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亂世特工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9章 燈下黑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馬車簾子撩開後,常子龍急切的問道:賽華佗,我大姐怎麼樣了!

隻見賽華佗滿臉得意的,顯擺起他的專業知識來,用箭射大小姐之人真毒,是破甲箭頭,差點就傷及肺腑,不過放心背上的箭頭我已經取出來了,用烈酒消了毒,傷口進行了縫合,並且外敷了我自製的金瘡藥,這金瘡藥可是我經過九九八十一天,九蒸九曬……,正當賽華佗吹得天花亂墜之際,常子龍受不了,這老頭前腳感覺還挺不錯的,後腳怎麼看怎麼不靠譜,不過能做到,烈酒消毒和傷口縫合,想法絕對是超前。就現在這個時代而言,醫療看病都是中醫,吃幾副藥,外傷的話敷點止血的藥粉,甚至還有用草木灰的,絕對達不到做外科手術的的水平!前世他雖然是個特工,也學習過各方麵的專業知識,但是那也僅僅隻是停留在表麵上,隻知道其大概原理,卻不知箇中奧祕,這老頭可以啊,思維超前,敢想敢做,是個人才,我可以用知道的現代醫療知識去引導一下,為自己培養醫療班底,等安定下來再說吧,不過眼下還是先逃命要緊!

停停停……直接說怎麼樣了,不要說那些有的冇的,我們時間緊迫。

賽華佗,知道自己失言了,便立馬言歸正傳,說道:經過剛纔的治療,大小姐的病情基本穩定,不過因失血過多,哀傷過度,傷了心神,導致了昏迷,隻要熬過了今夜熱症,就無大礙,老夫這裡有個方子,我立馬去煎藥。現在最好還是找個落腳點養傷,不然容易落下病根,說完,便下去熬藥去了!

幸虧當時有先見之明,要了幾個郎中,一批成藥!不然大姐今天在劫難逃,不說彆的,傷口不處理好,血都會流乾,還好,這一路上醫療方麵有了保障,當務之急是找個地方落腳,雖然虎門峽被毀,暫時不怕追兵,但是這裡離京城還是太近了,萬一他們從官道而來,那就徹底完了,而且現在眼見著天黑了,野外不安全!

看著眼前的山林,常子龍若有所思,突然,一個想法在他腦海裡一閃而過,

山林,土匪,

對了有山,就有匪,而且虎門峽處於天險之地,道路兩側山高林密,是個好地方,

隻要確認一下,這個附近有冇有個土匪窩,就憑著這幾十個武藝高強的死士,打個土匪一點問題都冇有,這樣落腳點不就有了,便立刻差人去叫管家常山,

冇想到的是,剩下的百十名死士,全部都過來了,常山見到常子龍便單膝跪地,右手握拳,緊貼胸口,說道:願為家主效死!其餘死士亦是如此!常子龍知道,老爹死了,自己是常家的唯一男丁,自然就是他們的家主,不過需要他們的承認才名正言順!雖然他們都是常家從小培養出來的死士,忠心耿耿的,但還是得安撫一番收收心,才能更好的使用這把利劍!

當即便正色道:

都起來吧!

常家如今日薄西山,承蒙各位不離不棄,如若,能平安到達川蜀,各位就是我常家功臣,以前你們生活在黑暗中,立功不能明賞,死後不知姓名,現在我正式為你們更名,“暗營”從此生活在陽光下…………來日我常子定不會辜負大家的付出!

好了,其他人都下去吧,安排哨探,提高警惕,常山留下。

等其餘人走後!

常子龍開口說道:

山叔,虎門峽附近有無土匪窩!

常山想了想說道:

家主,你是想……

對的,冇錯!我是想弄個土匪窩,作為我們暫時的落腳點,就現在來說,曹正淳已經圖窮匕見,如今我們手裡就剩下百餘可戰之士,錦衣衛又無孔不入,倘若遭遇截殺,我們毫無勝算,且此去川蜀路途遙遠,一群人目標太大,又遭此難,人心不穩,實在不宜長途跋涉!還不如在附近找個地方休整一番,來個燈下黑,曹老賊做夢也想不到,我們就在他眼皮底下,等待天下大亂,即使我們走官道,就算被髮現了,估計到時候他們也有心無力了!

常山聽到長子龍這番話,也是驚為天人!作為常府管家,府裡冇有什麼事是他不知道的,從常子龍出生到被差點打死之前是個什麼鳥德行就不說了!被打後到現在也就三個多月以來完全變了個人,行為舉止怪異,現在言行完全不像個十幾歲的少年,難不成被打後,又遭遇老爺的死,突然開竅了……想不通,想不通,管他的,命令啥我乾啥就行……

家主,我對此地不太熟悉,不過小六子是老爺年十前在此地附近救下的,他家曾經是獵戶,想必比較熟悉這一帶!

聽罷,常子龍張嘴就喊:

六子,六子……

隻見一個二十來歲少年,長得人高馬大的少年

麵無表情的走了過來!這是他偷雞摸狗,打架鬥毆的跟班,十歲那年老爹派給他的,可能當時也是覺得當時的小六,麵相老實,看上去性格溫和,想來能改變常子龍那跳脫的性格,

冇想到這一開口就徹底暴露了,在他鐵憨憨的外表下有顆躁動不安的心,

少爺,有啥事吩咐!是不是有發現啥好玩的!

常子龍也是無語了,這時候哪有心情

玩你大爺的,本少爺我有正事問你,你給我好好回答,不然揍死你。

這附近有啥土匪窩冇有……

常小六,縮了縮脖子,這次並冇有嬉鬨,而是認真的說道:

這附近有很多土匪,還不止一夥呢,遠的七八十裡,離我們最近的就是,二十裡外威虎山的土匪,不過,也是附近名聲最臭的,這群天殺的,可不簡單,老大座山雕行事十分狠毒,姦淫擄掠,無惡不做,寨子裡麵清一色的全是男人,搶來的女人從來不留下,嫌他們浪費糧食,玩膩了就殺掉,冇有殺過人的不能入夥,個個都是亡命之徒,在這個地方盤踞了幾十年,人數有大概二百來人,前些年還被官軍圍剿過幾次,座山雕還是占著天險老虎口,每次都平安度過,不過…嘿嘿…這時候常小六賤兮兮的笑道……-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