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明帝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自己就要當皇帝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第一章

自己就要當皇帝了?

京師郕王府。

月明星稀,烏鴉間或叫上幾聲,顯得格外清冷。

朱正揉了揉眼睛,茫然地盯著眼前那繡著精美蛟龍,但爪子已經被磨得失去了顏色的朱帳紅縵,深深地皺起了眉頭。

他是清北大學曆史係的在讀研究生,這幾天廢寢忘食地修複一尊明代雕像,冇成想餓出了低血糖,下樓梯時不小心踩了個空……

怎麼會來到這麼個奇怪的地方?

以他對文物的熟悉,這屋裡的擺設可都是真材實料的,雖說破舊了些,價值卻不菲。

要是放到現在,樣樣都是價值上百萬。

尤其是架子上那頂玉冠,絕不是凡品!

這時,耳畔傳來幽幽琴聲。

朱正順著聲音望去,卻見炫琴案前坐著個絕美的姑娘。

那姑娘正半闔著眸子,輕撥著琴絃。

她神情冷豔,渾身透著股不食人間煙火的清冽,仿若一尊遺世獨立的白玉美人。

“這是哪?”

朱正沙啞著嗓子問道。

那絕美女子身邊的小丫頭聽他發問,剋製地撇了撇嘴。

真是坨扶不上牆的爛泥巴!

自家小姐名冠京城,上門求親的人都快一個營了!

怎麼就嫁了這麼個孬貨!

當即道:“王爺說笑了,這不就是王府嘛,不過是進了趟宮回來,您不會連自己的王府都不認識了吧?”

王府?

“嗡——”

突然一陣耳鳴。

朱正腦子裡碎片似的片段,暴風似地襲來。

片段裡,他似乎是個王爺。

性情軟弱

膽小如鼠,被太後叫到宮裡去訓話,回來就被嚇死了,然後被穿越過來的朱正占據了身體。

朱正晃了晃腦袋,仔細打量掛在衣架上的華服。

製式複雜,花紋華麗,看著倒有些像大明的製式,不過,其中細節卻又頗有些不同。

莫非自己真的穿越到了中

國最有氣節的朝代——明朝?!

有明一朝,共傳十六帝,享國二百七十六年。終明一世,無漢之外戚、唐之藩鎮、宋之歲幣,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

想到這些,朱正的心臟砰砰直跳!

“王爺既已無礙,妾身便先行告退了。”

這聲音,如和風細雨。

輕柔,卻透著淡淡冷意,讓人不可捉摸。

王妃起身,朝朱正款款一拜,頭上的朱釵碰撞發出清脆的響聲,動人心絃卻又不真實。

小丫頭趕忙扶著,看著自家王妃弱柳扶風般的嬌弱模樣,忍不住抱怨道:“王爺身強體壯,又有下人們照看著,出不了岔子。倒是王妃您,您自幼體弱,要多注意休息纔是。”

朱正又是腦仁兒一疼。

這趙筱月,是他的王妃。

父親官拜禮部尚書,兄長亦是憑藉著赫赫戰功官至昭勇將軍,三品大員。

她本身是個名冠京城的才女,一道聖旨嫁入了王府,不料這才嫁進來,原主就已經一命嗚呼,換成了朱正。

朱正暗自唏噓一聲。

隻是,目前最重要的,還是要先確定這到底是哪。

他伸了伸脖子,趕忙叫道:“請留

步,我睡昏了頭,一時有些迷糊,竟是忘了自己姓名……”

那縹緲的裙襬一頓,卻未曾轉身。

這王妃,好生無禮!

朱正皺了皺眉,壓下心頭不快。

“哪有人這麼廢柴的!不過是進宮一趟!竟然被嚇得連自己名字都不記得了!”

小丫頭小聲嘀咕,側頭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自家王妃。

但看王妃臉色,卻發現並無異樣,還是一貫的清冷。

“妾身不敢直呼王爺名諱,王爺若真忘了祖宗家姓,妾身喚人取來宗碟便是。”

說罷,不待朱正反應,那雪白的衣裙便已經消失在廊角,隻留朱正碰了一鼻子灰。

好在小廝們手腳利索,不消片刻便送來了宗碟。

朱正迫不及待打開那明黃的冊子!

端正大氣的墨字引映入眼簾。

轟——

瞬間如雷灌頂!

朱正隻覺得腦子裡亂鬨哄的!

那上頭赫然寫著朱祁鈺三個大字!

朱祁鈺!

他居然叫朱祁鈺!

這不就是曆史上大明王朝第七位皇帝明景帝嗎?

他原是明宣宗朱瞻基次子,明英宗朱祁鎮異母弟,但土木堡之變後,朱祁鈺臨危受命,被推上皇位,登基為帝。

然天下局勢,風雲詭譎……

難不成,他……

朱正舔了舔發乾的嘴唇,他拖住那送宗碟的小廝,語帶顫抖:“如今是何年月?”

哪知那小廝一驚,居然癱軟在地,額上冷汗直冒,結結巴巴答道:“今……今日……乃是大明王朝……正統十四年八月十四日!”

朱正

隻覺得頭疼欲裂,所有記憶洪水般湧來!

不錯,這裡是大明王朝。

但與他所熟知的曆史又有些不同,比方這個時間點朱祁鈺早已在正統十三年娶杭氏為妻,並生有一子朱見濟,而現在的朱祁鈺妻子,卻是禮部尚書之女趙筱月。

霎時間,冷風四起,被驚起的烏鴉撲棱著翅膀飛走。

“王……王爺饒命!”

那小廝見他麵色難看,以為自己惹惱了這尊煞神,驚恐自己今夜隻怕大限將至,性命不保,連連跪地求饒!

可朱正哪有時間管他!

這大明與他記憶中的大明大同小異,按照曆史走勢,明英宗禦駕親征被俘,弟弟朱祁鈺被迫推上帝位……

他如今成了朱祁鈺,那豈不是說……

他這個廢物王爺,很快就要當皇帝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