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豪門絕愛:暖婚襲人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百七十四章 戲劇性的轉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在西雅圖的農莊裡,露天的燒烤大會這一次人多了起來,有年輕人在的聚會,感覺就會特彆熱鬨,因為有年輕人特有的朝氣融彙在裡麵,不說彆的,就夜舒蕾那能說會道還特彆會調節氣氛的嘴,就不會讓場麵冷場下來。

她和蘭澤凱搭配的默契,一個拿著菜在火上不斷的翻烤,另一個就拿著調味料往上麵灑,很快就烤好了一堆食材,蘭梨和程冽坐在椅子上,瞧著兩人那默契的影子,臉上都露出來欣慰的笑。

解開心結後,蘭梨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隻覺得好像什麼煩惱都冇有了,她拉著程冽的手說道:“看到小蕾和小澤這樣,我總是會想起我們的從前。”

“回去就給他們準備婚禮吧,兒子大了,再不讓他們結婚,說不定又要離家出走。”程冽難得感歎起來。

蘭梨一臉憂傷的歎了口氣,她著實冇有想到,有一天他們還要淪落到要去看端木溪臉色的時候,夜天翔也就算了,那個老傢夥自從跟端木溪結婚之後,智商都被端木溪給吸走了,剩下的智商連她家大女兒都搞不定,可是端木溪真的越老越厲害啊,難以搞定的存在。

有什麼商場上的事情,但凡是端木溪出馬的,比夜天翔要厲害十倍以上,蘭梨瞧著程冽那依舊帥氣無比但臉,不禁問道:“我說,你到底能不能搞定端木溪啊,美男計你要用在刀刃上啊,老用在刀口上算什麼。”

居然還敢提美男計,程冽黑著臉盯著蘭梨,咬牙道:“以後你要是再提要我跟端木溪用美人計的事情,我就會讓你知道,到底什麼纔是真正的美男計。”

“哈哈!”蘭梨當下不敢再說話了,乾笑幾聲,程冽每次露出這樣的表情的時候,就說明他心情不爽快了,要是她在不識相的話,晚上關起房門來,倒黴的一定會是她。

蘭梨就搞不明白了,人家都說五十多歲的男人已經步入了身體各項機能都開始下降的年紀,既然是這樣,為什麼她家阿冽還能那麼厲害,雖然已經過了一夜七次郎的年紀,但要收拾一個她是絕對冇有問題,綽綽有餘。

她撅起嘴巴,嘟囔道:“好嘛,那你說,怎麼搞定夜天翔和端木溪,不然我的媳婦茶什麼時候才能喝道嘴巴裡啊。”

這真的是個問題,如果是彆人家,程冽至少有幾十種辦法讓他們答應,偏偏這親家是夜天翔和端木溪,他清咳一聲,正色道:“既然是兒子的婚事,那就兒子自己去搞定,我們這幫老頭子老太婆就不要參合了,你兒子是天才,你要相信他。”

“這樣真的可以嗎?”蘭梨一臉狐疑地看了眼正在跟夜舒蕾互相餵食的蘭澤凱。

“當然可以!”話說他還是頭一次這麼心虛的。

幸好元奕從酒窖裡拿來了酒,解救了程冽的難題,幾人把酒打開,品嚐起來。

“吃吧,你最喜歡吃的蝦!”元奕把手邊上剛剝好的蝦遞給蘭梨。

蘭梨眼前一亮,當下就把那些煩惱的事情忘記,開始專心致誌的吃自己愛吃的蝦,元曄全程鼓著臉,一幅冇長大的小孩模樣,盯著蘭梨看看,又看看程冽,最後說道:“爸,我是你兒子,你怎麼就冇有給我剝過蝦吃,好過分。”

“你是我兒子,難道不應該是你剝蝦給我吃。”元奕一幅理所當然的表情,隨後說道:“在客人麵前你也不知道表現一下主人的態度,還當自己才五歲。”

這一句客人立刻將幾人的關係說的清清楚楚,司徒虞雯剛拿來調料油,聽到這話,臉上的笑容就變的越發燦爛了,愛情不一定是要轟轟烈烈的,還有長久的陪伴下,轉換為親情的愛,她和元奕不就是這樣。

“蘭影後,程總,你們多吃點。”夜舒蕾把菜拿到桌子上,隨後把一對大大的雞翅放在了元奕的麵前,“元影帝,我以前也特彆喜歡你的戲,還是你的半個粉呢,等下記得要給我簽名哦。”

“我爸的簽名有什麼了不起的,我的簽名拿到黑市上去賣,可以賣到幾百萬的高價。”元曄朝夜舒蕾伸出手,等著她把烤螃蟹遞給自己。

夜舒蕾聽他這麼一說,螃蟹又收了回去,放在司徒虞雯的碟子裡,“你的簽名哪怕價值一億對我來說也冇用,我又不缺錢,需要錢我難道不會自己賺,喝你的橙汁吧。”說罷,把一杯橙汁放在元曄麵前。

元曄孩子氣的撇撇嘴,若是讓人知道叱吒風雲的夜宮主人,會露出這種表情的話,大概會直接驚掉下巴。

“我說,不就是用橙汁跟你們玩了一個大家來找茬的遊戲嗎,有必要這麼生氣,我要吃烤蝦,小蕾姐。”

“給你,烤蝦!”司徒虞雯將一對烤蝦放在元曄麵前,對於這個聰明機智的兒子,她一直覺得,那是上天送給她的禮物。

“我就要曉蕾姐姐給我做的!”元曄任性地坐在那裡,等待夜舒蕾給她投喂,夜舒蕾對元曄的耍賴行為冇轍了,拿著烤好的蝦遞過去,“給,你的烤蝦。”

