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四合院裡的大玩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百二十一章 坐月子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等小雨她睡下了之後,陳亮就帶著老丈人一家回去了,畢竟小雨已經是老陳家的人了,在這個年代裡,那真是嫁出去的姑娘,就是潑出去的水。

將老丈人一家送了回去之後,陳亮就調轉車頭,將車停在了離百貨大樓不遠的地方。

哼,男子漢大丈夫,一口唾沫一口釘,今天中午正好冇吃飯,來一份雙人餐的餃子墊墊!

陳亮走進午休了的百貨大樓後,倉庫裡的老鼠們,再一次流著淚,跑了出來。

算了,爺搬家不在這住了,這隔三差五的就來倆隻野貓,太他喵的能折騰鼠了!

下午,吃了兩份餃子墊了肚子的陳亮,回到醫院的時候,小雨已經醒了,陳亮打發陳母回去做晚飯,他來守著。

將搖籃一前一後的抱到自己的身邊,用腳輕輕的點著它倆,陳亮就陪著小雨說著屬於小夫妻倆的悄悄話。

“哇,哇,哇…”突然原本睡得正香的老大突然哭了起來,然後老二被帶的也哭了。

“哎呀,餵奶的時間到了,哥哥你快幫老大抱過來!”

小雨一邊說一邊自顧自的解開上衣,然後等陳亮抱著老大過來後,往懷裡一放,老大就自覺的倆手抱著雪白渾圓,大口大口的吃起奶來,看的陳亮一陣的眼饞。

感受到陳亮火熱的目光,小雨頓時就嬌笑了起來,“哥哥不可以哦,這以後可是你兒子和閨女的糧倉呢!”

陳亮聽到後,冇好氣的揉了揉小雨的頭髮,“怎麼可能,寶貝你看我是那麼嘴饞的人嗎?”

雖然心裡好氣,但男人還是要尊嚴的!偷偷嚥了一口口水,陳亮盯著吃的香甜的好大兒,然後在心裡,用小本本給他記上。

xxx,占我地盤,搶我糧食,這仇,我且記下了。

小白:看你那小心眼的樣兒,我都不惜的說你,連自己親兒子的醋都能吃!

晚上,陳父陳母過來送飯的時候,特意拎了一保溫桶,裡麵裝的是在家現熬的黃豆蹄花湯過來。

孕婦,尤其是剛生產後的孕婦,絕對是不能

吃鹽的,因為隻要一吃鹽,奶水就會斷掉。

小雨隻喝了兩口湯,就搖著頭喝不下了,然後眨著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陳亮。

他喵的,不就是冇放鹽嘛!她不喝,我喝!

陳亮趁著陳母低頭哄人的時候,猛灌了三分之二還多,然後才繼續給小雨投喂。

這一口湯喝下去,簡直能幫人給膩死,又甜又膩,而且還油澇澇,簡直難以下嚥啊!

呃,這個年代裡,這黃豆蹄花湯又甜又油,簡直就是當下人民最喜歡吃的好不好,也就你倆這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纔敢說這湯難喝!

“媽,明天熬點豆腐鯽魚湯來吧,小雨喜歡喝那個!”

這蹄花湯和鯽魚湯,都是催奶用的,陳母當場就應了下來,然後就扭過頭去逗大孫子玩,“知道了,知道了,大孫子,明天奶奶帶鯽魚湯給你娘喝,你說好不好?”

陳母又逗了孫子好一會兒,這才念念不捨的跟著陳大山兩人回家去了,“寶寶乖,奶奶先回家,等明天早上再來看你呀!”

這晚上跟昨晚一樣兒,每兩小時就要喂一次奶,差點冇幫陳亮給折騰死,也隻有這個時候,陳亮才知道這為人父母是多麼的不容易!

時間一晃而過,小雨因為是刨宮產,所以她比那些其他的順產的孕婦要晚上一個禮拜纔出院。

出院的那天,小雨穿著棉衣棉褲棉鞋,頭上帶了一個棉帽子,脖子臉上都繫著一條厚重的大圍巾。

然後陳亮又用軍大衣,給她包裹的全身嚴實後,纔將她給抱上車。

孕婦剛出醫院的時候,是不能見風的,不然很容易落下一輩子的病根子。

回到他倆的新房之後,陳亮已經在正屋和門口那裡都掛上了厚重的棉布簾子,提前燒好了炕,最後陳亮在把小雨往炕上一放,前兩天剛辦好退休的陳母,就端來了一碗熱薑湯,喂小雨喝下去後,正式開始了坐月子。

陳亮白天上班,晚上照顧小雨,每天上上班,逗逗孩子,這日子過得簡直無比的充實。

這天晚上,陳亮正

家逗孩子的時候,大五就帶著他的準對象,前任的紅星軋鋼廠“廠花”於海棠,登門來拜訪了。

“哈哈,亮哥嫂子,恭喜你們以後兒女雙全!……”

大五一來,嘴巴就跟抹了蜜似的,不要錢的彩虹屁,一個接一個的放。

不過陳亮卻連眼兒都不抬,這大五從小到大,就一直都是那種不見兔子不撒鷹,一毛都不拔的鐵公雞,他如今上門,就是黃鼠狼給雞拜年,鐵定冇安好心呐!

看陳亮不接話,小雨就半依靠著枕頭,“大五和弟妹來了,來,上炕坐著說話!”

“不了,不了,嫂子,我站著說話就行!”大五連連擺手。

這時候,陳亮懷裡的好大兒突然哭了起來,“哥哥,你把狗蛋兒給我吧,估計他是餓了。”

老人都說小孩賤名好養活,所以陳大山力排眾議,給他的好大孫兒取了個狗蛋的乳名!

當初這名字可是幫小雨給愁死了,這叫狗蛋還不如叫狗剩好聽呢!

不過叫了兩天之後,發現還不錯,於是也就這麼叫了下來。

大五看到小雨要餵奶,連忙一轉臉,“亮哥,走出去抽支菸唄!”同時還給了他對象於海棠使了個眼色兒。

陳亮也不想讓大五繼續在屋裡,“行,那就去外麵抽一根吧!”

你們誰見過登門不帶禮物,還他喵的從主家往自己口袋裡劃拉東西的人不?這厚臉皮的大五就是其中代表!

出門的時候,他把陳亮放在桌上的那半條華子,直接順手就裝進了自己的口袋。

“亮哥,我想求你幫個忙!”到了院子裡,大五幫陳亮點燃香菸後,嘴角突然冒出來一句話。

“我就知道你小子上門從來冇好事兒,說吧什麼事情?”

“嘿嘿,不急,不急,亮哥等咱進了屋再說!”

“還搞得神神秘秘的?有什麼話不能在這裡說?”

陳亮看大五是鐵了心不說,也就冇繼續追問,估摸著時間,小雨也該喂完奶了,倆人一進屋,陳亮就後悔跟大五出門抽菸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