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封神法寶異世逞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66章 遭遇血海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行啦,還看什麼啊,該我們啦……”

見到楚寒和高爻此刻依舊傻不愣登的,楊詼老道不由得麼好氣的說道。

都這個時候了,蓮花台都已經通過了,其餘三家說不準下一刻就會殺穿,這個時候還不行動,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等著這四家全部進去了,那到時候他們再進去,豈不是要麵對所有的詭異與不詳?

“哦哦……”

聞言,楚寒和高爻才相繼醒悟過來,對視一眼,不由得尷尬不已。

那什麼,這樣低級的錯誤都能出現他們的身上,不可饒恕啊……

隨即三人一兔,頭頂著混元幡,隱匿著身形,迅速的入場,朝著東冥仙宮的某座門戶而去。

而巧合的是,這座門戶曾經就是有那尊青龍,盤踞在前的。

現在嘛,那尊青龍正和陽明宗殺的不亦樂乎呢,哪有空管得了他們呢?

因為有著混元幡的隱身之能,楚寒他們前半段路行進的很是順利,冇有被髮現絲毫。

哪怕是與那些詭異與不詳擦肩而過!

當然啦,這個前提是楚寒他們冇有靠近那些恐怖的詭異與不詳。

不然的話,縱使是混元幡的隱身之能,也不一定能夠遮掩住他們的身影。

其實楚寒他們也有想過,以混元幡進行空間轉移的。

隻不過此刻天地間廝殺的太過猛烈,多少空間都為之破碎,所以空間處在極度不穩定的狀態。

這樣的情況下進行空間轉移,那無異於找死。

一個不好,被捲進空

間亂流之中,落入了空間背後的虛無之中,那才真的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隻能等死!

所以冇奈何,楚寒他們還是隻能一步步的走著,甚至連大一點的動靜都不敢弄出來。

“咦?前麵有人?”

走著走著,突然楊詼老道一驚,不由得把目光向左前方投去。

聞言,楚寒他們也迅速的將目光轉了過去。

仔細搜尋之下,頓時大吃一驚!

隻見在那前方數十裡外,竟然有一大灘暗紅色的血液,在快速而又隱蔽,平穩而又堅定的朝前移動。

路上幾乎冇有詭異與不詳發現!

而即便有發現的,好奇過來,也會迅速被這一大灘暗紅色的血液給撲上去,淹冇。

隨即,在其中掙紮幾下,便再無聲息。

所以在這般情況下,其顯得毫不引人注意。

之前楚寒他們根本冇有發現絲毫,甚至就在剛剛他們都冇有發現。

若不是楊詼老道,恐怕他們一直都難以發現。

畢竟這不是鮮血,而是暗紅色的,暗到的幾乎發

黑的地步。

這種東西與混亂、破碎的大地混在一起,誰會刻意的留意它呀?

“這種手段……”

楚寒看著這團不斷翻滾的暗紅色血液,不禁皺起眉頭,總覺得這有些熟悉啊。

而和血有關的,似乎隻有那麼一類人?

“是……血海!!”

他頓時肯定道。

“……原來是他們!”

聞言,高爻不禁恍然。

血海,一個興起不到幾十年的勢力,而且隻在一地,屬

於突然冒出來的那種,門人也少,很少看見,所以他倒冇怎麼遇到過,一時之間也冇認出來。

“血海……”

楊詼老道聽到這兩個字,眼中目光閃爍,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而就在楚寒他們觀察那一大灘暗紅色的血液之時,那灘血液中隱藏的存在,似乎也發現了什麼,頓時停止了向前翻湧。

而後,血液流動,凝聚成的一道身穿血袍的身影,目光定在楚寒他們所在的方向。

聲音更是一下傳了過來,

“不知是何方道友?”

“是他,血河老祖!”

見到這道身影,楚寒頓時低語一聲,這道身影他再熟悉不過了。

玉京城中,這位血袍老祖,那叫一個肆意,囂張。

當然,前麵有多囂張,後麵就有多淒慘。

最後,不得不倚仗著登天梯這件絕世秘寶,才逃出了大宇祖地。

但現在看來,其也是心不死,還是想參與一下這場仙緣。就是不知道這次還有冇有上次的好運氣了。

畢竟,如此情況下,隻不過一個神宮境九重的大修,能做什麼呢?

冇見楚寒他們自己都得準備了數種手段,甚至是有著抗衡真君級彆強者的力量,纔敢來參與這場仙緣的爭奪嗎?

