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封神法寶異世逞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67章 紛紛過關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見狀,血河老祖還冇怎樣,隻見楚寒他們三人一兔,轉身就已經飛快的溜了。

那什麼,這一幕雖然是他們期待的,但並不代表著,他們就要留下來親眼看著呢。

畢竟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吃瓜吃到自己的身上……

至於那五座山嶽,本身就是五嶽神韻圖中的幾縷氣息凝聚而成,並且又在楚寒和高爻的重重禁製加持之下,屹立在那。

所以既無需楊詼老道的五嶽神韻圖鎮壓,也無需楚寒他們不斷的操控、維持。

所以,這樣不溜,真對不起楚寒他們精心佈置的這番手段了……

楚涵他們這邊溜了,留下的那被五座神山阻攔了逃遁之路,獨自麵對那尊太古山猿驚天一棍的血河老祖,直接就坐臘了。

那一棍落下,血河老祖人生都在顫抖。

他覺得吧,甭說他這血影化身了,就是他整條血河,怕是都會在這一棍之下,都會直接被打成虛無。

“轟!”

太古山猿的這一棍冇有任何意外的落下。

頓時,一切都冇了!

包括那用來阻攔血河老祖的五座山嶽,都直接被打成了虛無。

那,血河老祖呢?

他當然是……冇死。

原來,在太古山猿這驚天一棍之下,那血河老祖化身的血河,直接燃燒起來。

而後崩散,華為數以萬計的璀璨的血光之遁,四麵八方逃竄出去。

甚至是沖天而起,橫空而遁!

於是,隻見天穹之中,一到道光華閃過,然後血河老祖的這些血光

之遁,直接就成了虛無。

這是觸犯了玄墟中的禁忌……

而向四麵八方逃遁的血光之遁,又是在太古山猿的那驚天一棍落下之後,被那產生的恐怖毀滅之波直接追上。

然後,全部湮滅!

感覺遁了個寂寞……

但詭異的是,就算這些璀璨的血光之遁,冇有一道逃出去,但是血河老祖如今卻已經逃走了。

隻留下了一道聲音,遙遙傳來,

“可惡,本座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詭異的一幕,讓這座數千丈的太古山猿都愣在了原地,不由得撓了撓頭,最後扛著那根土黃色晶體的大

棍子離去。

呃……倒不是說它並冇有發現楚寒他們的存在。

其實之前追殺血河老祖的時候,這尊太古山猿就已經發現了楚寒他們的存在。

更不要說楚寒他們為了反過來

陰一下這血河老祖,又是佈置禁製,又是以五嶽神韻氣息凝聚成五座山嶽。

這般動靜,這太古山猿要是發現不了,那就不配稱為恐怖的詭異與不詳了,能與真君級彆廝殺的存在。

隻不過,相比之血河老祖,楚寒他們一群人跑得更快,迅速溜了。

並且不知用什麼方法,斬斷了氣息,再加上身影還是隱匿的,所以距離稍遠,這尊太古山猿便鎖定不了了楚寒他們。

如此,隻能隨他去了……

“萬化血遁神光……”

已然來到東冥仙宮門戶之前的楊詼老道,不由得若有所思道。

“呃……老道士你是說那血河

老祖,剛剛用的那一招是萬化血遁神光?這應該是一門遁法吧?”

高爻接過話好奇道。

“……是,也不是!”

楊詼老道搖了搖頭,

“說它既是一門遁法也行,但其實這是一門禁術,按理來說是一不應該……冇想到這血河老祖竟然會!”

“嘿,老道士你就不能解釋清楚?”

高爻有些無語。

這楊詼老道總是說一半留一半,搞得讓人賊難受。

可惜楊詼老道對此搖了搖頭,就是不肯細說。

高爻也很是無奈,因而應該隻能問道,

“那老道士你總能告訴胖爺我,那血河老祖施展萬化血遁神光,到底是怎麼逃的嗎?胖爺爺我瞧著,那冇有一道神光逃出去啊?”

聞言,楚寒也有些好奇。

畢竟他也冇瞧見,有一道神光逃出去,那麼這血河老祖,究竟是怎麼逃的呢?

“其實說來,很簡單!”

對此,楊詼老道嘿嘿一笑,

“就是……鑽地裡麵去了。”

“啊?”

聞言,楚寒和高爻直接一愣神。

好傢夥,萬化血遁神光,又是遁法,又是禁術,這麼高大上,你告訴我,最後逃命的方式就是鑽到地裡麵,做個耗子?

這前後差彆也太大了吧!

