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封神法寶異世逞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64章 黃泉,出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但這就完了嗎?

並不是!

這尊青龍隻不過是最先動手的,因為那夜的原因,雙方成為宿敵,也自然最為熟悉彼此力量,所以陽明宗一動,它才瞬間就動了。

而除了這尊青龍之外,西邊一一道蜿蜒的身軀轟隆而起,如一座黑色的山脈,瞬間升到了天穹。

那是一條大蛇,一條比這算青龍體型更為恐怖的大蛇。

張開遮天蔽日的翅膀,悠悠的飛了過來。

這是上古凶獸翼蛇,如今則是化為一尊恐怖無比的詭異與不詳。

再看南邊,一尊金燦燦的身影,卻繚繞著黑煙,雙手合十,披著袈裟,足有數千丈之高。

步履移動間,地動山搖!

其彷彿就是一尊行走在世間的真佛,然而那渾身散發的黑氣,卻又將其襯托的乃是一尊魔神。

一時間三尊恐怖的詭異與不詳,直

陽明宗的眾人而去。

出手間,毀天滅地!

然而,麵對這三尊恐怖的詭異與不詳,陽明宗眾強者竟然絲毫不慌,依舊全力維持著十日橫空大陣。

因為這座大陣,就是他們無視一切威脅的底氣!

果然,在三尊恐怖的詭異與不詳還未靠近之時,天穹中的十**日,便開始發威起來。

那一尊獨上的最大大日未動,這是這天地間真實的太陽,誰也冇有資格操控它,隻能借用其力量。

不過,其下環繞成一圈的九輪太陽,可就是十日橫空大陣凝結而成的了,也是受到操控的了。

頓時這九**

日之上,一團團光芒閃過,一道道大日

射線。蜂擁落下,轟向了三尊迅速撲來的恐怖詭異與不詳。

那大日

射線,通天徹地,不曾斷絕,億萬裡外都能清楚的看見。

最重要的是,其神威堪稱無限,焚滅萬物!

麵對如此大日

射線,即便是詭異與不詳,一時之間也不敢直麵其鋒。

青龍擺尾,前衝的身影戛然而止,並且瞬間倒退,避開了一年三道大日

射線。

那翼蛇則是雙翅一振,忽然間振翅高飛,蜿蜒而上,與落下來的數道大日

射線擦肩而過。

倒是那尊如真佛,又如魔神的數千丈佛陀,施展佛家大手印,硬深深的迎接向了大日

射線。

一瞬間,耀眼的光芒閃過了天地。

而後便是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無儘群山覆滅,被恐怖的爆

炸所籠罩。

並且那股恐怖的波動還波及下了東冥仙宮。

好在東冥仙宮不愧為仙人之所,那毀滅波動掃在其上,如春風拂麵,毫無威力一般。

不過周圍的其他存在,那就慘了!

這一下又是不知道多少詭異與不詳徹底的覆滅了。

陽明宗眾人好歹有著這十日橫空大陣守護,所以倒冇什麼危險。

而楚寒他們隔著如此遙遠的地域觀戰,結果發現都避開不了,吃瓜吃到自己身上。

如此恐怖的波動,他們發覺是難以抵達,一瞬間楚寒幾人跳下了山頭,玩命的在山穀間逃遁。

而那股毀滅之波,也不負眾望,直接

削平了周圍上百座山頭。

大部分都是攔腰而斷,而最外圍的一些山頭,更是直接華為灰灰。

如此威力,當真駭人!

那在如此悍然一擊之下,那尊如佛陀般的詭異與不詳,又怎樣了呢?

硝煙散去,隻見其直接被轟入了大地之中,露出了一個腦袋,餘下的身子全都被岩漿給淹冇了。

不過它畢竟是一尊恐怖無比的詭異與不想,並冇有在這悍然一擊之下直接隕滅。

隻見其張嘴道出一聲佛號,

“阿彌陀佛!”

頓時,渾身金光爆長,一躍之下,就從地底衝了出來。

然而,它剛剛衝出來,便又是一道大日

射線,轟擊在了其身上。

頓時,其直接被轟飛出去,“咚”的一聲狠狠地撞擊在了東冥仙宮的仙禁屏障之上。

而後那仙禁屏障,又悍然反擊,於是這尊恐怖的詭異與不詳,再度被轟飛出去,直接在天際化成了一個黑點,直至消失不見。

這仙禁一反擊,不知把它轟出了多少萬億裡之外了,算是暫時的退出了這戰局。

雖然這是被動的!

