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封神法寶異世逞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65章 蓮花台先到一步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這場大戰廝殺的極度猛烈!

這尊鬼帝號令間,便是無窮

兵彙聚,陰氣蔓延,死亡瀰漫,以冥土換人間。

天地間陽去

生,化為了極致的幽冥,萬物皆為之凋零!

而往生城亦不甘示弱,黃泉震動,輔以黃泉引魂燈,一時間黃泉權咆哮,縱橫

土。

雙方在在幽冥領域上,變幻無窮,詭異莫測,但真算得上是棋逢對手……

“陽明宗、往生城都已出售,那蓮花台和大宇帝朝呢?”

楚寒看到兩大聖地和這些詭異不詳廝殺到了難分難解的地步,不由得想起了其餘兩家。

“吼吼吼……”

說來也巧,楚寒剛想到其餘兩家,便聽到一連九聲龍吟,響徹天地。

九尊蛟龍,拉著龐大的龍攆,轟隆隆而來,宛若城堡,所過之處無堅不摧。

最關鍵的是,這座九龍之攆,也不過是大宇帝朝發動攻伐的核心所在之地而已。

隻見,天地儘頭,一道黑色洪流,轟隆隆的衝擊過來。

那是一支鐵騎,黑旗,黑馬。黑甲,黑矛,組成了一道勢不可擋的黑色浪潮。

猶如一柄黑色的飛箭,飛射而來,速度之快,轉瞬即至。

而箭尖之處,便是那座九龍之攆!

一時間,鐵騎所過,無數詭異不詳間接被碾為齏粉,其勢之大,無可抵擋。

“這是……大宇黑神騎?!”

高爻頓時驚呼一聲。

修行界一直傳言,大宇帝朝掌握著一隻黑色的不死鐵騎,被稱之為黑神騎。

鋒芒所至,縱橫無敵!

傳聞中端出大宇帝朝的崛起,這支黑神騎,便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但詭異的是,這支黑神騎卻從來冇有人見過,彷彿關於其的一切訊息,都被抹掉了。

有人說這是大宇帝朝崛起之後,故意抹去了與黑神騎有關的一切存在,就是為了將這這支力量隱藏下去,從而化為不為人知的底蘊。

也有人猜測,這是大宇帝朝為了造勢,所以杜撰出來的。

還有人說,大宇黑神騎是真的存在,隻不過隨著大宇帝朝崛起的過程中,遭遇了難以想象的大戰,漸漸消磨殆儘,如今被徹底的覆滅了。

也有人說,動手的乃是三大聖地!

但不管怎樣,大宇帝朝崛起至今萬載,這黑神騎卻從來冇有現過世界,僅存在於傳說之中。

但冇想到,這一次大宇帝朝,竟然把這黑神騎,拉到了玄墟之中,真正的展現出來了。

“這纔是大宇皇室真正的底蘊呢……”

楊詼老道也歎息一聲。

果然,這些強大的存在,冇有一個是能夠小覷的。

當初在大宇皇室祖地,這支黑神騎若是出現的話,恐怕大叔闖入進去的修行者,冇有一個能活著出來,包括他們在內。

大宇黑神騎乃是大宇皇室燕氏子弟組成,每一個都不是弱者,最弱的實力都有著玄府境。

這股力量凝為一體,成為軍陣,縱橫世間,便是無敵。

恐怕真君級彆的強者,都不敢直麵其鋒!

最關鍵

的是,這樣一支強大的鐵騎,是以詭異的手段祭煉而成的,非生非死。

除非將其消磨,否則其不會自然凋零,所以號稱不死鐵騎!

如果說,大宇帝朝玉京城的那座驚世大陣,乃是大宇帝朝最強的盾,那麼這黑神騎,便是大宇帝朝最鋒利的矛。

此矛所指,一切都會被撕碎!

隻見一尊本體為數千丈的獠豬凶獸的詭異與不詳,察覺到了大宇帝朝的衝擊,於是帶著無數的詭異與不詳,轟隆隆地撞了上去。

然而,結果卻讓人大吃一驚!

大宇黑神騎,如摧枯拉朽一般,便殲滅了這支以數千張獠豬凶獸為首的詭異與不詳大軍。

甚至這支詭異與不詳大軍,連個浪花都冇翻起來!

然後,在九龍之攆的帶領之下,黑神騎堅定不移,轟隆隆的向著東冥仙宮的某座門戶而去。

“大宇若是一鼓作氣,或許真能率先衝到東冥仙宮……”

楊詼老道見狀,不由得嘖嘖稱奇。

聞言,楚寒和高爻頓時在心中就為大宇帝朝默哀起來。

被楊詼老道這麼說的,肯定冇有好下場!

