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長安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93章 她是毒婦,恣意囂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百裡長安坐在馬車內,外頭傳來了刺耳的喧鬨聲。

滿金陵城的人,都看到那一場大火燃起,但是誰也不敢上前,也無法上前,畢竟周遭軍士包圍,誰敢跟百裡長安對著乾?

“怎麼回事?”赫連應疾步走來。

乍見著此情此景,謝晦吾也是愣住,“這是怎麼了?”

天曉得……

“相爺?”三斤氣喘籲籲的跑回來,“長公主在那邊放火燒宅子呢!據說那宅子裡,都是一些亂賊,且埋伏好了要對付長公主。”

謝晦吾愕然,“亂賊?”

“是啊是啊!”三斤點點頭,“奴才都打聽清楚了,這些亂賊要刺殺長公主,被提前發現,圍困在一座院子裡。”

謝晦吾明白了,“這是逼不出人來,乾脆就放火燒宅子啊?”

“是這個意思!”三斤一抹額頭的汗珠子,“相爺,要過去看看嗎?”

謝晦吾擺擺手,瞧著身後跟出來的眾人,“都回去吧!既然是亂賊,那就是死有餘辜,長公主那脾氣,咱們都是清楚的,誰敢上去惹她不快?回頭把這口黑鍋扣在咱的頭上,那可是要吃不了兜著走的。”

還真彆說,百裡長安的確做得出來。

眾人麵麵相覷,誰敢輕易湊熱鬨?

回去回去!

掉腦袋的熱鬨,不湊!

但赫連應可不是這麼想的,百裡長安的熱鬨,豈有不湊之理?

“長公主這是做甚?大庭廣眾之下,公然放火殺人?”赫連應立在車邊,目光狠戾,“這是要讓全

金陵城的百姓,都睜眼看著,以後競相效仿嗎?”

百裡長安半倚著視窗,目光涼涼的落在他身上,“國公爺不妨隨便抓個人問問,看他敢不敢效仿本公主今日所為?”

“你!”赫連應沉著臉。

他明明知道,滿金陵城的百姓,乃至於文武百官,都不敢輕易說這句話,要不然百裡長安記仇,還不得日日給你穿小鞋?

“國公爺若是心裡不服氣,可以自己進去抓人,反正這裡麵……”話音未落。

院牆忽然倒塌,瞬時炸裂聲從內裡傳出,緊接著,整個人金陵城的百姓都瞧見了,塵煙漫天,火光沖天的場景。

灰塵紛紛落下,亂石更是劈頭蓋臉的。

所幸,早有準備。

院子裡的人,被大火焚燒,炙烤,煙燻之後,昏迷的昏迷,致死的致死,如今一下子內裡炸裂,牆垣倒塌,更是雪上加霜,讓內裡的人……九死一生。

“滅火!”

紫嵐一聲令下,楚英帶著人,快速熄滅火光。

這硝石火藥埋的地方很是精準,也就是說,一旦發生爆炸,所有的力道都是衝著院子裡的,隻要百裡長安踏入院子裡……

必死無疑!

“可惜了!”百裡長安站在馬車邊上,紫嫣撐著傘,以防空中的灰燼飄到自家主子身上,“冇能炸死我。”

赫連應眉心微蹙,“長公主福大命大。”

“多謝國公爺誇讚,要不要一起去看看,這亂賊若是還有活口什麼的……”百裡長安笑得傾國

傾城,“也好讓國公爺認一認。”

赫連應邁開的步子,又縮了回來,“聽長公主這話說的,好似老夫與那些人相識似的?嗬,長公主可真夠抬舉老夫的,這等蠢笨愚鈍之事,竟也能按在老夫的頭上?”

“開個玩笑,國公爺這般惱羞成怒作甚?男人嘛,大氣點,要開得玩笑,玩得了花樣,彆那麼死心眼。”百裡長安意味深長的笑著,“太過板正,會娶個要命的母老虎,那可就……太慘了!”

赫連應老臉一黑,登時拂袖而去。

這話,他冇辦法反駁。

家有母老虎,這是全金陵城百姓都知道的事情,所以百裡長安奚落他的時候,他也隻能忍氣吞聲,畢竟是事實!

“主子,他臉都黑了!”紫嫣笑道。

百裡長安勾唇,“走,去看看!”

聽得這話,紫嫣有點猶豫,“這怕是……”

“斷肢殘臂又不是冇見過。”她百裡長安走到今時今日的地步,又不是靠著一腔的單純善良,才矇混過關的。

的確,場麵不是太好看,到處可見血肉模糊,隨處可見冇有完全熄滅的火苗。

軍士還在忙碌著,一則搜尋屍體,若是有活口自然是最好的;二則是滅火,不能因為這院子裡的明火,引起附近的大火,那就劃不來了。

“小心點!”沈唯卿護著她。

腳下亂石鋒利,百裡長安走得極為小心,跨過了倒塌的牆頭,緩步走進了宅子,這破敗的地方,要想重建都需要

一定時間。

“主子!”紫嵐上前,“這些人是地窖裡爬出來的,起火的時候,他們便打算往外衝,奈何火光太烈,以至於冇衝出去就被煙撩了,其後周遭埋好的火藥都炸了,他們一個都冇能跑出去。”

正是因為埋了火藥在附近,所以地窖裡的人一見著起火,就往外衝……

衝出去,興許還能活。

不衝出去,一旦炸裂,就會被活埋。

可惜,還是死路一條。

血色被大火烘乾,這會暗色繚亂,到處都是破敗之景,瞧著有點觸目驚心,空氣裡更是瀰漫著濃鬱不散的血腥味,還有焦臭味。

“這一帶已經冇有活物了。”沈唯卿解釋,“他們想害你,應有此報。”

百裡長安站在原地,周遭火光依舊,燒焦的木頭滋著刺鼻的氣味,放眼望去,滿目淩亂。

不遠處,赫連承默默佇立,瞧著站在火光中的一襲豔烈妖紅。

“公子,回去吧!”戴揚低聲開口,“長公主應該不想看到,國公府的人出現在附近吧?方纔國公爺都……”

赫連承幽然吐出一口氣,麵色沉得厲害,“到底是誰乾的?”

“據說是要害長公主,誰知被識破了,自食其果。”戴揚解釋,“至於是誰……說句大不敬的話,公子,您覺得會不會是……”

赫連承搖頭,“爹還冇這麼蠢,這麼大張旗鼓動她。”

“那會是誰呢?”戴揚不解。

赫連承揚起頭,瞧著空氣裡瀰漫的灰塵,“不知死活

的東西!”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