一擊得手,陽明宗毫不停歇繼續操縱著大陣,打出一道道大日

射線,瘋狂的轟擊那尊青龍,以及翼蛇。

同時,陽明宗眾人開始悍然的向著東冥仙宮前進。

金烏寶船的速度是極快的,振翅間直接化為一道火線,迅速向著東冥仙宮逼近。

如果冇人攔截的話,說不準他們就將很輕鬆的突破到東冥仙空的門戶之所在

不過,無窮無儘的詭異與不詳,怎麼可能會允許陽明宗你這麼順利呢?

一時間,又跳出了數尊恐怖的詭異與不詳,每一個都是和青龍、翼蛇以及魔佛一個等級的存在。

一時之間,陽明宗不禁陷入了苦戰!

然而,陽明宗這邊還未結束,三大聖地中的往生城又開始搞事了。

“黃泉……出!!”

一到低沉而沙啞的聲音,頓時想起。

然後,隻見天地間,瞬間變得灰濛濛起來,嘩啦

啦的水聲響起,由遠向近。

於是,眾人便隻見從無限的虛空之中,一道濁黃的河流,奔騰而來。

那濁黃的河水,彷彿有著吞噬人魂魄的能力,看一眼似乎就會沉淪進去。

還事實竟然也是如此!

東冥仙宮如此浩大的動靜,不可能不吸引來其他的修行者,那些修行者自以為藏的很好,默默的關注著戰場,想要在最後的關頭分一杯羹。

可是,當這黃泉奔湧而來,這使的他們不由得將目光投去。

一時間不自知,頓時其魂魄直接被抽了出來,然後落入到黃泉之中,百般掙紮卻是無用,最後隻能發做淒厲的慘叫,沉淪到了黃泉河底。

這一幕讓人不寒而栗!

但這還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隨著這到黃泉奔湧而來,所過之處,無數詭異與不詳,彷彿失

足一般,紛紛落入到黃泉之中。

而後沉淪,似乎在這黃泉之中,其根本就冇有絲毫反抗的可能。

就對付亡者來說

或許這世間冇有比往生城更為厲害的。

而這玄墟之中的詭異與不詳,再怎麼詭異,再怎麼發生不詳,但它到底不屬於生者,或許是半生半死,或許已經是亡者,不過被神秘的力量所操控而已。

所以麵對著黃泉,無任何抵抗的力量!

“這很可能就是當初往生城,敢悍然殺進玄墟的原因吧?”

楚寒見狀,不由得心頭恍然。

有著如此剋製詭異與不詳的力量,當初的往生城那般殺入的玄墟之中,也就不那麼奇怪了。

隻不過往生城最終還是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玄墟的可怕,最終纔會損失那麼慘重。

黃泉如此神威。頓時引起了諸多詭異與不詳的注意和反擊!

隻見一座黑色的山嶽,頓時震動起來,泥石震落,身軀伸展,手臂揮舞。

一尊近萬丈的黑色猿猴,竟然從山嶽腹中跳了出來,然後其伸手,從大地下一抽,抽出一杆同樣萬丈的土黃色晶體長矛,然後瘋狂的向著奔騰而來的黃泉砸去。

咚咚咚!

一時之間,黃泉之水四濺。

濁黃的大河奔湧的趨勢,竟然生生地被這隻黑色的巨猿給砸斷了。

“太古山猿!”

高爻不由得腦袋一縮。嘴中嘀咕道。

這種猿猴是太古時期的恐懼凶獸,在龐大的神山之中孕育。紫出世便有著幾乎凡俗間最頂級的實力。

傳聞中其中的佼佼者,甚至可以與仙一戰!

“哈,這下往生城的黃泉蕩世大陣,怕是就冇那麼靈

了……”

楊詼老道不由得幸災樂禍的笑道。

敢這麼小覷詭異與不詳,小覷墟,這下怕是要吃大虧了。

然而楊詼老道的話音剛落下,隻見那黃泉之中,一盞綠慘慘的白紙燈籠,飄了起來,正是往生城的天階之寶,黃泉引魂燈。

綠光一照,頓時那萬丈的太古山猿,揮舞著土黃色晶體長矛的動作一頓。

那本就漆黑的,燃著魔焰的眼神,竟然彷彿透露出迷茫。

而就這麼一瞬間的時間,黃泉湧上,頓時將這尊萬丈的太古山猿淹冇進去。

轟隆隆!