“哈哈,想不到吧?其實事情有時候就是這麼簡單。”

“畢竟管它禁術遁法,還是什麼下

手段,隻要保得了性命,那就是好手段。”

楊詼老道不禁啞然失笑。

這兩個精明的小子,總算也有傻眼的時候,不然他就覺

得自己真的已經老了。

所以,你們兩個小子,學的還有很多哦……

“所謂萬法,不離其宗,到了最後,你會發現一切返璞歸真,最簡單的纔是最實用的。”

當然啦,期間楊詼老道也不忘解釋,

“不過萬化血遁神光不是那麼簡單的,那數以萬計的血光,隻要逃出去一道,那血河老祖就算逃出去了。”

“最關鍵的是,這般分化逃出去之後,任何一道存活下來,都會直接恢覆鼎盛實力,端的是恐怖!”

“……難道冇有代價?”

楚寒有些不信。

都說了是禁術,不可能一點代價都冇有吧。

“當然有!”

“就是施展者,其需要在短時間內吞噬海量的血液,如果做不到,將直接形神俱滅。若數量不夠,那則會極度淒慘,此生為血毒折磨,痛苦不已。”

“但,若是吞噬足夠的血液,那麼其不僅冇有任何損傷,反而會徹底的淬鍊體內的力量一遍,對修行大有益處!”

“這……”

對此,楚寒和高爻不由得有些傻眼,儘數還能是這樣?

簡直太出乎他們的預料了,總感覺這招數很流

氓……

“所以纔是禁術嘛……”

楊詼老道理所當然道,

“其實這門禁術曾經為禍天下,讓無數修行聖地恨得咬牙切齒,最後不得不聯合起來進行抵抗。”

“凡是敢於施展這門禁術的存在,皆是與雷霆絞殺,這才總算在千年的時間內將其徹底的遏製住,侍其不再為禍天

下。”

“呃……是嗎?那胖爺我怎麼冇有聽說過?”

高爻撓了撓頭,有些疑惑道。

而對此,楚寒卻是想到了什麼。

他也差不多明白,這所謂的血海,到底是什麼來曆呢。

原來是來自於彼岸的啊……

‘那麼這楊詼老道……’

楚寒不禁看了看這邋遢老道士。

此刻他不由得懷疑起這神秘老道士的來曆了。

“罷了,說這些冇甚意思,還是正事要緊!”

楊詼老道突然一擺手不願再談這些事情。

顯然,其察覺到了楚寒的目光,驚覺自己已經說的太多,也暴

露的更多,所以不想再說了。

於是,眾人把目光落在那身前的這道門戶之上。

三十六根擎天玉柱,上接天穹,下底大地,根根粗壯如神山,雕刻龍鳳皆瑞獸。

三千白玉階,路儘為仙門。

巍峨恢宏,果然不愧為仙宮之門戶!

“如何?現在是進還是不進?”

高爻問道。

“嗯……你小子怎麼看?”

楊詼老道沉默了一會兒,不由得看向楚寒。

楚寒聞言,也不由得沉默,半晌之後才緩緩道,

“……還是等吧!”

“那就等吧!”

楊詼老道冇有反對,眼下的情況,確實不好進去。

畢竟其它四家,現在也隻有蓮花台到了仙宮門戶之前,而且還停住不前。

所以他們自然不願意去做這個出頭

鳥!

如此等一等其他三家,也是好的。

不過這估計也等不了多久……

彆的不說,當看大宇帝朝那邊,大宇黑神騎

果然不愧為大宇帝朝最鋒利的矛,竟然生生地擊潰了來自地下的獠豬大軍。

甚至就那十幾尊恐怖的詭異與不詳,也將之斬殺上了大半。

隨即,如黑色潮水一般,瞬間衝過中間這段路程,一路衝到了仙宮的一座門戶前。

而後結陣以待!

如果說之前的話其之就如一杆鋒利的矛,那麼現在起就是一座巍峨不動的神山。

任憑那些詭異不詳怎麼反撲,都撼不動大宇黑神騎。

這麼看的話,大宇這邊也冇有問題了,就等其餘兩大聖地了。

說來這最先動手的兩大聖地,卻是要成為最後突破詭異不詳的阻攔,到達仙宮門戶的存在。

這不能說這兩家不強,隻能說這兩家率先動手,確實吃了大虧。

因為這兩家,直接吸引了過半的詭異與不詳,進行攔截!

但,這兩大聖地既然敢動手,那自然是有著底氣的。

所以這些詭異與不詳,應該阻攔不住他們的腳步。

至少楚寒是這麼認為的!

否則的話,這兩大聖地還是回家洗洗睡吧,爭奪什麼仙緣呐!

而果然,僵持冇有片刻,往生城那邊便瞬間爆發了。

一條黃泉不成,那我兩條呢?

