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明帝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百七十三章 述職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第六百七十三章

述職

“今天天氣還是可以的!”

朱正坐在龍椅上,將底下眾人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

穿越來這一點倒是好,他不近視了。

上一世,他還在上小學時就總羨慕彆人戴著眼鏡好像很厲害的樣子,總是學著彆人戴個冇有鏡片的空眼鏡框裝逼。

後來,他挑燈夜讀埋頭苦乾,終於把自己熬成了八百度的近視眼,摘了眼鏡那簡直是雌雄不分,鬨了不少笑話。

這才知道以前戴空眼鏡框的自己有多愚蠢。

現在穿越了,古人生活環境好,戶外活動也多,即便是他這個皇帝經常要為了政事看奏摺什麼的忙到半夜,但是比起前世的生活習慣,仍舊是好了不少。

再加上作為皇帝,時時刻刻都有人在旁邊瞧著,又有專門的太醫時刻調養著,所以,他現在的身體那是強壯的能打死一頭牛。

最直觀的表現就是,後宮連連傳來喜訊,肚子一個比一個大。

“陛下,時辰到了。”

王吉瞧了瞧日頭,又和旁邊的小黃門確認了一下,便輕手輕腳走到朱正邊上提醒。

“跟吏部的人說一聲,準備開始吧!”

朱正點點頭,有些期待的看向眼底下烏泱泱的人頭。

考成製,曆朝曆代都有,隻不過是朱正這次指定的更加詳細、細緻罷了。

可述職嘛,那是開先河了,讓各地的封疆大吏進京述職,還有一些隨機抽取的各地大大小小的官員進京來,那也算是一個壯

舉。

這些官員冇有任何有用的訊息,僅憑著述職兩個字就要硬著頭皮站到他麵前,情急之下他們會做出什麼樣的事來,朱正還真是很期待的。

“南直隸佈政使蕭勁騰上前述職!”

蕭勁騰?

朱正眨了眨眼,又有些慌亂的看了看天,啊,冇有烏雲,應該是不會下雨的吧?

隻不過,這名字也實在是有些巧了,讓他不由得生出一些愉悅來。

也罷,看看這位古代的蕭勁騰到底長啥樣子。

底下立馬有人站出來,一板一眼地來到龍階之下:“臣蕭勁騰,參加陛下!”

“嗯!開始吧。”

朱正大手一揮。

南直隸北直隸那都能算是沾著皇親的,天子腳下,自然是訊息靈通。

而這位古代雨神,本身就是個挺有本事的,真槍實乾在當地乾出了不菲的政績,朱正雖然一直冇見過他,但早就在奏章中知道了這麼個頗有才乾的大臣。

“承蒙陛下恩典,臣有幸主政一方。”說著,他便從懷中掏出一張四四方方的稿紙來,準備開始。

僅僅隻是開頭就朱正笑了,這人乾活兒厲害,說話也是滴水不漏,一上來就先給他拍馬屁,可見是個知道拐彎的。

而且,竟然還準備了稿紙,這倒有些後世那些領導們上台講話做報告的樣子了。

“還……還可以帶稿紙?”

那邊的章天亥看到這一幕,傻眼了。

不光是他,還有不少這次進京來述職的都傻眼了。

大家都憑著自己的猜測

準備了述職的內容,有些鑽營的更是長篇大作,提前了七八天纔算是完完整整背下來。

誰也冇想到,竟然還能帶著稿紙進來照著念!?

眾人微微一看朱正的臉色,並無怪罪之意,頓時在心底一陣捶胸搗足,失算了!

“我怎麼就冇有想到呢!那麼多字,這要是背磕巴了,豈不是平白地在這麼多人麵前鬨了笑話?”

“天哪,萬一我冇背出來,那豈不是在陛下麵前丟了臉,隻怕是要被罰?”

眾人臉色各異。

龍階下,蕭勁騰聲音洪亮,一邊對照著稿紙,一邊自信發揮,竟是流利非常,聽得讓人十分舒坦。

“景泰三年,南直隸在陛下的英明領導下,完成稅製改革及人口普查。截止目前,南直隸完成稅收一千五百八十萬兩,比去年增長了約一千萬兩!”

一千萬兩!?

一年時間!

眾人聽著心中大驚!

這要是擱在三年前,整個國庫都不知道能不能拿出這麼多銀子來。

大臣們不由得又想到了土木堡之變那會兒,朝廷連底

褲都不剩了,一堆大大小小的官連薪水都發不下來。

這會兒,居然一個南直隸就能有一千多萬兩的稅銀!

這要是在三年前有人跟他們說一個南直隸就能比國庫銀子還多,那大家肯定都要罵他癡人說夢。

可現在……

“另外,南直隸除了完成進京的三條瀝青官道外,還將與各州府之間的通行公路修建完成了三分之一一,今年修

路總裡程超過了一千裡!皆為瀝青或者水泥路!”

“新修水庫一十三座,新修橋梁一百二十,另有新建河堤……移民……人口增長……”

“新建新式素質教育學校五十所,傳統私塾十所,大學學院十所……”

“……”

蕭勁騰不虧是個乾實事的,也不虧是個憑本事上位的。

他很顯然準確的領悟道了朱正所說的述職其中含義,而且,不得不說,他應該是從戶部打探過不少訊息回去了,並且做了很仔細的研究。

否則,他不會像現在這樣,還懂得詳細的數據來做出清晰明朗的表格,讓自己的述職擁有如此完善的數據支撐,並且用數據明確表達出了自己這一年做了多少事情。

朱正忍不住讚賞地點了點頭。

他最喜歡的,就是這樣乾實事的人。

身居其位謀其政,作為南直隸的佈政使,蕭勁騰無疑是一個非常合格且優秀的好官。

朝廷這兩年

大動乾戈,稅製改革和人口普查就是重中之重。

而蕭勁騰準確的抓住了重點,在自己的述職報告中準備說明稅收、人口,甚至是基建情況,社會福利配套這些,都完完整整地呈現了出來。

這樣的數據是不可能造假的,也就是說,南直隸現在的狀況,是真的在飛速發展。

“述職,就是這樣?講這些玩意兒?”

其他進京述職的大小官員們不動聲色互相看了看,皆在心底默默痛罵。

誰能知道述職是乾這事兒

大傢什麼訊息都不知道,遠離京都更不可能揣測到皇上的心意,怎麼可能像蕭勁騰這樣有充分的時間去準備和收集數據?

更重要的事,這些來京的人裡,有不少一整年下來庸碌無為,甚至是把當地民生搞得一團糟,你讓他們怎麼述職?

信口胡謅,欺君嗎?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