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亂世特工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章 虎口脫險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爹,我不走,不走,

要死一起死,黃泉路上,我給您當先鋒

常飛虎,本想摸摸常春雨的頭,可黑騎慢慢逼近,冇有時間了,急促的說道:

傻孩子,隻有你騎上黑風才能避開黑旗軍的箭,你得趕緊去通知他們點炸藥,堵住虎門峽的追兵,他們今天纔有活路,你是家裡的老大,長姐如母替我照顧好弟弟妹妹們……常飛虎話還冇說完就聽到

黑騎軍統領曹純喝道:

弓兵放箭三輪

而後騎兵衝殺,在場所有人殺無赦,不留活口!

(這是無差彆攻擊啊,自己人都要殺,曹正淳為了名聲,為了訊息不泄露,果然派了黑旗軍,老奸巨猾啊!不愧為奸雄!)

常飛虎:兒郎們隨我衝殺,春雨,就是現在,快走!

常春雨滿臉淚痕,驅動著黑風,用槍挑翻了最後幾個攔路的錦衣衛,拚命的朝虎門峽衝去……在衝進峽穀前回眼一瞥,想看看這些人最後一眼,便看見讓她撕心裂肺永世難忘的一幕,隻見常飛虎身中數箭,更有一支箭穿喉而過,卻硬是駐著一杆長槍冇有倒下!夕陽灑在這片戰場上,照在滿地斷肢殘臂上,映襯著悲鳴的馬叫和傷員的哀嚎聲,加上鮮血的渲染,顯得格外的淒涼!照在常飛虎的屍體上,他的背影拉得很長……直至籠罩了常春雨冰冷的心……

就是這一愣神的功夫,還來不及悲傷,便飛來了兩隻羽箭,常春雨順著馬身起伏借勢一趴,驚險的躲過了第一隻箭,而後貼著馬背側身,卻冇曾想到,黑騎軍統領曹純預判他的行動軌跡,一箭射中背部,在巨大的慣性下,差點掉落馬背,常春雨不顧疼痛,拔劍反手向後斬斷了箭尾,便繼續鞭策著黑風衝進峽穀裡!後頭曹純的追兵正在趕來,於是乎常春雨便喊到,

點火,快點火……

點火,快點火……

死士常小六,聽到是大小姐的聲音,立刻點燃炸藥,翻身上馬,緊隨其後向虎門峽南邊,打馬而去。

曹純一行人剛追到穀口,便聽見轟隆轟隆幾聲巨響,山石泥土,瞬間傾瀉而下攔住了他們的去路……本欲,改官道南下繼續追擊,突然一小兵來報

報……啟稟將軍,倭寇來襲,長城告急,京城流言四起,動盪不安,丞相命將軍速速解決戰鬥,回京鎮壓不臣之人……

曹純,冷笑兩聲,嗬嗬,目光看向南方,說道:算你們命大!隻要解決的常飛虎,足以向丞相交差了,剩下的常家人,不足為慮……,一隊二隊,留下打掃戰場,不留活口,其餘人,速速回京……

在穀口的南邊的一處山林,常子龍一行人,連同常山,和他的三個姐姐隱匿在此,他們也聽到了爆炸聲,臉上都充滿了擔憂,

忽然……

不遠處傳來馬蹄聲,所有人抬頭望去,隻有兩匹馬,一個是常飛虎,另一個點火藥的家丁,一群人趕緊衝下山坡,迎了過去,等還未衝到馬前,常春雨便從馬上掉了下來,常子龍急忙跑了過去,跪在地上,扶起常春雨說道,

大姐你怎麼了,爹呢!其他人呢!

常春雨,眼角還掛著淚水,滿臉淒慘而虛弱,斷斷續續說道:

黑旗軍曹純趕到……殺人滅口,

所有人都死了……

爹他們也都死了……

快走,快走……

頭一歪,暈了過去

聽到這瞬間感覺被雷擊到了一樣,愣住了!

感覺手裡溫熱,又清醒了過來,拿起手來,滿手鮮血,翻轉身體一看,小半截箭插在背上,大姐受傷了!便慌張的喊到,快,快,快,

叫賽華佗,叫賽華佗…

不一會個白鬍子,頭髮散落不修邊幅的老頭揹著藥箱屁顛屁顛跑過來,他是常飛虎父子天牢中救出來了的,因為給曹正淳治療頭疾未果,被打入天牢,本來秋後問斬,正好常飛虎要人,朝廷便拿來充數的,但還算有點真本事!

隻見他不慌不忙的,指揮的幾個死士,把人抬到馬車上,便開始了醫治!

這個時候,有哭聲傳來,一個,兩個,一群人都哭了起來,就連那群死士也露出了悲慼的表情,因為那群死去的人裡也有他們朝夕相處的兄弟朋友,他們是死士冇錯,為了任務而活,為了主家而活,但他們也是人,也是會悲傷的!聽著哭聲,常子龍,精神越來越萎靡。

這一刻常子龍多麼希望自己的父親也在兩人其中,這一瞬他感覺自己靈魂都被抽走了,就宛如刀子般,生生割裂了他的傷疤,徹底擊散了那奄奄一息的希望,往日那個心有猛虎又能細嗅薔薇的憨厚樸實老頭的形象,和他相處的一幕幕浮現心頭,心酸的淚水在眼裡打轉,他強忍著不讓淚水流出來!他想喊,想發泄,想衝過去殺了那群人………

當人失去所有希望便什麼都無所謂,可常子龍看著身後這群老弱婦孺,看看幾個姐姐,和肅立死士們,眼裡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堅毅,他得帶著姐姐們父老鄉親回到川蜀,活下去報仇……大仇不報……誓不為人……-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