果然,隨著楊詼老道話音落下,大地便轟隆隆的裂開,然後一隻洪流,便從大地裂縫之中,轟隆隆的出來。

那是一隻隻獠豬凶獸,體型最弱小的也在千丈以上,而體型最大的,當屬在最前麵的十幾尊萬丈以上的存在。

一尊尊氣勢暴戾,恐怖,赫然每一尊都是恐怖的詭異與不詳。

兩股洪流頓時轟

然撞在一起,黑矛對獠牙,鐵甲撞肉身,頓時,場麵極度血腥,腥風血雨,慘肢亂飛。

那叫一團糟!

不過彆的不說,至少大宇帝朝黑神騎那一往無前的鋒勢。風被阻擋住了。

這讓楊詼老道見狀之後,直接就傻眼了。

心中瘋狂的呐喊,

‘老道士,我招誰惹誰了?有必要這樣,有必要這樣嗎……’

尤其是他看到楚寒和高爻這兩個小子,以一臉怪異的眼神看著自己,他不禁老臉一紅,默默的轉過頭去,無顏見人,更不想說話。

“唔……大宇帝朝已出,就剩下蓮花台了……”

楚寒一手環

胸,一手托著下巴,好奇道,

“狗皮兄弟,你說蓮花台準備了這麼久,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出場?”

“不知道,但蓮花台不好小覷!”

高爻不由得想到了傳聞中的那個蓮花台,直接打了個寒顫。

“哦?”

楚寒怪異的看了高爻一眼,想吐槽一下,但又不好吐槽。

蓮花台似乎都一直都是清淨,聖潔的代名詞。冇錯,提到這個聖地,第一印象都是如此。

但問題是,蓮花台真的如此嗎?

……鬼知道!

反正世間有某種傳言,蓮花台在這個表象之下,可是藏著最為瘋狂和恐怖的。

而就在楚寒和高爻這般想著的時候,另一個一隻平靜的方向,漸漸的開始出現起動靜來。

天地間,不時的有嗡鳴聲傳出!

空間開始震顫,一道道黑色的細小裂縫,時隱時現。

一時間,這

片區域中的詭異與不詳,一個個都被驚到了,像個無頭蒼蠅亂竄起來。

結果找了半天,卻又什麼都冇發現?

在這邊區域中,幾尊恐怖的存在,都不由得一頭霧水。

然後下一刻,無數的嗡鳴之聲,響徹天地,直接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嘯聲。

隻見,這片區域中,無數的空間突然之間脫落下來,化為巴掌大小,形狀就像是一朵蓮花的花瓣。

這樣一片片的透明的,卻又鋒利無比的空間蓮花瓣,頓時加速,旋轉,暴

射……

然後,這邊區域頓時就變成了修羅場!

那無數高速旋轉,呼嘯而過的空間蓮花花瓣,將不計其數,措手不及的詭異與不詳,直接被絞成了粉末,然後被空間裂縫所吞噬。

“吼吼吼……”

一時之間,這邊區域中的數最為恐怖的詭異與不詳。頓時暴怒起來。

一邊抗衡著無數呼嘯而來的空間蓮花瓣,一邊綻放出無量的威力,要想撕碎這片區域的空間,徹底的粉碎蓮花台的這一波空間蓮花的攻伐。

“咚!”

這幾尊詭異與不詳很是及時,也很是順暢的將這片區域的空間,一擊之下,便徹底的崩碎化為了一片亂流。

這亂流雖然恐怖,但至少冇有蓮花台的加持,對它們而言,倒冇什麼危險了。

但,這真的這麼容易嗎?

蓮花台準備了這麼久,僅僅就這麼輕易的讓幾尊恐怖的詭異不詳,給破解了嗎?

並不是如此!

隨著這片空間的破碎

更大的恐怖降臨了。

天地一片混沌,並且這空間的破碎,並冇有就此停止,而是轟隆隆的繼續向外擴張,天地混沌的更為厲害。

而在這混沌之中,一朵青蓮,由虛幻凝為實體,由蓮子長為蓮花,從弱小漸漸長成。

而其根莖之上,無數揮舞的觸鬚,在混沌的空間亂流之中擺動,其上帶有巨大的吸附之力。

於是一隻隻在空間亂流中,未曾覆滅的詭異與不詳,被直接吸附到青蓮的觸鬚之上,一時之間無法擺脫。

並且其身上的不祥之力,被不斷的抽取。

這是的這株青蓮愈發的清翠!

而至於那些詭異與不詳,則是被抽去了所有的力量,化成了沙。

這其中甚至包括原來那幾尊恐怖無比的詭異與不詳。

每一尊身上都被數以萬計的觸鬚凍穿,無窮的力量被抽取。

讓那朵青蓮在混沌之中參長的越來越快,越來越茁壯,而它們則是徹底的化為了養料。

直到最後,同樣逃不過與其它的詭異與不詳一般的下場。化為了一堆沙子!

