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徒弟個個都想殺死我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章 遇一酒鬼,預收為徒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林黎心裡感慨了一句,隨即又看上了麵前那少女,眼睛不斷地飄向了這些菜色,鼻子微微一動,似乎也有著些許的誘惑。

"想吃嗎?"

少女輕輕的點了點頭,卻又立馬搖了搖頭,"冇事,師傅,我修為已提升,就算半月不吃飯,那也無事。"

你冇事,我有事!

半月不吃飯,誰頂得住啊?

林黎心中吐槽著,不過這更多的是無奈,這徒弟跟著我可謂是三天二九頓,頓頓吃不飽。

這要是以後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那豈不是直接一劍劈了我。

林黎看著這滿臉一心複仇的弟子,自從上次看過青麵魔神以一敵百,以一己之力力戰諸人的場景,這小妮子是越發的苦練了。

那簡直是已經到了一種非人的折磨,她雖未曾言明原因,但林黎卻懂。

因為自己……

而在她勤學苦練之下,終於將九天玄劍已經修習到了第五式的地步,至於境界更是一舉突破了淬靈境的屏障,直接到了玄靈境二重!

而托這徒弟的福氣,他這做師傅已經達到了玄靈境四重的境界,可謂有徒的師傅就能躺。

可是他的徒弟冇錢……

似乎是看出了林黎的窘迫,雲茉放下劍小聲的低聲耳語,"師傅,即使是我們不付錢,也冇什麼關係,反正他們打不過你。"

啥?

林黎滿臉黑線,他這徒弟是無師自通霸王餐了

先不說這行為不道德,再說我也可能打不過他們。

平時在這徒弟麵前裝的太過了,這也冇有巔峰體驗卡,魔神就是個弟弟而已。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練劍之人本心是純粹,此想法不可有,懂不?"

林黎板著臉說道,隻能無奈的將身上最後一點一滴的靈石拿出來湊!

這破係統,就不會給我送靈石的嗎?

在一陣心疼之後,終於用最後的靈石換來了一頓佳肴,可還未動起筷子,卻有一人將手伸了過來。

"想乾嘛?"

林黎看著這突兀而出的手,第一想法是把他給剁了,這已經是最後的晚餐了,你還想乾嘛?

"今朝有酒今朝醉,小二,來酒……"

身穿青色衣衫的男子,臉上紅撲撲,手中還有半壺酒,似乎是早已熏醉。

這是碰到酒鬼了……

林黎第一想法是想把他給撇開,可這時腦海之中一道無情的電子音卻再一次響起,"係統檢測,宿主眼前之人擁有太古九大聖體之一,雷衍聖體!"

"頒佈係統任務,宿主收眼前之人為徒,完成任務可獲得雷馭九劫之術與毀滅天雷,更可額外獲取一千積分!"

林黎手微微抬起,卻是突然放下,看著這醉醺醺的酒鬼,無法想象這居然是一個聖體

擁有如此逆天體質,竟然混的這麼慘……

"醒醒,小子!"

林黎知道係統的尿性,既然任務都頒佈,那也隻能照收全來了。

"滾一邊去,彆打擾我,小二上酒來,今朝有酒今朝醉……"

那男子卻是直接將林黎的手撇開了,嘴裡還咕嚕吞棗地喊著,手中還握著那半壺酒,似乎早已不醒人事。

林黎嘴角抽了抽,究竟我是師傅還是你是師傅?

脾氣這麼大,日後成為我徒弟,看我不懲罰你……

"雲茉,彆管他,我們吃我們的,讓他在一邊躺著!"

林黎夾著手中的菜,卻絲毫不想管著酒鬼,可這時突然那人卻是握住了林黎,眼睛微微睜開,卻身體搖擺不定,"青麵魔神,該死……"

叮!

林黎心裡撲通一下,背後發涼,下意識便想放開手,退後幾步,眼神看向四麵八方飄了飄,感覺到有著一股股氣息朝著他湧來。

自己不會暴露了吧?

"你認錯人了吧?喝酒之後冇地方耍酒瘋,滾一邊去……"

林黎直接將手脫離開來,下意識的試探著說道,隨時做好了跑路的準備。

"這天殺的青麵魔神奪我未婚妻,該死,若讓我遇到,定要剁了他,讓他做不了一個男人……"

那人似乎又迷迷糊糊的說了幾句,然而卻徹底的倒在了桌上,靜寂無聲。

林黎隻感覺胯下一涼,更像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自己何時又背了一個奪妻之名。

人在酒館中,鍋從天上來。

下午黃昏,淡淡夕陽照耀而下,坐在酒館窗邊的那一桌更是對映出了些許的黃光,那人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不經意揉了揉眉頭,似乎是宿醉之後的頭痛。

"客官,你醒了,這是您點的十五份菜,總共是一千零二十靈石!"

店家小二手中拿著一份長長的賬單,列在了這剛剛甦醒的年輕人眼前,更讓他揉了揉眼睛,這應該是夢吧?

肯定是夢!

一定是!

"這頓吃飽了冇?"

林黎走在這大街之上,這座城池倒也繁華,周圍人絡繹不絕,更有許多稀奇古怪的玩意,藥草,丹藥在周圍販賣。

"師傅,那人穿著不凡,修為更是……如此做法,那人醒來必定來追。"

雲茉一手持著劍,隻是跟著林黎走著,卻無心左右兩邊那熱鬨場景。

"我還擔心他不追來呢,記住啊,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但冤大頭上門……必宰之。"

林黎聳了聳肩,毫無負擔地說道,那傢夥口口聲聲聲中要追殺我,我隻是宰了他一頓,冇趁機把他滅口了,就已經算很仁慈。

隻不過這徒弟不好收呀!

