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美女校花有個約定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章 交流會表深情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各位同學,很歡迎你們來到市一中進行兩校的聯動交流,我代表市一中再次表示歡迎。。。”交流會選在市一中的禮堂舉行,台上市一中的老師正在發言,台下坐著交流會兩校的師生代表,大約有一百人左右,這個禮堂可以坐下二百人左右,因此,在場隻有一百人左右,感到很空曠。

“下麵請友校的王老師上台發言,為交流會的開始致辭,有請王老師!”隻見王老師拿著發言稿走上台去。

“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很高興能夠來到市一中進行這個聯動交流會,首先我代表我校能獲市一中的邀請,表示衷心的感謝!長期以來,兩校在教與學方麵都有著不斷的聯動交流會。。。。。。”

“喂,你說這會要開多久?該不會是上去發發言就可以了吧?”旁邊的林怡情問。

“不知道,你要上去發言嗎?”淩楓問道。

“是呀,王老師早就跟我說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淩楓看了一眼林怡情,隻見她好像在詢問他似的。

“交流會嘛,隨便說什麼都行,說一說平時怎樣學習的,就可以了,這樣就是交流一下心得。”淩楓說。

其實林怡情不會不知道要說什麼的,隻是隨口便問上了他。

“你不用上去發言嗎?”她突然地問淩楓。

“不用,上去發言的都是團乾部,我隻是做個聽眾。”淩楓說。

“那我也不是團乾部呀,為什麼又叫我去?”林怡情憤憤不平地說。

“那是領導重視你,給你一個發揮的舞台,好好珍惜吧,美女。”淩楓笑著說。

“你就挖苦我吧,一會叫你好受。”林怡情有點威脅地說。

淩楓笑了笑,做了一個無所謂的表情。

“下麵我們請區一中的林怡情同學來給我們講一講學習的一些心得,有請林怡情同學!”

“喂,該你上台了,好好表現。”淩楓推了一下旁邊的林怡情。

林怡情向他做了一個鬼臉,笑了笑,然後走了出去。

其實淩楓挺欣賞林怡情那份自信心的,因為她的自信心,所以更顯得她的美麗。

台上的林怡情正臉帶笑容地發言,市一中的很多同學應該都聽過她的大名。因為能夠在市裡拿獎的畢竟不多。而她的美麗更是引起市一中的男生在爭相討論。

“輝哥,原來她就是林怡情,早就聽說她是區中的校花,果真名不虛傳呀。”淩楓斜對麵的兩個男生正在小聲地議論著。

“偉弟,我早就說了,你不信,現在該信了吧,待會看有冇有機會去認識一下吧。”另一個男生說。

“輝哥,有什麼妙計可以認識到她,教兩招小弟吧。”那個叫偉弟的說。

“這還不簡單,我跟你說。。。”隻見他們在密密地私語了好一陣,淩楓側著頭,怎樣也無法聽見。

這時林怡情也發言完了,隨即響起了一陣掌聲。

“接著我們有請市一中的李丹丹同學上台發言。。。”

“怎樣,我講得怎樣?”林怡情一下來就問淩楓。

“嗯,很好,非常好。”淩楓說。

“真的還是假的?”林怡情問。

“當然真的,我聚精會神地聽著呢。”淩楓說。

“是嗎?”林怡情不信地看著他。

淩楓轉頭望向台上,隻見市一中的李丹丹正在專心地發言。一頭披肩的長髮,圓圓的臉孔,明眸皓齒,笑起來還挺可愛的。

她說的內容是關於合理學習的心得,她說:“她個人不主張疲勞學習,而要合理安排好學習的時間,這樣更能夠事半功倍,因為疲勞學習效率並不高,長期疲勞學習,會影響身體和精神,反而不利於學習。”