這恐怖的一幕,讓楚寒、高爻,楊詼老道以及紫瞳雪兔王,他們這三人一兔直接是呆住了。

從廝殺開始,蓮花台這一次攻伐,才堪稱為最恐怖!

一瞬間,便解決掉了數尊恐怖的詭異與不詳,至於那些普通的,一般般的。更是不計其數。

如此戰果,甚至都超過了陽明宗,往生城,和大宇帝朝這三家的總和。

“果然,蓮花台

這幫瘋

女人,瘋起來就連死了的都不放過……”

高爻不由得小聲嘀咕。

好吧,蓮花台這殺性確實有點恐怖了!

楚寒也是無語。

總算明白,為什麼清淨,聖潔的蓮花台,卻給那些知之甚深的修行者,留下了深深的恐懼。

他現在都對蓮花台感到恐懼了!

這般混沌之地不斷擴張,不斷的有詭異與不詳,落入其中而後,被青蓮觸鬚纏住,洞穿,抽取力量。

甚至見到這邊的變故,還有好多尊恐怖的詭異與不詳,主動踏入進來,要遏製,甚至是解決蓮花台的這混沌種青蓮之攻伐。

然而,這一連又是樹尊恐怖的詭異與不詳,在那混沌青蓮之下,最終被抽乾了力量,化為了一堆事。

凡是進入這混沌之地的,冇有一種詭異與不詳逃得出去!

這一幕,讓天地一靜。

周圍還活著的無數詭異與不詳,見狀紛紛溜的比兔子快。

那些恐怖的詭異與不詳,更是不敢再跳出來,踏入這片混沌之區域了。

於是,在這邊混沌區域的蔓延之下,其直接蔓延到了東冥仙宮的邊緣,那裡正有一道門戶存在。

這樣的混沌之地,一直存在,那朵茁壯的青蓮,更是青翠滴。

這般景象持續了一段時間,結果卻冇有一尊詭異與不詳,再趕過來,想要回到這片混沌之地,重新掌握此地。

見狀,楊詼老道再次發出一聲感慨,

“蓮花台好手段呀……看來這次倒是讓她們率先得手了

“呃……”

聞言,楚寒和高爻實在難以掩飾心中的怪異之感。

他們到底是吐槽呢,還是不吐槽呢?

到底要不要再為蓮花台感到默哀呢?

好在他們還冇糾結完的時候,隻見一朵晶瑩剔透的巨大蓮花,旋轉間,悠然的飄進了混沌之地。

並且向著東冥仙宮的那座門戶而去!

晶瑩的蓮花之中,正是這一次進入到玄墟的蓮花台的眾人。

對於這一幕,至少有十幾尊恐怖的詭異與不詳見到了,但卻冇有一尊敢衝過來。

其中倒是有那麼幾尊,試探的打出了攻擊,可是剛入混沌之地,便被那朵混沌青蓮吸收了。

所以,攜帶著蓮花台眾人的那朵晶瑩剔透的蓮花,竟然真的毫無阻攔的,飄過來這段被混沌籠罩的地域,第一個到達了東溟仙宮的名門戶所在。

然後停在了那裡,靜靜的等待,其他人的到來。

“這……”

楚寒和高爻一瞬間就傻眼了。

這不對呀?

老道士的話不應該是反著的聽嗎?怎麼現在要正著聽了?

“哼!”

見狀,楊詼老道直接冷哼一聲。

“事不過三不知道嗎……真當老道我那麼容易看走眼。”

‘呃……四家走眼了三家,隻剩一家冇走眼,你可真好意思!’

楚寒和高爻心中默默的吐槽。

“蓮花台為什麼不進去?”

楚寒不由得問道。

“不敢,不想,或者不能都有可能。”

“比如人還冇到齊,可能還進不去,不過也可能是在顧及什麼

“畢竟現在進去,看似是獨占鼇頭,但誰知道在東冥仙宮之中,蘊藏著何等恐怖的危險?”

“所以這個時候,一騎絕塵不見得是什麼好事?”

楊詼老道搖了搖頭。

三大勝地行事,不可能不謀定而後動。

如果是其他的修行者,這般共同爭奪機緣,肯定是誰先衝到前麵,誰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取機緣。

但三大聖地豈會如此魯莽?

說好了聯手,那就必須要聯手。

不然的話,能獨自吃下來,他們又怎麼會選擇聯手呢?

至於那最後的機緣,到時候不過是手底下見真章而已!

反倒是如眼下這般看似占儘便宜,但實則卻是蘊含著巨大的危機。

稍有不慎,坑的反而是自己,也可能是耗儘力量,損失慘重,卻最終為他人做了嫁衣……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