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徒弟個個都想殺死我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章 收徒成功,魔神現身?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道華,不用跟她浪費口舌,這種冇有大局觀的人是不需要浪費時間,風揚劍!"

白衣男子手中之劍瞬間迸發而出,劍光迅閃,更攜帶著極致的風暴席捲而起。

"這麼多人欺負一個小女孩,不覺得可恥嗎?"

一道淡漠而又張揚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卻是無數的劍光閃爍,如同一道道劍影般瞬殺,血光一閃而過。

嘩……

鮮血直接橫灑周圍,一個腦袋如同圓珠一般在不斷的滾落而下,無頭的脖子卻如噴泉般湧出。

使用的一次性無影之劍的林黎赫然站了出來,眼神淡漠撇一眼那持著羽扇的男子,"你對那隻簫還有興趣嗎?"

"冇……冇有,它與我無緣,他是屬於道友你。"

那人連忙用羽扇揮了揮手,語氣還有著些許的慌亂,看著眼前這血淋淋的一片,更是喉嚨不自覺的嚥了咽!

"滾!"

林黎淡漠的吐出了一個字,注視著他離去慌忙的背影,隻是眼神中也有著些許的無奈。

要不是他隻有一次性的機會,不然兩個人就一起宰了!

唉!冇有實力,終究隻能狐假虎威!

轉頭看下了那一位身穿藍色衣裙的少女,一頭烏黑秀髮飄揚下,潔白的臉龐卻有著些許的堅毅,那雙眼神卻充滿了警惕與決絕。

"放心,我不是為了那支簫而來!"

因為那本來就是我的。

林黎心裡吐槽了一句,轉而帶著些許的疑惑問題,"剛纔無意之中聽了幾句,你與那青麵魔神似乎有著不少的仇怨。"

"可是以你這淬靈境的修為,恐怕你找到了青麵魔神也不過是一劍的問題,你人就冇了,為何還要如此執著?"

"他殺我全家,滅我全族,我與他不共戴天,而這是他遭受重創,是我殺他唯一的機會。"

女子的聲音是那般決絕,話語之內更是蘊含著滔天之恨!

……

你彆亂講,記憶中就冇有你的存在,哪裡什麼殺你全家……

林黎陷入了沉默之中,思索了一下自己的記憶,卻發現根本冇有任何一道與眼前女子重合的身影!

但她散發出來的那種恨意又是那般真實……

更令他無語的是,自己要收第一個徒弟竟然跟自己是仇人嗎?

還是不死不休的那種

難不成我要培養我自己的徒弟,然後讓他修為到了一定程度來報仇殺死我?

林黎按住心中的想法,輕輕地呼了一口氣,似乎是下了決定,"你現在的能力,哪怕是自保都已成為奢侈,更何況是想殺死那青麵魔神報仇,是完全冇有希望。"

"而我也看你骨骼驚奇,天賦上等,也起了些許的惜才之心。"

"不如拜入門下,我傳授你功法,指導你修煉,待你修煉有成之時,再來斬殺青麵魔神,如何?"

林黎心中忍不住的吐槽,我這算是另類自殺吧

少女陷入了猶豫之中,而林黎卻趁機而道,"我與那青麵魔神也曾相識,他之天資和才華令我感到震撼,我曾與他戰鬥數場卻未曾分出高下,而與你現在的能力,即使是遇上他,那也不過是徒勞的。"

"若你執意如此複仇,那又如何對得起你九泉之下的家人呢?"

林黎感覺自己就是自虐狂,曉之以情動之以理,招收一位對自己懷有深仇大恨的徒弟……

真想艸了這係統……

女子聽到家人二字之時,那眼神似乎纔有了些許的波瀾,抬頭上下打量著眼前的林黎。

林黎被盯的有點不舒服,不自覺的聳了聳肩膀,我說的這些也冇有絲毫的欺騙。

我自己跟自己能不熟嗎?

不過他自己也有些心虛,因為現在自己根本就冇有任何的修為,不過是憑藉著剛纔那一招無影之劍,纔在她麵前樹立起了一個修為強大的形象。

不過這也並不難解決……

與青麵魔神相識,激鬥數場未分勝負,毫無修為,那是問題嗎?

當然不是,那叫高深莫測,已達到返璞歸真的地步!

穿越之前那些小說寫的世外高人不都是這樣嗎?

"你能讓我成功複仇"

少女淡漠的眼神有了些許的變化,但她未曾忘記目標,她活著隻為著複仇,一切都可以為之而放棄。

"隻要你能夠好好修煉,那就有機會,至少比你現在的處境要好的多。"

林黎說著絕對的真話,不過機會一詞向來都是一個模糊概念,能有多大,百分之一也是機會,百分之九十九也是。

"好,我雲茉願意拜你為師,隻要能讓我親手複仇,任何事情我都能做。"

女子走到他麵前,堅決而鄭重地說道,隨後便想直接跪拜!

林黎點了點頭,我這哪裡是收徒啊,這是收了一個仇人吧?

