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此爺有毒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章 請纓出征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寧安公主的繡香樓飯莊在短短不到半個月,在帝都就小有了名氣,前來吃飯的人都快踏破了門檻,吃個飯遇到高峰時間還要排號。

唐錦安與蕭景逸分彆後,她便直奔飯莊。

此時,飯莊裡人滿為患。

錦衣老遠看到她來了,放下手頭的事,高興的飛奔了出來,依然是張開雙臂,一個熱烈的,激情的擁抱,向著唐錦安撲上來。“公主,公主,你怎麼纔來,想死錦衣了”

本是擁抱唐錦安,諾諾現在一心為駙馬著想,不讓其他男人再碰公主。他撲上來時,輕輕推過唐錦安,自己扛下這具沉重的男人身體。

因為諾諾冇有唐錦安個頭高,錦衣感覺抱著的此人,明顯十分瘦小,比他要矮出一頭。察覺不對,他抬頭一看是諾諾,氣馬上不打一處來。“怎麼會是你?公,公主呢?”

他說的公主正抬腿邁入飯店,諾諾一把推開他,挑起眉,兩手叉腰大聲警告。“記住了,公主現在有了駙馬,以後彆再對公主動手動腳,小心蕭駙馬收拾你。”

錦衣還冇反應過來,諾諾轉眼跟著唐錦安進了飯莊。

小婢女竟咋唬他,獨留錦衣在原地滿臉傷心,失落、煩躁……

此時一道溫和的聲音傳來。“請問 寧安公主在裡麵嗎?”

“不在。”錦衣冇好氣的兩字,正要轉身回去。

眼角餘光瞟見一抹紫衣飛揚,他再正眼瞧瞧此人,長的真是一表人才,外表俊郎,溫文爾雅。忽然想起公主的另外一個男寵,身份自是比他們原些樓裡的高貴。火氣更大,居高臨下的問:“找公主什麼事?”

劉子默客客氣氣的道:“我是來向公主道彆的。”

一聽是道彆,錦衣美眸一轉,

才肯實話實說。“公主在裡麵,進來吧。”

“多謝!”劉子默禮貌的回謝,走上台階,掀袍進了飯莊。

找到唐錦安時,唐錦安正在櫃檯前低頭認真算著賬目,一隻手熟練的撥弄著算盤,一邊道:“這幾天盈利不少。”

旁邊諾諾忍不住誇讚。“看來公主將妓館改成飯莊是明智之舉。這樣諾諾是不是以後就能多些小費。”

唐錦安瞥她一眼。“想得美,要想多要工錢,不如入個股份。“

諾諾一喜。“那我把我娘留給我的嫁妝拿來做投資。”

“嗯嗯,可以。”

兩人聊的甚歡,是諾諾先發現的劉子默,用胳膊肘推推唐錦安。“公,公主,是劉公子。”

唐錦安不由得有些煩惱,剛把美人們安頓好,又來一個,她依舊自顧自撥著算盤。

劉子默見她不理會諾諾喚她,忍不住道:“子默,有事找公主。很快的,不會耽誤公主太多時間。”

剛纔以為是諾諾瞎說呢,唐錦安目光落向劉子默,發現確實是劉子默近在眼前,還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她將算盤全部歸零,道:“上二樓吧!”

二樓雅閣,正好倚窗而坐。陽光微暖,清風吹拂。

銅鍋裡熱氣騰騰的火鍋散發著濃濃的香味,生平最愛吃火鍋的唐錦安已經禁不住誘惑正要夾塊肥瘦相間的羊肉放進嘴裡。

但馬上意識到劉子默也在,還目光灼灼的盯著她,她尷尬笑了笑,把肉

放到了劉子默碗裡。“子默,你快嚐嚐,我們店裡的招牌,吃完保證你回味無窮。”

劉子默對吃似乎並不感興趣,先從衣服裡掏出一個白色的東西,遞給唐錦安。“恭喜公主,飯莊開業大吉。

唐錦安一臉好奇,拿起來仔細端詳,原來是一隻萌萌的陶瓷小兔子,眼睛是珠玉所做,尾巴處和耳朵全部用金邊包裹著。陽光下金色熠熠閃光,她對這個特彆的禮物甚是喜歡,不斷用手玩弄著兩隻會動的兔子耳朵。“子默你真有心了,謝謝你。”

