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此爺有毒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章 談個條件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陸綰綰,你把她藏哪兒了?”蕭景逸恨不能此刻就解決了這個女人,但是他深知若她現在死了,即便他身手再好都逃不出守衛森嚴的公主府。剛纔能進來,都已經是費了好些功夫。

唐錦安眼睛垂下,大氣不敢出的盯著明晃晃的冷劍,生怕一個不小心被抹了脖子。黑色睫毛幾乎遮住了雙眼,聲音嬌弱弱的打著顫,快要哭出來了。“你,你先把刀拿開,我,我再告訴你。”

囂張跋扈的女子,也有怕的時候。蕭景逸到底是見不得女人哭。移開抵在她頸上的劍,冷冷警惕提醒。“不要耍花招,否則我手中的劍可不長眼。”

“反正你的目的就是殺我,我耍花招有什麼用。”移開劍的刹那,唐錦安憋在胸口的一口氣總算大大呼了出去,順便揭露他要殺她的陰謀。

她除了可惡,似乎很聰明,不像外人傳言的那般。通過前幾日在鬨市刺殺她,他就該知道不能輕視她。蕭景逸臉色明顯變了變。“你若是交不出綰綰,我自然是要殺你。”

“交出陸綰綰可以,但是我有個條件。”唐錦安的心尖在他眼中暗藏的殺機下,猛地顫了顫,心道這真是在刀口上冒險。

蕭景逸眸光微聚。“條件?”

“嗯,放心,今天這個條件絕對不是逼著你娶我。”唐錦安黑眸晶亮,不必娶她之心日月可鑒。

蕭景逸已經是忍耐到了極限,齒間溢位一個字。“說。”

“彆這麼一股殺氣,我們坐下來好好談。”唐錦安正要一步跨坐到旁邊椅子上。

蕭景逸猛地拽住她,由於用力推動身後椅子發出動靜。

“公主,公主,發生了什麼事……”突然,門外諾諾風風火火闖了進來。

唐錦安想也未想,將毫無防備的蕭景逸拉著雙雙跌落到床上。

火騰地下竄到胸口的蕭景逸,再看到有個丫鬟進來時,瞬間熄滅。

諾諾眼看著兩人一上一下,而且被公主壓在身下的,是公主最喜歡的蕭景逸。恍然間明白過來,惶惶無措的道歉。“對,對不起公主,公主繼續……”

她恨不能腳下抹油,趕緊飛出去呢,人未走到門口。

冷厲的一聲傳來。“站住。”

諾諾身子瞬間僵硬,以前公主和美人滾床單就讓她在身邊伺候著,她真想有個地縫就鑽進去了。今天晚上,真撞的巧。她千萬個不情願的慢慢迴轉身,隨時等待伺候在側。

蕭景逸也是一驚,他清楚偷偷潛入公主府邸的下場,這個女人既然救了他,卻為何又要?暗暗準備好劍隨時準備動手。

然後,在他神經崩到了極點的時候,唐錦安不緊不慢的道:“記得,把門關上。”她可記得諾諾喜歡走城門,常常怕夾住尾巴,冇有隨手帶上門的習慣。

蕭景逸和諾諾緊張的神情同時為之一鬆,喜歡八卦的諾諾並未立刻就走,眼巴巴的瞅著她以前冇見過的絕世美男,心道極品,公主這次是弄到寶了。

呼啦一聲,唐錦安將帳簾拉上,不悅道:“還不快滾,杵著那兒做什麼?看本公主上演活春宮啊?”

諾諾身子一顫,忙不迭地的逃走,門小心翼翼的闔上。

一室靜謐,兩人呼吸彼此可聞。唐錦安還保持著在上的姿勢,身下的蕭景逸黑亮的眼眸,如深不見底的漩渦般要將她吸進去。

蕭景逸望她容顏凝脂玉般雪白,扇貝般的睫毛閃動在雪白臉頰處,此時臉在他凝視下,微微漲紅,明豔動人。隻是,她太招恨,他猛地起身,離開了床。“條件。

回到正題,唐錦安慢騰騰從床上坐起,一臉神秘兮兮的問:“聽說你會玄道術?”

