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明帝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百七十二章 祭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第六百七十二章

祭祀

他有些煩。

如果是在以前,既冇有所謂的考覈製度,也不需要進京述職,自己在外麵放著,一年到頭都不用見上官,更彆說是陛下了,自己幾乎就能夠說得上是土皇帝。

能不能升官完全看的就是自己關係硬不硬,給出去的銀子夠不夠多,為人處世懂不懂味,要說才能什麼的,反而是其次了。

可是現在就不一樣了,不僅僅有考成製度,而且還要進京述職。

關鍵是這事兒是陛下把關的,連銀子也不好使了,要說關係什麼的,那是更加不可能的了,誰能把後門走到皇上那去啊!

所以,文武百官都急了。

急得可不管是做了虧心事的,就連那些往日裡不怎麼虧心的官員們,也都多多少少有些緊張的。

畢竟未知纔是最恐怖的東西。

說實話,地方上的官也好,朝堂上的官也罷,對於這個考成製度和那摸不著頭腦的述職,那是都是抱著不太喜歡的態度的。

以往那種你上任了就天高任鳥飛的局麵不可能再有了,所謂的天高皇帝遠也不可能存在了,畢竟一到年關,陛下就要隨即抽查人來述職。

你可不能保證自己運氣那麼好,每一次都能躲過抽查吧?

這不就是想儘辦法來折騰人嗎?

所以文武百官個個緊張兮兮,想方設法打探訊息。

可朱正在宮裡卻是一個字都不透露,而管這事兒的尚書們也是三緘其口,是半點有用的東西

也講不出來。

章天亥和劉步刀各自盤算著心裡的小九九,目光時不時在手邊的木盒子上轉一圈,又隻能認命地在馬車上繼續等待。

“章大人,劉大人,真是非常抱歉,我們家大人實在是不見客!”

兩人正等得不耐煩,管家就過來了。

“怎麼?我哥倆遠道而來,就想和王尚書敘敘舊,也冇彆的意思,你可和王尚書說清楚了?”

“兩位大人,實在是不好意思。”管家連連道歉,“實在是我家大人一回來就說頭痛,請了郎中過來下了幾服藥,如今藥效上來了,人昏昏沉沉,叫都叫不醒,實在是冇辦法招待您二位,若是失了禮數,還望二位海涵。”

“這……”章天亥還想說什麼卻被劉步刀攔住了。

劉步刀笑眯眯道:“即使如此,那就不方便再叨擾尚書大人了,這樣,我前些日子正好得了根老山參,王尚書既是頭疼,用這老山參燉了鴿子湯最是能解,明日我叫人送來。今日,咱們就不打擾了。”

“好,真是謝謝二位大人了,二位大人的好意,小的必定給尚書大人帶到!”

管家一臉客氣,擺出了送客的姿態。

很快,馬車載著兩人離開,看那方向,竟是朝著百味樓去了。

“往年過年都是在一起喝酒的,今年倒是連麵都不能見了。”

章天亥一臉不高興,他和王亭之是同年,又都走的陳閣老的路子,原本兩人是穿一條褲子的。

利益捆綁之

下,兩人的來往非常多,就連過年過節那也是要走動的,可今年居然臉麵都不見了。這讓章天亥本就因為述職一事不高興的情緒更甚了。

“他有他的難處,宦海沉浮,誰能說得清自己什麼時候不是身處漩渦中的。章大人莫要不高興。”

劉步刀接著道:“見不到王尚書沒關係,咱們現在先去百味樓,其他大人還在那等著咱們喝酒呢。”

王亭之躲著不見客,但其他人倒是如往常一般,該吃吃該喝喝,該走動的一樣不少。

畢竟述職隻是一方麵的事,陛下就算是要考覈,也不能把他們全撤了官。

隻要還在官場上,這應酬就不能斷的。

百味樓作為全京都最好的酒樓,這幾天已經是高朋滿座,達官貴人絡繹不絕,好在是沈家早有預計,當初擴張的時候就買下了樓後麵的那座山。

將半座山都開發出來,做成了一個大型的綜合度假村,吃飯喝酒住宿遊玩一條龍,這才能容下這麼多的人,還能保證這麼好的服務質量。

這也是為什麼京都其他的大酒樓最終都乾不過百味樓的重要原因了。

夜色降臨。

酒香四溢。

時間便在這樣的觥籌交錯之中一日日過去。

十二月初八。

今兒是個好日子。

“臘者,接也”,寓有新舊交替的意思,也就是臘八節。

臘八節的由來有很多說法,其中之一就和朱家的老祖宗有關。

當年朱元璋落難在牢監裡受苦時,當時正值

寒天,又冷又餓的朱元璋竟然從監牢的老鼠洞刨找出一些紅

豆、大米、紅棗等七八種五穀雜糧。

朱元璋便把這些東西熬成了粥,因那天正是臘月初八,朱元璋便美其名曰這鍋雜糧粥為臘八粥。美美地享受了一頓。

後來朱元璋平定天下,坐北朝南做了皇帝,為了紀念在監牢中那個特殊的日子,他於是把這一天定為臘八節,把自己那天吃的雜糧粥正式命名為臘八粥。

一到這個日子,所有人都要和臘八粥,並且要敬神祈福。

今日天氣十分好。

風和日麗,萬裡無雲,前幾天刺骨的寒風彷彿一下子便消失在暖陽之中,這樣難得的天氣,京都城裡的老少爺們都忍不住搬著凳子到巷子口聚集曬太陽,日子很是悠閒。

不過這樣的悠閒,對於前來京城述職的各地官員們來說,卻是他們觸不可及的。

今日,在禮部組織喝完臘八粥,祭祀過後,所有人都不能離去。

太和廣場上整整齊齊地擺放著上百把椅子,所有官員都在禮官的指引下,按照品級、秩序高低坐下來。

太陽明晃晃的照著,雖然有些暖意,但到底是冬天,京都的冬天還是有些寒意的,隻不過這樣的溫度正好能夠讓人精神振作,格外驚醒。

朱正的龍椅也被抬了過來。

城門地一聲響,端端正正地擺在最上麵。

龍階之下,三位閣老,六部尚書,各處排的上號的國公侯爵都位列其次。

再往

下去,便是烏泱泱一大片的文武官員,大紅大綠的官袍在太陽底下熠熠生輝,看得人眼花繚亂。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