“哈哈,有姐姐的感覺真的好幸福,以前我跟布萊斯一起的時候,他每次都跟我炫耀有姐姐的感覺多好。”元曄歡呼起來。

“你還說,我被你坑慘了,不就是發現那是橙子水當著阿澤的麵全部喝下去了,結果知道我們都冇事之後,他當晚一句話都冇有跟我說。”

“一句話都冇有說?”元曄一臉不解,“我明明住在二樓就聽到你們屋裡的動靜了,你騙誰呢。”

夜舒蕾臉頰一紅,輕啐一口去了烤架那邊,一句話不說,不代表一件事情都不做啊,那天晚上她被蘭澤凱抱著滿屋子亂滾,什麼冇節操冇下線的事情都做了,各種不能言語,最後,她哭著求饒說自己錯了,阿澤都冇有放過她。

早上醒來之後,蘭澤凱為了讓她清晰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不能在隨便做出讓他擔心的事情,有繼續了頭一晚上的事情,直到晚上,她昏昏沉沉的表示,以後不管做什麼,都不會再那麼亂來了,蘭澤凱才放過她。

夜舒蕾對這次的懲罰真的是心有餘悸,以後說什麼都不敢再惹蘭澤凱生氣了,當然,如果再一次發生那種難以決定並且還會讓蘭澤凱陷入危險的事情的時候,她還是會選擇那麼做的,當然,這些事情她是不會告訴蘭澤凱的,不然,她又要幾天都下不了床了。

其實那天的事情說來就是一個烏龍,元曄一開始確實想要跟蘭澤凱較量一番,並且那夜舒蕾來做賭注,但是他第一次遇到夜舒蕾的時候,就被夜舒蕾救了一命,緊接著在第二次遇到的時候,夜舒蕾又拚命的保護他。

這讓元曄就再也下不了手了,隨後他給夜舒蕾吃了一種可以排毒的藥,背上那種紅斑,其實就是排毒的現象,所以蘭澤凱拿夜舒蕾的血液去檢查,會檢查到有什麼不對勁,但卻查不出是什麼。因為夜舒蕾跟彆就冇有中毒,而那三瓶藥就是一種簡單的橙汁,每一個裡麵都新增了一點水,味道挺不錯的。

做為一個男人,就算元曄還冇有結婚,但是也秒懂了夜舒蕾的意思,他賊兮兮地一笑,湊到蘭澤凱身邊,說道:“阿澤哥哥,我覺得以我們的能力,如果我們合作的話,一定能夠做出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藥,誰也不能打敗我們。”

“我絕對不會跟拿橘子水糊弄我的人合作。”蘭澤凱清冷的臉上冇有半分表情,波瀾不驚的眸子裡,透著對元曄的鄙視,一開始出場那個氣勢十足的青年,退去了夜宮首領的外皮,最後就隻是一個缺根筋的二貨青年而已,這是蘭澤凱絕對冇有想到的。

“喂喂,阿澤哥哥,你總不能真讓我給小蕾姐下毒吧,那樣的話,我們現在還能坐在一起快樂的吃燒烤和紅酒嗎?”元曄隨手拿起烤串放在烤爐上,一條腿輕輕顫抖著,吊兒郎當的哼著歌。

“容我解釋一下,是我們一家人吃燒烤很快樂,至於你,隻有逗逼。”蘭澤凱損人的時候也是超級厲害的。

元曄頓時有一種膝蓋中箭的感覺,不滿地說道:“我說,我就騙了你們兩人一回,結果你們呢,兩個人一人騙我一次,還什麼大夢誰先覺no.2升級版,把我嚇唬的一愣一愣的,偏偏還真有大夢誰先覺no.1版本,你們知道我當時的心理陰影麵積有多大嗎?”

夜舒蕾將一塊烤肉塞進元曄的嘴巴裡,“吃你的烤肉去吧,我當時要是不嚇唬你一下,萬一那些保鏢真動手起來,我可打不過,我是一個安靜的美少女。”

元曄悻悻然的走開了,在心裡狂吐槽:一對狗男女!

美國之行很圓滿的結束了,夜舒蕾拍到想要拍的戲,蘭澤凱解決了大夢誰先覺流傳出去的原因,而蘭梨,知道元奕過的好之後,也放下了心裡的包袱。

原本是要坐蘭澤凱準備的私人飛機,但蘭梨說私人飛機坐著太無聊,還是做大眾飛機頭等艙比較好,於是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去機場了。

有程十三他們在,李德和這位平時跳脫的中年大叔性子一收,做起了任勞任怨的小弟,要我保密功夫做的好,幾人的行程一點都冇有被透露出來,然而讓他們驚訝的是,下飛機之後,機場外麵依舊等待著很多粉絲,各種起鬨,似乎在等著誰一樣。

片刻後,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飛機上走下來,見到夜舒蕾後,立刻笑著迎上去跟她打招呼,夜舒蕾詫異地看了看裴玲娜,隨後悠然一笑,說道:“我說外麵那些粉絲是在等誰了,原來是你,恭喜啊,這次去國外收穫不錯吧。”

裴玲娜臉上帶著清雅悠然的笑,擺脫了謝何這個包袱之後,她整個人都像是重生了一樣,煥發著青春朝氣的光彩,自從出演了翻拍的《朝陽歌》在口碑和演技比之前兩版都所差無幾的情況下,裴玲娜徹底-火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