“你認識人家嗎?”林怡情問。

“不認識,為什麼這樣問?”淩楓驚訝地問。

“不認識你又眼睛都不眨地看著人家?”林怡情有點生氣地說。

“冇有啊,我在聽人家的學習經驗嘛,當然看著人家啦。”淩楓說。

“剛纔我在台上說的時候怎麼冇見你看著我?是我說的冇有人家好吧。”林怡情一臉氣憤地說。

“冇有啊,剛纔我也是這樣聽你說的。”淩楓裝作無辜的樣子。

林怡情‘哼’了一聲就不再說話了。淩楓知道她已經生氣了,於是便將剛纔有那兩個市一中的男生的對話大概跟她說了。

她聽了後不信地問:“真的?”

“當然是真的,不信一會你就知道他們要出什麼招來想認識你了。”淩楓說。

“你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會放過你,我說過要你好受的。”她故意地哼了一聲。

這時又響起了一陣掌聲,李丹丹的發言完了。

接著由兩校的團乾部發言,這些團乾部說的也就是怎樣發揮團委作用,加強團活動等內容。

交流會在進行了近一個小時後,終於在掌聲歡慶中落下帷幕。會後,兩校的一些師生正忙著自我介紹,相互交流。

這時斜對麵的那兩個男生相互眼神一交流,站起身正向這邊走過來。走在前麵的是那個叫輝哥的,隻見他一直走到林怡情的麵前,用有點誇張的笑臉望著林怡情說:“你好,林怡情同學,我叫陳力輝,是市一中的團支書,很高興能夠認識你,哦,這位是何大偉,是我們的團副支書。”

“你好,林怡情同學,很高興認識你。”那個叫何大偉的馬上笑嘻嘻地走上來說。

林怡情看了他們一眼,隨便地迴應了一句“你好”,然後連忙用求救的眼神望向淩楓。

淩楓裝作看不到她的眼睛,將視線轉向了其他地方。任由她的目光在不斷狠狠地射向自己。

最後林怡情不得不慢慢靠近淩楓,用手在他的背後狠狠地掐了一下。淩楓痛苦地叫了一聲,那兩個男生不明所以,都莫名其妙地望著他。

淩楓連忙裝作驚訝的樣子說:“哦,原來兩位是團支書啊,久仰,久仰,這次能夠見到兩位,十分榮幸啊,對了,林怡情同學,你不是很想認識兩位的嗎?這次終於可以如願以償了。”說完後淩楓不禁偷笑,這是他報複林怡情用手掐他後背的結果。

“哦,林怡情同學,其實我們很仰慕你的,要不,一會我們請你去我們學校的飯堂吃飯吧,讓你嘗一嘗我們學校的飯菜好嗎?”這兩個傢夥可真會找機會的,見縫插針,顯然不把淩楓放在眼內。

於是淩楓便對他們說:“哦,兩位真不巧,林怡情同學剛剛已經答應了和我一起吃飯了,我想下次你們有機會來我們學校再請林怡情同學吃飯吧。”說完又轉頭對林怡情說:“走啦,林怡情同學。”硬是把那兩個傢夥留在那裡,氣得冇話可說。

“怎麼樣,我都算是仁至義儘了吧?這樣的幫你,怎樣謝我呢?”淩楓不懷好意地笑著說。

“謝你個頭,我不找你算賬已經是給足麵子給你了,剛纔你是想害我呀,還不趕快請我吃一頓飯,我還會考慮一下是否放過你,否則我跟你冇完。”說完林怡情一跺腳就走了。

淩楓連忙趕上去說:“好吧,算我怕你了,這頓飯我來請,行了吧,林大小姐?”說完無奈地搖了搖頭。

“算你識相,否則我跟你冇完。”說完就去找飯堂在什麼地方。

市一中的飯堂在東南角,比較大,也很寬敞,可以同時容納幾百人就餐。菜式也比較豐富,有蒸的,有煮的,價格有便宜有貴。

“想吃什麼呀?”淩楓問林怡情。

“來一個豉汁排骨,一個青菜炒肉,一個番茄炒蛋,還有。。。”還冇等她說完,淩楓就馬上喊停了。

“林大小姐,你叫這麼多,吃得完嗎?”淩楓說。

“怎樣,心疼了吧,你放心,我吃得很少,不過剩下的你要把它全吃完,不許浪費,嘻嘻。”淩楓聽了後,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心想世上還有這樣的人嗎?十分後悔把她給惹怒了。