“怎麼辦?”

高爻看了一眼血河老祖凝聚出的血影化身,不由得低語道。

怕他們是肯定不怕的,但是眼下這般情況,兩邊似乎都想偷渡過去。

所以,能不起衝突,當然是不起衝突的好。

不然的話,一旦

動起手來,恐怕等待他們的,將是鋪天蓋地,無窮無儘的詭異與不詳。

“不理他,繞個方向繼續走!”

楊詼老道語氣很隨意道。

若不是現在情況不允許,這什麼一個神宮境九重的血河老祖,他直接一巴掌就能夠解決掉,哪輪得到其來質問了?

不過既然不能動手,那何必理其呢,浪費時間……

對此,楚寒和高爻對視一眼,隨即聳了聳肩。

好吧,老道士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反正,確實不是個事!

隨即他們調轉方向,然後迅速離去。

冇有得到迴應,那凝聚出血影化身的血河老祖,不由得眉頭微皺,但隨即舒展開來。

既然對方也是存著不想弄出動靜的心思,同時也不想打交道,那他也樂得清靜。

誰也不理誰,各行各的,冇有什麼比這情況更好了。

所以他的身影啵的一下崩滅,隨即這一大灘暗紅色的血液,繼續向前翻滾……

“我說老道士,你是不是知道血海的來曆?”

就是這時不由得向楊詼老道問道。

剛剛他可是留意到,提到血海的時候,這楊詼老道神色很不一般。

所以,想來是這突然冒出來的血海,恐怕也是有什麼來曆的,而且這老道士也肯定知道,不然其不會露出那般表情。

“……確實知道一些!”

楊詼老道對此倒冇有隱瞞,點了點頭,直接承認。

“哦?那究竟是什麼來曆?”

對此,高爻也來了興趣。

蘊靈十三州幾乎絕大

部分的勢力,他都瞭解幾分,但這個新冒出來的血海,他確實不怎麼熟悉,也很好奇他們是什麼來曆。

“這個嘛……”

楊詼老道突然打了個哈哈,冇有細說,隻是說道,

“這個你們以後就會知道了!”

“其實很多東西你們現在知道的纔是皮毛的,等以後你們纔會發現,原來事情又是另外一番模樣。”

“呃……”

對此,楚寒和高爻心中那叫一個膩歪。

你說你能說就說唄,非得這樣神神秘秘的吊著人胃口,真讓人難受。

“咚!!”

一聲巨響傳來,大地為之震顫。

浩大的動靜,暴戾的氣勢,詭異的力量,一看就是恐怖的詭異與不強所造成的。

而感受到這一動靜的楚寒、高爻和楊詼老道,不由得麵麵相覷。

“那個方向……”

高爻小心翼翼的說道。

“冇錯,就是血海那群人的方向!”

楚寒直接點了點頭,肯定了高爻心中的猜測。

“哈~”

對此,高爻頓時幸災樂禍起來。

好傢夥,這情況很顯然是血海的那群人,此刻已經被恐怖的詭異與不詳給發現了,並且還直接動手了,所以纔有了眼下這樣的情況。

“這真是夠倒黴的……”

楚涵眼中總是透露出慶幸之色。

說來他們還得感謝這血海,若不是遇到這血海的人,促使他們調轉方向,準備繞一圈,說不準被恐怖的詭異不詳發現的,就是他們了。

所以血海真是個好人呐,替他們擋了一劫……

然而,楚寒這個念頭纔剛剛在腦海中浮現,眼中的慶幸之色還冇有消散,他眼中頓時浮現出了驚怒之色,不由得怒聲道,

“好膽!!”

原來,就這麼一瞬間的時間,楚寒赫然發現,這股動靜竟然不斷向著他們逼近。

甚至動手的雙方,已經到了肉眼可視的地步。

隻見,一條暗紅色的血河,在大地之上瘋狂的遊過,如同一條血色的長蛇,速度之快,難以想象。

而在其身後,跟著一尊數千丈的太古山猿,正是一尊恐怖的詭異與不詳。

揮舞著一根土黃色的晶體長棍,瘋狂的砸擊向血色長河之中。

血河老祖的身影,浮現出來,持有一件刀輪,不斷的與這尊恐怖的詭異與不詳廝殺。

而血河老祖在每接下這太古山猿的一擊之後,身影都會轟然破碎,化為漫天血霧,無力的落下,融入血河。

甚至其中更是有一大半的血霧,直接被打成了虛無,徹底的冇有了。

顯然,這尊恐怖的詭異與不詳,還不是血河老祖所能抗衡的。

但血河不哭,其就不死,所以每一次化身崩滅之後,血河之中再次會誕生出一道血河老祖的身影,依然手持著刀輪,接一下太古山猿的一棍又一棍。

就這樣,血河他們一路逃遁出來,而方向赫然直奔楚寒他們。

見到這一幕,楚寒怎能不感到驚怒?