更可笑的是自己還要費儘心力培養她,畢竟她越強,自己得到的力量就越強。

"無需這些世俗禮儀,隻要將我放在心中就足矣,走吧,找個偏僻的地方,為師傳授你一套絕學。"

林黎看著周圍那紛紛湧向來的人群,感覺此地不宜久留,隨即便帶著雲茉先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山峰之下,一處偏僻之中。

"九天玄劍,總共有著八式,第一式,翻江倒海……"

"第二式,暗影玄光……"

"第三式,多影之劍……"

……

"第八式,風影極玄……"

林黎率先並將九天玄劍前麵八式全部傳授給了雲茉,最後一式,九劍合一……

教,那是不可能教的!

他可不想,他這徒弟背上弑師之名,更不想教會徒弟,殺死師傅!

如果不是因為這係統,哪個正常人會收自己仇人為弟子呢?

林黎其實也很疑惑,因為這幾天他更是在腦海中不斷地回憶著有關雲茉家族的事情,可是半點印象都冇有,就連一個姓雲的都在記憶中不存在。

難道是太弱了,被著原主隨手殺掉了也冇有印象

"叮!宿主徒弟雲茉已將九天玄劍前三式煉製小成境界,宿主將得到前三式大成境界感悟!"

突如其來的電子音響起,更有著無數的功法境界感悟,全部融入了他的腦海之中。

此刻他從一個隻看過劍譜之人竟已學會那三式劍法,這就是係統的威能!

而現在林黎的境界更已經達到了玄靈境二重,原因便是它收雲茉為徒,而雲茉境界已達淬靈境十重,而他將獲得兩倍的境界。

然而淬靈境的全部修為力量也就區區相當於玄靈境兩重,這就是境界之分,一個境界卻超越了質變。

這片大陸的境界最低便是淬靈境,其次便是玄靈境,地靈境,天靈境,君靈境,最後更是達到一種質變王玄境,聖玄境,至尊境!

不過在係統的遮掩下,他依舊是毫無修為,畢竟這麼低的修為,真拿不出手啊!

無修為,還能裝個高深莫測,返璞歸真!

如果是有修為,那直接……

不過這係統直接遮蔽了他的修為,使得任何都無法感知,這更是一大助力。

"師父,我已成功修習前三式!"

雲茉來到林黎麵前卻是躬身行禮,極其尊重,眼神依舊是那般冷漠,但卻多了一絲的敬重!

"不錯,比起當年的我也就隻差了一絲,為師明白你急切複仇之心,但記住複仇絕對不是以命換命。"

"青麵魔神能在眾多大能圍剿之下依舊活著,便足以證明他的能力,你現在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提升自己的實力。"

"退一步講,你父母也絕對不希望你沉淪與複仇的深淵之中,而是希望你能安安穩穩的活著。"

林黎也冇辦法,他也隻能在這些言語之中,日常之內悄無聲息的影響,希望消磨他一些複仇之心!

"我明白,謝謝師父的教誨!"

雲茉沉默一會,依舊是那般清冷的說道。

明白……

我看你那副模樣明明就是隻認錯,但不改!

真是真明白就好好修煉,趕緊彆想著複仇了。

為師還想多活幾年呢……

林黎在心中吐槽著,不過這時候他卻在思考著怎麼跳出這個結界!

整座山峰周圍全部被封印,一直呆在這裡麵,正所謂小心使得萬年船自己待久了,恐怕一不小心露出馬腳,便毫無生機了。

可若是以自己現在這修為,拿什麼去破除這結界

正當他憂慮這個問題之時,整個山峰之中卻是突然流傳著一道傳言,"青麵魔神明日將在山峰頂現身,挑戰無數天驕。"

雲茉將訊息告訴林黎之時,他看著眼前這骨子裡壓抑著興奮的雲茉,他的第一反應便是:"什麼我明天將出現,我自己怎麼不知道?"

"這麼說你想去看看"

林黎看著眼前那淡漠無比的弟子第一次出現這麼大的情緒波動,忍不住嘴角抽了抽,這對自己得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啊?

不過他卻是十分的謹慎,這不會是個陷阱吧?

很顯然那個出現的要麼就是個冒牌貨,要麼這則訊息就是假的,吸引所有人都上峰頂

難道真有人來替我頂罪了?

噗……

我根本就無罪,是那群老不死的,不要臉罷了!

"行,你既然想看,那我為師陪你去,但若是發生突髮狀況,不要衝動,保證自身安全第一。"

林黎嚴重的警告著,就算衝動上去了,那也大多是個冒牌貨罷了。

"是,師傅!"

林黎與雲茉兩人便再次從山底中前往山峰,更看到許多人流都在朝著山頂彙聚而去,許多人似乎都想看這一場熱鬨!

"能跟為師說說你家族與青麵魔神之間的淵源嗎?當然,你若是不願,那為師並不強求。"

林黎一邊走著,一邊卻是與雲茉交談,想要打探什麼?

因為在他的記憶之中根本就冇有關於雲家的事情,總得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