林黎心中沉思著,然而白天轉瞬即逝,黑夜降臨,而在他們這客棧之內,一道雷光一閃而過,身影如同鬼魅般遊走,但卻有著兩眼睛緊緊的盯著。

"來的比我想象中快了一點,修煉雷係的"

林黎看著那一閃而過的雷霆,以及那熟悉的身影,卻是微笑而語。

"我與閣下素未相識,閣下為何坑害我靈石"

那人手中更是凝聚著雷電,心中微驚,卻表現出一副鎮定的模樣。

因為他也未曾想到竟然有人在這裡等他,看這模樣,這一男一女似乎早已預料的此前的局麵。

而這男子卻是那般雲淡風輕,至於那女子在黑夜之中如同一把殺器一般,那雙眼睛充滿了殺機,彷彿自己隻要輕微一動,便會迎來無儘的殺氣。

"何為坑害?不過是讓閣下請我師徒吃一頓罷了。"

"我們師徒倆好好吃一頓飯,你卻一攪雅興,如同醉鬼般動手動腳,正所謂民以食為天,你說你這般罪過,險些令我們吃不飽,賠償一頓是不是理所當然?"

林黎右手輕輕一揮,然而卻是燭火而起,不再那般漆黑。

"呃……"

那人似乎有些無語,又或者被眼前之人這無恥之語所震懾到,聽其言語似乎有幾分道理在內,但又有些歪理。

林黎擺了擺手,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樣說道,"行了,不就區區千百靈石嗎?"

"人生大丈夫在世,理應追求長生久視,又何須在意這種小節!"

"但不知閣下是否聽過,一分錢財難倒英雄好漢,既然閣下不肯歸還,那就彆怪我心狠手辣。"

聲音落下,電光極閃,雷電撲朔而起,那電弧閃爍之際卻幻化成一道巨大龍爪拍下而起。

鏘!

雲茉一劍而出,劍刃出鞘,流雲而起,黑夜燭火瞬間熄滅,然無儘劍氣彙聚劍尖一點,流水似劍!

九天玄劍第一式,翻江倒海!

那彙聚而出的劍氣同潮流般全部湧出,一瞬間殺機四起,雷電破碎,劍氣瀰漫,而那人卻也隻是眼神微微凝重,但卻雙手而出。

雷電再一次激揚而起,身影雷閃而過,無法捉摸,瞬間便已到雲茉身後,一拳而下!

雷電擊碎了那道身影,卻令的那人眼神一愣,因為那赫然隻是一道影子,背後一劍刺穿而來。

九天玄劍第二式,暗影玄光!

但那人卻是及時反應,雙手凝聚於自己覆蓋於手掌之上,卻直接擋住了那一把劍,隻是早已染血!

可突然卻是暗中劍影重重,四麵而起,那少女執劍,劍尖一點,卻早已抵在了咽喉之上。

第三式,多影之劍……

"閣下,這莫非想殺人滅口?"

那人雙手覆蓋而上,喉嚨微微一動,似乎眼中還有著些許的畏懼。

"真想殺你,在你那醉鬼模樣之時,早已一劍砍了你。"

林黎淡然而已,表麵早已一切儘在掌控,但實際上卻是心中微微一驚,九天玄劍也太頂了吧。

雲茉不過是玄靈境二重境界,而眼前這男子卻早已達到玄靈境巔峰,而且似乎還遠不如此。

可這如此的境界差距之下卻輕而易舉的敗了。

而這其中功勞最大的便是這九天玄劍!

"雲茉,把劍放下!"

雲茉便收回了劍,插入了劍鞘之中,就是那眼神中的冰冷卻令男子不敢小視,因為那彷彿在看著一個死人一般。

他絲毫不懷疑,若無她那師傅的命令,自己恐怕會被他一劍揮斬而下。

"我這徒兒喜怒無常,善殺戮,所以得罪了,不過我也是隻想告訴你,這頓飯我們能吃,而且吃得起。"

"至於讓你請嘛,不過是讓你來這裡,做一件事情。"

林黎依舊是坐在桌邊,手輕輕的敲打在桌旁,黑夜之中靜寂無聲,而這敲打之聲卻是更為的響亮。

"在下這點微薄之力恐怕幫不了……"

那人卻是推脫之意不言而語,但也是實話,在他看來,他連他徒弟都打不過,那有何能力幫做師傅他的忙呢?

"不,這件事情你很容易做到,甚至隻需要一句話就行。"

"那就是拜我門下,我收你為徒,你可願"

林黎直言不諱,前麵鋪墊那麼久,就是為了讓這小子上鉤而已。

"什麼……"

那人卻是驚訝而語,就連雲茉都眼睛微微一眯,看著這坐在桌邊的師傅,眼中複雜詫異。

"為何?"

那人看著這燭火之中的林黎,凝重的問出了這一句,拜師之事,可謂大事。

正所謂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在修仙門派之中,師傅恩同再造,而他……想到此處,卻眼睛微微一黯,但卻是抬起頭來凝望著林黎。

林黎嗤笑一句,"看你骨骼驚奇,天資不凡,便想收你為徒,這個理由可夠"

冇成想到自己有一天也如同一個江湖騙子一般忽悠人,唉!

林黎心中微微吐槽,但冇辦法呀,誰讓自己攤上了這麼一個係統。

"我若拒絕呢?"

那人是探性性的問了一句。

"無妨,這是你自己的決定,不過我這徒兒手中之劍答不答應,同樣那不是我能決定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