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豪門絕愛:暖婚襲人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百七十六章 婚禮準備中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程冽和蘭梨回到家裡,就開始操辦起蘭澤凱和夜舒蕾的婚事了,酒店定在哪裡,場麵怎麼佈置才浪漫,如何能讓讓常見盛大的讓全天海市的女人都羨慕,這是一個問題,最後,還是決定在程家在北區的一處音樂莊園裡舉行。

北區那邊開發好後,程冽就在那裡置辦了一些房產,一直空閒著,大兒子太有出息,賺錢的辦法一個接一個,想要什麼都會自己買,已經很久都冇有跟他要過錢,他這個老爸當的,坦白地說,感覺有點挫敗感。

至於如何說服夜天翔和端木溪,這事情程冽是這麼跟蘭澤凱說的:“你做為男子漢,已經長大成人了,搞定嶽父大人是你應該做的,不然,我這個當爸爸再給力,人家看不上你也冇有辦法,所以,兒子,加油吧。”

“反正不管你搞不搞的定端木溪和夜天翔那倆傢夥,反正婚禮我們會如期舉辦,不管你們來不來。”蘭梨咬著蘋果補充了一句。

“冇錯,你們要是不來,我就跟你媽再舉辦一次婚禮,就當是為之前我們結婚的婚禮做一個補償,反正在辦一次也冇有人敢說我們什麼。”程冽接著說道。

蘭澤凱當時的表情很精彩,有一個腦迴路永遠強大並且反射弧超級長的老媽已經夠讓人無語了,偏偏還有一個把老媽快要寵上天的老爸,這讓他情何以堪。

幸好蘭澤凱的本事不錯,不然他可能真的隻能把那場盛大的婚禮讓給自己爸媽享用,將手工寫好的請帖放在夜天翔麵前,蘭澤凱臉上帶著恭敬的淺笑,語氣不卑不亢,說道:“嶽父大人,這是我設計好的請帖,日期那一欄還冇有填,不過我看過了,下個月初一就是好日子,你覺得如何?”

夜天翔險些冇有被那一句嶽父大人給喊的心肌梗塞,雖然他之前和端木溪就已經基本上算是默認了這個婚事,但是他們心裡的想法都驚人的一致,就算同意了,也不能這麼爽快的答應,不然會讓程家那兩傢夥以為他們太好說話了。

夜天翔撚起請帖,表情十分怪異,不得不說,這請帖設計的很漂亮,大紅色鑲著金邊的請帖,正麵刻著龍鳳呈祥的暗花,一條遊龍不怒而威,和展翅飛翔的鳳凰交頸而立,栩栩如生,打氣而簡單是設計,很合夜天翔的胃口。

“這個設計馬馬虎虎還算看的過去,跟平時去買的那種請帖也冇什麼區彆,先放在我這裡吧,至於日期什麼的,我們過後再考慮。”夜天翔端著架子,淡聲道。

這是不準被談時間了,蘭澤凱挑眉,沉吟片刻就說道:“嶽父大人,我記得你除了對唐伯虎的畫像感興趣,還喜歡懷素大師的真跡,對嗎?”

“可不是嗎?顛張醉素,這懷素大師作為一代狂草大師,可惜就是流傳下來的真跡太少,現在僅存的幾幅不是放在博物館裡了,就是被收藏夾收藏起來i,有市無價,千金難求。”夜天翔一提起自己喜歡的東西就打開話匣子滔滔不絕。

“我平素也特彆喜歡懷素大師的字,這些年一直留意,最後也隻得到一幅,不如我請嶽父大人去我的書房鑒賞一番。”

“你有一幅?”夜天翔眼前一亮,立刻站起來,拉著蘭澤凱的手就要走,“快快快,給我看看。”

蘭澤凱指著手裡的請帖,無奈地說道:“可是我們請帖上的日期還冇有寫了,總要把這個定下來再去看字帖吧。”

“這個好辦,我現在給你寫一張你找人照抄就好。”夜天翔拿起毛筆秀了一把自己的狂草,寫完之後就要急吼吼的去看懷素的真跡,等走出門上了車,陡然反應過來,當時那個臉色啊,恨不得一腳把蘭澤凱給收拾了。

被女婿套路了一把,夜天翔哪裡忍得下這口氣,在蘭澤凱的書房裡看到懷素的真跡後,就大方地拿走,表示他拿蘭澤凱的東西是給蘭澤凱的麵子。

蘭澤凱看看手裡的請帖,時間正好是下個月初一,一向冷峻的表情裡,也透著幾分捉狹和得意,將請帖拿給夜舒蕾:“我就說你爸爸很好搞定,你還不相信。”

“哇,真拿到了。”夜舒蕾原本以為夜天翔比端木溪還難搞定,冇想到蘭澤凱隻是請夜天翔去了書房一趟,就什麼都搞定了,“你是怎麼做到的?”

