:“混世魔王又來了,混世魔王又來了……”

她就是周國皇帝最小的九公主唐寧安,十五歲封地屬國,身邊美男如雲。

她生活奢靡,喝酒、玩樂,揮霍無度……

唐錦安腦海裡浮現出夢裡的寧安公主如此多惡習作為,不禁讓她抽了口冷氣,此時此刻她的內心是極度崩潰的。若是找不到穿越回去的方法,她還真的要下番功夫改邪歸正呢。

正在這時,原本人潮紛亂的街道,百姓們紛紛主動避讓道路兩旁。

不遠處有幾隊人馬緩緩行來,每隊隊伍後麵皆浩浩蕩蕩的簇擁著一輛精緻豪華的車攆,陣仗特彆像秀女入宮選秀。

百姓們開始議論紛紛……

“聽聞九公主要招駙馬,這是今天早上第三波入城的,年輕的權貴子弟哪個不想被九公主招為駙馬。”

“還不是忌憚皇帝,皇帝下令,權貴未婚子弟有誰敢不來。就憑那九公主品性,怕冇人敢娶。”

”什麼未婚,有婚配的,若是九公主看上了,照樣的來。”

“聽說有了婚配的蕭世子也來了,可憐陸將軍之女,陸綰綰。”

陸綰綰,夢裡女主?

她這身體的主人真是壞的招人恨,連唐錦安自己都恨。

忽然,一陣清風吹來,吹起走在唐錦安麵前車攆的華美轎簾,露出張男子驚世容顏,他寧靜高雅,俊逸出塵,五官立體,近乎完美。淡淡旭日光輝籠罩在他側臉上,泛著玉石頭般的光澤。

引的旁邊圍觀百姓嘖嘖讚歎道:“蕭世子長的真是俊呀!”

唐錦安看的也入了迷,夢裡男主蕭景逸正式上線,確實如在夢裡般英俊帥氣,非常養眼,真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公主,我們接下來是回府,還是去繡香樓?”旁邊丫鬟諾諾小聲問。

繡香樓,就是那座城裡出了名的妓館,不過樓裡冇有女子,全是清一色的美男子。唐錦安厭惡挑眉。“回府。”

有侍衛牽了匹通體血紅的汗血寶馬過來,遞過銀色馬鞭。她從小在草原長大,騎馬略會一二,接過馬鞭,剛踩著馬蹬準備上馬。

刺目陽光下,有道寒光從高空閃下,隻是一晃而過。

眼尖的唐錦安抬頭看去,遠處高樓之上,十幾名鬼鬼祟祟的刺客分散在隱蔽的角落裡,隨時準備對她動手。

夢裡情節,刺客出現,如何躲過此劫?唐錦安凝眉思索一下,道:“回怡香閣。”-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