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廢墟月亮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失去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2022年9月17日,徐歲痛失摯愛。

火場中,他們被壓在石塊下,陳嶼用背替徐歲撐起了生的道路,而陳嶼的背脊上已經血肉模糊。徐歲在陳嶼身下已淚流滿麵。

“怎麼辦啊,陳嶼…你疼不疼啊。”徐歲看著陳嶼臉上因為疼痛止不住的汗水,心疼的望著他。

陳嶼卻彷彿受傷的不是自己一樣,拿起尚且乾淨的手,為他的歲歲不厭其煩的擦著眼淚。

“彆哭了,嗯?我一點都不疼。你嶼哥什麼時候說過一句疼。”

這時的陳嶼已經處於生命的末尾,但他在徐歲麵前仍然強撐著笑意,他希望他的歲歲隻記得快樂的回憶,那些不好的,他替她扛。

很快消防員趕到了,幾個消防員合力將石塊抬了起來,陳嶼這才如釋重負。

到了醫院以後,陳嶼被送到了手術室。

徐歲坐在手術室外的椅子上,回想著5歲以來與陳嶼相識的點點滴滴,不禁流下了眼淚。

陳嶼是她一直以來喜歡的男孩子,但是因為種種原因,他們在23歲時才互相表明心意。

就在徐歲意識遊離的時候,急救室的門打開了,徐歲一下從椅子上起來,顧不得已經麻了的腳,她帶著期盼的眼神看向醫生,但現實往往不會遂我們的意。

醫生對著徐歲搖了搖頭,徐歲在那一瞬間,好像蒼老了十歲,跌坐在了地上。

她用儘了畢生的力氣,走到了陳嶼的病床前。

病床前,陳嶼的臉映入眼前,這是徐歲很熟悉的臉,但卻不會再逗徐歲笑了,他永遠的閉上了眼睛。

“陳嶼,你起來啊。你不要嚇我,這個惡作劇一點都不好玩,你起來啊,你起來!”

病床前,滿身灰塵的徐歲奢望著那個一直陪在她身邊的男孩,能夠與她白頭到老。

窗外的天空像是感受到了她的悲傷,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場雪。

徐歲無助的望向窗外,“陳嶼,下雪了,你不是說要在初雪向我求婚嗎,你怎麼說話不算話啊。”

上天總是向人們開玩笑,不願幸福的人得償所願。

彆再讓人走進她心裡,

最後卻又離開她…

陳嶼的葬禮,是在一個雨天舉行的。25歲的徐歲穿著一身黑衣,而26歲的陳嶼被留在了一個小小的相框中,相框中的他,有著獨屬於少年的乾淨氣息。

葬禮結束後,隻留下徐歲一個人在陳嶼的墓碑前。她摸著陳嶼的照片,再次流淚。

“如果你在的話,肯定會說我是個愛哭鬼的,還會假裝嫌棄,然後再替我擦乾眼淚。可是是現在冇有人替我擦眼淚了,陳嶼。”

“你知道嗎,今天阿姨給了我一個東西,是你的日記哦。”

徐歲努力學著像往常一樣的語氣,和陳嶼說著自己的日常。

“冇想到吧,你的秘密被我發現了。”徐歲強撐著不願自己的眼淚再掉下來。

日記裡,是陳嶼對徐歲這十幾年以後的溢位來的愛意,但這些暗戀並冇有被人發現,而是被男孩小心的藏在眼睛裡,生怕被女孩知曉。

但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他的愛意隨時可見。在他望向她的每一次,在他與她相處的每一次…

在陳嶼的青春mv中,徐歲是他人生中的唯一女主角。

他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同白頭。-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