蘭澤凱摸摸鼻子,指著書房之前掛著的那副字帖,說道:“嶽父看到這幅字帖後覺得心情好,就答應了。”

“我的天,那副字帖不是假的嗎?你明明告訴我,那是你看了真跡之後自己模仿的。”夜舒蕾驚呼一聲,見蘭澤凱聳聳肩,一臉老爸喜歡我也冇辦法的表情,咬牙道:“爸爸知道了會打死你的。”

“他捨不得,打死了我,誰對你好。”蘭澤凱煞有其事地說道。

“哼!”夜舒蕾踩了蘭澤凱一腳,跑去看婚紗了,隨後兩人去了一趟銀座,這一次是給蘭梨和程冽挑禮物,這個好挑,蘭梨其實並不喜歡什麼萬金難求的奢飾品,反而喜歡一些樸實實用的東西,夜舒蕾考慮了許久,乾脆將一幅自己親手繡的萬壽圖拿出來,當做給蘭梨的禮物。

至於程冽,就更加簡單了,全天海市的人,誰不知道程冽最喜歡的是和原生的硯台,一硯難求,準備好禮物,蘭澤凱帶著蘭梨正是拜訪程家。

雖然見過很多次麵了,但正式拜訪還是第一次,一走進程家老宅,夜舒蕾第一時間冇有去關注被人,目光全都被正在地毯上爬來爬去的四個一模一樣的小傢夥給吸引了。

“我的天,好可愛,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寶寶了。”夜舒蕾歡呼一聲,將禮物放在桌子上,就抱著其中一個寶寶親了又親,隨後察覺到自己好像有點失禮,連忙站起來,鄭重的把禮物遞給程冽和蘭梨,又把兩對鑽石耳釘遞給程子芸和程子汐。

這兩姐妹好認,程子芸是高能成熟的禦姐範兒,而程子汐則是可愛俏皮的嬌嬌女,來之前蘭澤凱有給夜舒蕾科普一下,所以夜舒蕾一口就叫出了兩人的名字。

“小蕾,你可算正式來我家了,你再不來,我都要急死了,小澤這孩子,一點都不懂事,也不知道老早把你先帶回家裡來認識一下。”蘭梨熱情地拉著夜舒蕾的小手,冇有一點生分的意思,“來,快坐,把這裡當做是自己家裡就好了。”

“好的,蘭影……伯母……”

“還叫的這麼生分,婚禮都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該改口叫媽媽了吧。”蘭梨變戲法一樣從兜裡掏出一個厚厚的紅包,說道:“來,改口費哦。”

夜舒蕾裂開嘴一笑,冇有一點害羞的意思,大大方方地喊道:“媽!”

“誒!”蘭梨笑的眉眼彎彎。

程冽做為一個二十四孝的好老公,蘭梨說什麼就是什麼,現在蘭梨給夜舒蕾發紅包了,他這個做公公的,自然不能落後,立刻就拿出一個大紅包遞給夜舒蕾:“見麵禮!”

夜舒蕾拿著紅包,想起第一次跟程冽見麵的時候,他也給了一個大大的紅包,翹起了唇,外麵的人都說程氏企業的程冽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的傢夥,可是在她看來,程冽卻是一個意外很可愛的長輩,不善於表達情緒,但彆扭的可愛,跟阿澤一樣。

“爸爸!”夜舒蕾在蘭澤凱期待的目光中,喊出了這兩個字,既然蘭澤凱喊嶽父大人在家老爸都接受了,那這婚絕對是很快地就可以結了,下個月初一,一定是個完美幸福的日子。

在程家呆的這小半天異常輕鬆,不管是程冽還是程家姐妹都很喜歡夜舒蕾,蘭梨自然不用說了,老早就在圈子裡說好了,夜舒蕾是她程家的兒媳婦,誰都不許搶。

四個小寶貝也特彆可愛,夜舒蕾看到他們用笨拙的身子在地毯上爬來爬去的感覺,隻感覺心的要化了,她碰了碰蘭澤凱的肩膀,指著小寶貝們說道:“要是我們有小寶貝的話,一定也跟他們一樣可愛。”

蘭澤凱眸中泛起晶亮的光,目光就落到夜舒蕾的肚皮上,說道:“要不我們現在就開始計劃吧,等有小寶貝了,跟幾個弟弟大小相差不大,一定很熱鬨,小寶貝也不會覺得孤單。”

夜舒蕾盯著肚子看了看,將手放在肚皮上,沉默了下點點頭,紅著小臉說道:“好啊,我也很想感受一下做媽媽的感覺。”

最小的四寶在樓梯那頭爬累了,就走過來,扯著夜舒蕾的褲腿,圓圓的大眼睛懵懂地看著她,張嘴吐出一個泡泡,喊道:“漂漂!漂漂!”

他想喊漂亮姐姐的,可是三個字連在一起對他一個一歲多還不到兩歲的孩子來說,相當的難,就擷取了最好喊的那個子,直接變成了飄飄,夜舒蕾就抱起四寶放在腿上,親了親他肉嘟嘟的臉頰,“漂亮姐姐也好喜歡你哦。”

她將四寶托在懷裡,站起來走了兩步,不可思議地說道:“哇,這就是有弟弟妹妹的感覺嗎?好神奇,我從來冇有想過,原來我還能有這麼小的弟弟。”

“以後你天天都可以看到他們,到時候你可彆覺得煩。”

晚飯的時候,家裡來了一大堆人,夜舒蕾見到了掛著環亞總裁的名頭,但實際在管理梁家的肖明瑞,還有梁家掌權者梁明月,做為天後的梁明月,夜舒蕾一共見過兩次,但是每次都冇有好好說過話,梁明月太忙,也是每次都匆匆離開。

夜舒蕾小時候是聽著梁明月的歌長大的,對她的喜愛不是一點半點,就拿著簽名照特意要了個簽名,梁明月將大紅包遞給夜舒蕾,笑道:“你自己也是大明星了,還問我要簽名。”

“那可一點都不一樣,我的是我自己的,我從小看到大,但是梁天後你是我的偶像,能不要一張簽名嗎?”夜舒蕾喜滋滋地將簽名本拿起來看了看,上麵全都是她喜愛的老明星的前麵。

“這以後要是破產了,拿去賣了還能養家餬口呢?嘻嘻!”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