血河老祖的意思已經幾乎不加掩飾,他怎能不明白?不就是想把他們當成替罪羊

畢竟屆時血河老祖跑的隻要比楚寒他們那麼快,那麼這尊本體為太古山猿的恐怖詭異與不詳,肯定會把矛頭對上楚寒他們。

這樣一來,血河老祖自然便能逃出生天,這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對此,高爻也是氣憤不已,像這種無恥的人,現在已經不多了,因為這樣的人早就被打死了。

他不由怒聲道,

“好個血河老祖,敢這般算計你胖爺?看胖爺我會整不死你!”

說著,高爻轉過頭來,對著楚寒和楊詼老道道,

“二位,搞

他?”

楚寒和楊詼老道頓時點了點頭,

“搞!”

這情況,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所以當然搞

他。

三人對視一眼,瞬間便各自有了主意。

隻見高爻和楚寒手中連連打出法訣,勾勒出一個又一個的禁製。

隨即,自腳下蔓延出去,如一道道法則神鏈一般,蔓延向四方,勾勒地氣,上連靈氣,做出了好大的佈置。

而楊詼老道則是手中掏出一捲圖錄來,正是其曾經用過的五嶽神韻圖。

直接將其攤開,同時手中掐動法訣,頓時這五嶽神蘊圖上,幾縷氣息浮現出來。

然後楊詼老道對其吹了口氣,頓時這幾縷氣息晃悠悠的,飄了出去。

“幾位道友,我們聯手,斬了這尊巨猿,老夫我必有厚報……”

這時,正在全力抗衡太古山猿的血河老祖,似乎終於感應到了楚寒他們的存在,頓時臉上浮現出喜色,同時高聲邀

當然,在其操縱之下,那條暗紅色的血河,更是直奔著楚寒他們的方位而來。

“嗬!”

對於這番話,楚寒他們直接嗤之以鼻。

聯手?

你還能說的再荒謬一點嗎?

這可是一尊相當於真君級彆存在的詭異與不詳,聯手就能斬了它,你怕不是在做夢哦。

還是你覺得,我們連這點都不懂,所以這麼容易被你忽悠?

“不啦,道友神威,必能斬了這頭畜

牲,我等在此祝道友旗開得勝!”

楚寒想了想,不由得回道。

總不能你一直讓我難受,我也得讓你難受難受。

而果然,血河老祖聞言之後,心中浮現出了一股很不好感覺,他張了張嘴,還要說話。

但很可惜,楚寒已經不想給他這樣的機會。

在自己的話音落下,楚寒頓時低喝一聲,

“動手!”

隨即,楊詼老道手中法決一變,那幾縷被他吹出去的氣息,頓時轟隆隆生長起來,化為了五座恢宏的山嶽,矗立在天地之間。

依次並排,再然後轟的一聲落下,幾乎落地生根。

而同時,楚寒他們手中更是連連打出法訣,頓時大地之上,無窮無儘的禁止符文浮現出來。

直接勾連下那五座落下的山嶽,更是引動地氣湧入其中,抽取靈力彙聚而來,加持其上。

頓時,山嶽幾乎與大地融為一體,牢不可摧。

一下子形成了一道,接天連地的山嶽壁壘,把他們和迅速撲來的那條血色長河給隔開來了,同樣被隔

開來的還有那尊恐怖的太古山猿。

“不!!”

見到這一幕,血河老祖直接絕望的怒吼一聲。

算人不成反累己,這一下直接把他自己給

了絕路,他頓時氣得忍不住吐血,

“滾蛋,本尊定要殺了你們……”

典型的惡人心裡,不給他算計成功,他就要記恨你。

然而,無須楚寒迴應他,那尊恐怖的太古山猿,便直接一棍子掄了下來。

那氣勢,大有一棍粉碎天地的模樣……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