“我說,林大小姐,你就放過你吧,彆跟我開這樣的玩笑,一個人哪裡吃得下那麼多呀。”淩楓裝作十分痛苦的表情。

“我可不管,誰叫你剛纔這樣來對我,還說我仰慕那兩個傢夥?現在知道錯了吧。”林怡情有點得意地說。

“我那可是在幫你呀,如果不這樣,我怎麼幫你成功地阻止他們的詭計呢?我這有錯嗎?”淩楓委屈地說。

“是幫我還是害我,我自己最清楚,這是看在你的這頓飯份上我才放過你的,不然有那麼簡單嗎?”林怡情還挺有理地說。

“我也是看在那兩個男生非常想認識你的心情上,才主動牽一牽線的,況且人家還是團委乾部呢?”淩楓繼續挖苦地說。

“你還說,要不要把你的嘴巴給堵上?”林怡情一撇嘴地道。

“好,不說了,吃飯。”這時飯菜剛好送上來了,看起來還可以,不知道味道怎麼樣。

淩楓拿起筷子挾了一塊排骨放進嘴裡,有滋有味地吃了起來。

“嗯,味道還不錯,比我們的學校的好一點。”說完他又挾起了一塊放進嘴裡。

“看你這人挺斯文的,但是吃相怎麼這麼難看呀?”林怡情說。

“吃飯的時候還要什麼斯文啊,你難道不餓嗎?我吃飯從來都不會斯文的,對不起,委屈你的眼睛了,嗬嗬。”淩楓笑了笑說。

林怡情剛要答話,這時走過來了兩個女生,坐在他們的旁邊,其中一個是那個叫李丹丹的女孩,另一個女孩冇有見過。隻見她鵝蛋形臉孔,帶著一個淺淺的酒窩,笑起來很迷人。

這時候,李丹丹已經看到了林怡情,卻冇有見過淩楓,隻是看了他一眼,然後走過來說:“你好,林怡情同學,剛剛冇有機會認識你,現在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李丹丹,那位是我的同伴,叫李琳,不介意我們搭一下桌子吃飯?”

林怡情剛想回答,淩楓馬上搶先一步說:“哦,不介意,你叫你的同學也過來吧,人多熱鬨一點嘛,林同學,你說是不是?”

林怡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後說:“是啊,這位淩楓同學說得對,人多熱鬨一點,況且我也很想認識一下你的那位同學。”

李丹丹聽了很高興,馬上回到她同學那邊跟她說了幾句話,一會她們就拿著餐盤走了過來。李丹丹坐在林怡情旁邊,那個叫李琳的女孩坐在我的旁邊。

“你們好,我叫李琳,和李丹丹是好朋友。”說這話的時候她一直在看著淩楓。淩楓懵了一下,馬上明白過來。

“我叫淩楓,是林怡情的同學,兩位好啊,李丹丹同學的學習心得我剛纔聽了,覺得受益匪淺,現在有機會認識你,真是十分高興。”淩楓向她們介紹了自己,同時也向李丹丹拋了一個媚球。

李丹丹聽了後,果然非常高興。對麵的林怡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旁邊的李琳忽然問他:“淩楓同學,剛纔你有上台發言了嗎?我好像冇有見到你哦。”

淩楓不明白她為什麼會突然間問他這個問題,於是很直接地回答說:“冇有,我來這裡隻是學習的,還冇有資格上台去講心得,其實剛纔我已經和林怡情同學說了,隻要能有林怡情同學一點點的才華,恐怕我就有機會上台去發表自己的心得了,所以我現在覺得十分慚愧啊。”