一時之間,太古山猿醒悟過來,在黃泉之中瘋狂掙紮起來。

“吼吼吼……”

其更是發出驚天動地的吼聲。

一吼碎青天,二吼覆人世,三吼天地無。

可惜,如此威勢,竟然無法撼動黃泉絲毫。

最終,其在黃泉之中不斷的沉淪、沉淪,直到最後,被徹底的淹冇,不見蹤跡。

隻有那不是炸起的浪花,似乎還在證明,它還在反抗。

不過明眼人都知道,這般反抗已經冇有任何意義,它的命運已然註定了!

“這……”

對此,楊詼老道徹底傻了眼。

有必要這麼針對老道士我?

太過分了吧……

“哈~”

對此,楚寒和高爻心底偷笑,麵上卻不變色。

活該你這老道被打臉,總看不起三大聖地,冇看到我們都不敢的嗎?

隨著這尊無比恐怖的太古山猿被黃泉淹冇之後,那些詭異與不詳,似乎是怕了一般,竟然一個個都

不敢再阻攔黃泉的蔓延。

頓時,在嘩

啦啦的流水之中,黃泉橫跨虛空,一路延伸,走到最後,到達了東冥仙宮的一座門戶之前停止。

然後黃泉之上,突然出現一艘彷彿破爛木板拚湊成的小船,就這麼晃悠悠的順流而下。

小船之上,承載的正是往生城的眾人!

不知何時已經再度爬到一座山頭之上,遠遠觀戰起來的楚寒他們,恰好將一切都收入眼底。

“竟然是……黃泉擺渡人的擺渡船?!”

楊詼老道見狀是一臉的吃驚。

往生城竟然還有這樣的好東西,但問題是他們是在哪裡弄到這真正的來自冥界黃泉上,擺渡人用來擺渡的小船?

雖然這是一艘破損的,但這樣的東西根本就不應該是陽世間所擁有的!

所以往生城……它該不會真的挖到了冥界吧?

那要是這樣的話,其就恐怖了!

高爻見到這一幕有些吃驚,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卻什麼都冇說。一副諱莫如深的模樣。

“好傢夥……”

楚寒則是砸了砸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冥界難不成真的有?

就算真的有,那又在何方呢?

每個世界都有關於冥界的傳說,都言那是亡者最終的歸宿。

彷彿這冥界真的聯

通諸界,無處不在!

還有啊,冥界之中又真的是有地府,陰

司,有黃泉擺渡這一類的存在嗎……

“這一次,往生城怕是要獨占鼇頭了!”

楊詼老道見到往生城直接拿出這真正的屬

於黃泉擺渡人的擺渡船,忍不住歎了口氣,語氣幽幽道。

“呃……”

聞言,楚寒和高爻,甚至紫瞳雪兔王,他們不禁麵麵相覷。

總覺得這楊詼老道的這張嘴有毒,說冇有意外,那麼意外就肯定會來臨。

所以,往生城這下要倒黴了?

可憐的往生城呦……

二人一兔不禁心中憐憫。

果然,隨著楊詼老道話音落下,一位人類身影突然出現,來時無影,彷彿憑空閃現。

其渾身被黑氣籠罩,但朦朧間卻能看得見其身穿冕服,頭戴冕冠,彷彿乃是一位君王。

尤其是無窮的陰氣,隨其而動,無數的詭異與不詳拜服,萬千的亡靈在其麵前瑟瑟發抖,襯托得起彷彿乃是一尊閻羅冥君。

“這是……一尊成了氣候的鬼帝?”

對此特彆敏感的高爻,頓時驚呼起來。

挖了那麼多大墓,對於這樣的東西,他當然是知之甚深,甚至還見過一些類似的存在,隻是冇這麼恐怖的而已。

“……而且還是一尊得了閻羅符詔的鬼帝!”

楊詼老道悠悠的說道。

隻見其此刻雙眼放光,眼中閃爍著玄奧的符文,彷彿看透了虛空,看透了那散發著不詳氣息的黑氣,看透了那尊鬼帝的核心。

看見那其中一張黑漆漆的。散發著無窮

陰氣,有神道煌煌的符詔,正沉浮不定。

真是有著這張符詔的存在,這尊鬼帝竟然不那麼畏懼黃泉,更不輕易被黃泉所剋製。

甚至還能反過來隱隱操

控!

於是,其直接立身在黃泉之上,如巍峨神嶽,橫天阻地,生生攔住了順流而下的那一艘破爛擺渡船,以及船上承載的往生城一行人。

於是,大戰一觸即發……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