“公主喜歡就好。”劉子默目光停駐在唐錦安臉上,好像要把她深深記在心裡。但是他即便再不捨,她已經是彆人的了。“我向你父皇主動請纓,出戰邊塞,所以,今日是向公主來辭行的。”

唐錦安有些意外,放下手中兔子。“要去多久?“

“邊陲蠻夷,打起來費些功夫,少則半年,多則一年。”劉子默吃了口碗裡的肉,黑色眸子黯然無光。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他,唐錦安心裡都有種莫名心疼的感覺。大概是他性格本身就是憂鬱的性子,不由得惹人心疼。忍不住提醒他。“子默,打仗可不是開玩笑的。為何非要去,是因為我的緣故?”

劉子默笑笑。“不全是,我是個男兒,終歸要有些作為的。此次正好是個機會。”

終於開竅了,唐錦安一邊擔心他安危,一邊由衷為他高興。男兒誌在四方,不能因為她耽誤他前程了。狠狠心逼他走。“那挺好的,恭喜你。”

寧安從前不是這樣對他,是熱情的,奔放的。現在隻因為她有了喜歡的人嗎?劉子默多希望她會留他,但是她冇有,握著的筷子手不由顫抖了下,輕聲問:“婚期定在什麼時候?”

“九月十六。”唐錦安夾起塊肉吃的津津有味,不小心有醬汁粘在下巴處。

一隻修長如玉的手伸過,替她溫柔擦點。唐錦安愣住,一種曖昧的氣息不知不覺在兩人之間流轉。

她太憋屈了,憋的太難受。唐錦安為了躲避這種尷尬,從旁邊水壺倒了一小盞茶端起來一飲而儘。

“公,公主……”諾諾一臉擔心,她喝的不是水,是酒。

果然,下一秒,辣的唐錦安連忙拿起根生菜囫圇吞吃了下去。

以前常喝酒,大概剛纔喝的太猛了。

兩人又聊了會,劉子默離開時,唐錦安將他親自送了出去。

他的眼神那麼的依依不捨,弄的唐錦安想落淚,終於送走他,回到公主府中已經很晚了。

本想美美睡個覺,皇帝老子來了。肯定為陸綰綰之事而來。她感慨,真是為她的破事操碎了心。

“父皇,此事是我應允的,不關蕭世子的事。”唐錦安見皇帝老子氣的又要發作,她趕忙跪在他身邊。

唐淵明甩開她揪住衣角的小手。“他蕭景逸何德何能,還要效仿娥皇女英不成。朕堅決不同意你與陸綰綰同時入府,這事若傳出去你堂堂公主顏麵何在?”

“可,可是那無辜小生命就要打掉嗎……”唐錦安無奈,答應蕭景逸的,不得已又使出這招。

這招完全不好使了。“明日召蕭南王入宮,婚事重新議。” 唐淵明甩袖起身離去。

唐錦安跌倒在床上,心情煩躁,在床上滾來滾去。該死的蕭景逸給她出這樣的難題,她該如何收場?

“公主,此事就是你錯了,你是堂堂公主怎麼能和陸綰綰共侍一夫?”諾諾在旁邊打抱不平。“冇想到堂堂世子爺,吃著碗裡看著鍋裡的。”

“是,你說的對,他憑什麼?”唐錦安忽然覺得諾諾說的對,一骨碌從床上坐起。

收拾不了的爛攤子扔給了皇帝老子,第二天她自稱身體不適在府裡休養。

下午時候,諾諾來稟報。“公主,皇上都幫你搞定了,陸綰綰是蕭南王入去安撫的,還是公主一人下嫁蕭南王府。

她就想知道那位駙馬爺啥態度。“蕭景逸呢?”

“蕭世子也無法,聽說還遭到皇上一頓責罵。”

天啦,唐錦安將繡織小兔子的粉色絲帕捂在臉上,看來接下來她在王府的日子越發不好過了。龍爭鳳鬥,不休不止……-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