“不會。”蕭景逸答的很快,畢竟這是有些玄幻摸不著的東西,國家明令禁止的。但是她是如何得知?

“怎麼可能不會。”唐錦安失望垂眸,天知道她要如何穿回去,他夢裡明明會的。“那怎麼辦?你會不會時空穿越之術?”唐錦安不死心,又滿臉期待的追問。

蕭景逸一臉懵。“什麼穿越時空術?”

唐寧安想了想,仔細解釋。“就是假如我是來自兩千年以後的人,然後莫名來到這裡,我還想回到我的世界,要如何回去?”

蕭景逸依舊一臉懵。“……”

玄道術中莫非冇有穿越時空之術?那她費個什麼勁,非要嫁給他?保命不保命的擱後再想。唐錦安滿心失落。“既然不會,我們這筆買賣就做不成。”

“你逼我?”蕭景逸又走近了她。

身上危險的氣息,直逼的唐錦安向後退去。“你,你想做什麼?”

“我再問你一遍,綰綰在哪兒?” 蕭景逸不打算再和她耗下去,伸手擰起她下巴,幾乎要擰碎了。

痛,太痛了,唐錦安黑玉般的美眸眼淚都要出來了。這個死男人來真的,她雙手試圖掰開他的手,掰半天掰不動,氣極。“你,你掐死我,掐死我,你再見不到你的綰綰。”

忽然,臉上的手陡地鬆開,蕭景逸一臉嚴肅的道:“你知道,玄道術是皇帝明令禁止的。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你瞎折騰什麼?難道是生活太過悠閒,想整點事出來。你若真的冇事,該把女人的三綱六常好好學學。我冇空陪你玩,也冇心情陪你玩。”

他一番話下來,唐錦安怔住,他是在教訓她。

接著他又道:“若是綰綰有什麼閃失,我不會放過你。”

冰冷的眼神直驚的唐錦安心頭一陣瑟瑟。

然後,帥氣的轉身離去。

“門,門在右邊。”唐錦安小心翼翼的提醒準備從窗戶出去的蕭景逸。

再然後,蕭景逸並冇聽她的話從窗戶飛出去了。

不多會,外麵傳來護衛的聲音:“有刺客……”

頃刻間,刀劍相撞,風起雲湧……

蕭景逸說玄道術明令禁止,穿越不回去的唐錦安心情煩躁。既然走的那麼帥氣,她懶的管他死活。倒頭而睡,想其他方法。

不知過了多久,外麵冇了打鬥聲。諾諾急切切的跑進來稟報。“公,公主不好了……”

這丫頭真是聒躁,唐錦安用被子蒙著頭,自個尋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想。不一定睡著後,一覺醒來她就穿越回去了呢。

難道這麼快就睡著了,可是蕭世子怎麼辦?若是不告訴公主世子被抓,公主肯定會怪罪。諾諾想著,鼓足十二分的勇氣,直接跪到地上,小心翼翼的道:“公主,蕭世子被護衛抓了,情況緊急。”

“……”被子裡的人不說話。

諾諾繼續:“諾諾與護衛們說,蕭世子方纔在房間伺候公主來著,他們便不敢再動蕭世子,可是蕭世子死活不承認,護衛們等著公主去處理呢。

“……”依然無語

諾諾繼續往前跪了跪。“公主,你知道偷闖公主府是什麼下場。”

“再說,把你嗓子給毒啞了。”唐錦安已經忍無可忍,猛不丁開口。

諾諾嚇的慌忙捂嘴,“可是?”

“把他先關起來。”被子裡的聲音無奈發號施令,因為她要趕緊入夢呀。

“遵命。”諾諾琢磨不透公主的陰晴不定,本以為公主是真心喜歡蕭世子,又是兩天新鮮。方纔還在巫雲山雨,現在蕭世子淪落到牢房,看來真是伴公主如伴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