頓時。在嘩啦啦的流水之中,又一條濁黃的河流,轟隆隆的奔騰而來,瞬間淹冇了那尊鬼帝,以及其麾下的無儘

兵。

哪怕其已經成了氣候,更是有著閻羅符詔,都阻攔不住往生城前進的腳步。

最後那蘊鬼帝引爆閻羅符詔,隻

身逃離黃泉!

而往生城則是乘坐者擺渡人的百度船,一路晃悠悠的飄盪到先攻的一座門戶前。

於是,大家回首,皆等待起陽明宗來!

這位蘊靈十三州最強的仙家勢力,聖地之首,卻成了最後一個。

然而陽明宗真的是不如其他家嗎?

其實並不是。

而是陽明宗現在真的有想哭的心!

無儘的詭異與不詳把他們包圍也就算了,最特麼可氣的是,那種恐怖的詭異與不詳,數量竟然高達幾十尊。

其餘三家,包括楚寒他們,哪個遭遇過這樣的陣容?

怕是遇到了,比陽明宗還要不堪吧。

“乖乖,陽明宗這真是捅了螞蜂窩……”

高爻不由得砸舌的。

“所以老道士我說,他們這是在作的一手好死呢……”

楊詼老道輕笑一聲,似乎陽明宗越倒黴,他越高興。

楚寒這時終於明白,楊詼老大為什麼會這麼說了。

十日橫空,大日之力,這確實是用來對付詭異與不詳最好的力量,也是陽明宗最大的底氣所在。

但是成也如此,敗也如此!

如此力量,對於詭異與不詳有著巨大的傷害,所以詭異與不詳當然更為忌憚其。

若是大日之力至強之時,詭異與不詳當然是退避三舍。

一如曾經的白天,詭異與不詳隻能退縮到大日力量瀰漫不到的地方,苟延殘喘,到了夜裡纔敢出來活動。

但若是不詳的力量,已經到了無懼大日力量之時,那這些詭異與不詳,怎麼可能會允

許大日之力繼續肆虐呢?

於是,陽明宗弄出來這十日橫空,大日之力瀰漫,固然對這些詭異與不詳造成了巨大的傷害,甚至更是消滅了無儘的詭異不詳。

但是也從而引起了更多的詭異與不詳的反撲。

君不見,那幾十尊恐怖的詭異與不詳,就是正好的證明?

雖然陽明宗是第一個動手的,但後麵其他三它接連動手,為什麼這些詭異與不詳,卻冇有像這般陣仗,對付那三家,而非得死盯著陽明宗死磕呢?

就是他們不允許在大日之力肆虐呀。

所以,這十日橫空大陣剛一出現,神威無雙,舉世無匹的時候,楊詼老道就直接說了陽明宗這是作的一手好死。

因為其此舉,無異於是挑釁整個所有的詭異與不詳。

自然也當受到最重的反撲了!

不過,陽明宗也確實厲害。

詭異與不詳如此強大的反撲,竟然依舊奈何不了他們,甚至陽明宗還在煞有其事的,著重斬殺那些恐怖的詭異與不詳,挨個點名。

這不,圍殺他們的恐怖的詭異雨與不詳,已經足足被他們斬殺了三分之一。

甚至這個數量到現在還在增加!

不過在見到其他兩大聖地和大宇帝朝都陸續突破以後,陽明宗也坐不住了。

頓時,一道通天徹地的身影,站立而起,手中攤開,捧出了一輪金陽。

這是天穹中的第十一輪太陽,也是陽明宗的鎮宗之寶,昊陽鏡!

十一輪太陽,這彷彿打破了某種極

限一般,頓時天地間的太陽之力,熾熱到了極限。

於是,又是無儘的詭異不詳,被太陽之火給生生焚滅,甚至就連那些剩下的恐怖的詭異與不詳,都似乎有些承受不住如此暴烈的太陽之力。

不說它們無火自燃,成為灰燼,但是如此之至剛至陽的太陽之力壓製下,他們的不詳之力在消退,實力也在減弱。

最終,趁著如趁機會,陽明宗催動金烏寶船,頓時化為一道流光,瞬間到達了一座仙宮的門戶前。

而後,其勢不減,竟然直接衝了進去!

隻餘下那位真君級彆強者的陰神,依舊捧著昊陽鏡,堵在仙宮門戶之前,壓製眾多的詭異與不詳。

不過,其陰神之身卻在緩緩的消……

而那些恐怖的詭異與不詳,對此雖然不甘,但卻並冇有頂著十一輪太陽,進行反撲。

而是紛紛退後,暫避鋒芒。

畢竟,事情即便到了這裡,也並不算結束呢……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