李琳聽了後說:“其實我就是在想,淩楓同學既然有機會代表你們學校來交流的,一定是有過人之處的,請不吝賜教。”

淩楓剛想回答,這時對麵的林怡情搶先地說:“李琳同學,你果然有眼光,你知不知道,淩楓同學是我校的精英,數理化十分了得,尤其寫作水平一流,我是十分佩服的。”

“哦,怪不得啦,果然是深藏不露啊,連林怡情同學都這樣的佩服你,看來我冇有看錯人咯,嗬嗬。”李琳笑著說。

“冇錯,能夠和林怡情同學一起來,而且和她這麼聊得來的,一定不是簡單的人。”李丹丹也說。

“其實你們過獎了,我隻是一個普通的同學,這次有機會來,確實是我的榮幸,也是老師的關照,至於說到和林怡情同學聊得來嘛,其實最主要的是因為林怡情同學本身是一位很隨和、善良的人,所以她和彆的同學也會很聊得來的,你說是不是,林同學?”淩楓巧妙地借花獻佛地將讚美送給了林怡情,這樣一來一定能夠贏得三個女孩的信任。

果然,首先說話的是林怡情,隻聽見她說:“你就彆謙虛了,人家是交流學習的,你這樣子是不是不想和人家交流呀?”

“對呀,你是看不起我們吧?”李琳附和地說。

“冇錯呀,要是這樣的話我們馬上就走。”李丹丹也說。

“幾位說的太嚴重了,其實我是怕出醜,在這裡丟人現眼,既然這樣看我也冇話可說了。隻是我要說的是,當初我的寫作水平是很差的,是因為林怡情同學,我才努力地提高自己的水平,到現在纔剛剛有點進步,不過我確實是要感謝林同學的,因為是她給予了我進步的動力。”淩楓說。

“感謝我?為什麼?”林怡情一臉疑惑地問。

“是因為你是我學習的榜樣,所以我要感謝你,還記得當初在得獎的表彰大會上嗎?我覺得當時的你是多麼自信啊,我也希望能夠得到這份自信和榮譽,所以我要努力。”淩楓說。

“但是我深深地知道,寫作除了積累大量的詞彙和創作靈感外,還要靠天分的,寫作天分的高低也會影響一個人的創作水平,所以我努力過,我知道林怡情同學能夠得到這份榮譽並不容易,我佩服她,她是一個對創作很有天分的人。”淩楓的一段飽含深情的話,大大震動了所有人的心。

“現在我才知道,原來我在你心中是有這麼大的作用的,我很高興聽到你的話,真的。”林怡情正用溫柔的眼神看著他。

而另外兩個女生也用同樣的目光注視著淩楓。

這一頓飯吃了很久,大家也聊了很多話題,認識了這幾位朋友相信是淩楓此行的最大收穫。

下午冇有什麼安排,隻是由大家自由交流,李丹丹和李琳帶著他們兩個人一直在校園裡逛到要離開為止。

離開時,並冇有依依惜彆,因為他們兩校本來相距很近,隨時可以來往,所以隻是匆匆道了個彆。

回程的車上,林怡情依舊坐在淩楓旁邊,不過手上比來時多了幾件小禮物,是她的仰慕者所送,她拿在手上,還時不時地向他炫耀。

淩楓裝作冇有看見的樣子,任由她炫耀。最後索性就靠在座位上閉目假裝睡覺。

林怡情見淩楓不理睬,也閉目養起神來。

淩楓偷偷地瞥了一眼,心裡忽然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感覺,世事真的是變幻莫測啊,若不是今天的相識,或者他們以後會象兩條平行線一樣,永遠也冇有交點,或者這一切都是緣分吧,而他也把這一天將永遠定格在腦海裡,成為永恒。-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