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徒弟個個都想殺死我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章 你若體麵,便讓你體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那人眼神呆滯,還能這麼收徒的

這不是強買強賣嗎?

收徒不成,直接殺了

這不會是個魔頭吧?

要奪舍自己

那人此刻卻是腦海中想到了許多魔頭的陰險佈局,但卻發現自己似乎已無法抉擇。

"我想問你一句,你與青麵魔神孰強孰弱?"

他卻是轉頭一問,似乎是一個毫不相關的問題。

"為何如此問?"

林黎突然有一個不祥的預感,再配上之前那傢夥醉酒之後話語……

"我希望我未來能親手手刃那青麵魔神,若是你比他更弱,我拜你為師又有何意義?"

那人眼中卻是堅定無比,似乎那是一種為之而奮鬥的努力目標。

林黎心中微微一歎,果然如此,自己不會,未來是個二五仔之師吧?

一個個徒弟有的冇的都想刺殺師傅……

"你與那青麵魔神有何仇怨?"

林黎歎息一聲,他從未認識眼前之人,可卻似乎他恨極了自己。

"他使我家道中落,流浪至此,更是奪我之妻,如此仇怨又豈能忘懷?"

那人拳頭緊握,然而話語卻是那般堅定,那眼神中似乎更帶著些許的懷念,回憶起了那夢中的那一道身影。

"唉!我與那青麵魔神曾經相識,激鬥數場,不分上下。"

"若你拜我門下,努力修行,未來或許能夠達成所願,就我這徒啊,入我門下,僅五天,便已有這般實力。"

林黎依舊是將與雲茉那套說辭全盤說出,但某種意義上而卻從未說謊,畢竟自己與自己從來都是不分上下的。

"可願否"

"徒弟雷無鈞拜見師傅!"

雷無鈞目光思索,卻是眼神堅定,下了一個決心,道出這一生令他永不後悔的話語。

"係統任務完成,雷馭九劫之術與毀滅天雷已經發放,積分已到賬。"

電子音再次響起,伴隨著林黎的修為,同樣在不斷的提升著,雷無鈞身上的修為已經達到玄靈境巔峰。

林黎獲取他身上的兩倍修為之力,直接突破玄靈境的瓶頸,一舉踏入了地靈境!

"很好,在我這裡無需多餘的繁文縟節,我收徒隨心而已,講究一個字,緣。"

"我與你有緣便收你為徒,所以無需心懷芥蒂,剛纔觀你身法,應是修習雷法,此術便教你,希望你能苦練未來能將其修其圓滿,那天地間或許可以任意而走。"

林黎深知一個大棒加一個蘿蔔的道理,直接拿出了係統所獎勵的那一本雷馭九劫之術遞到了他的手上。

雷無鈞雙手接過,無論收徒過程如何,既然已經為徒,那便應該有的態度。

然而接過那古樸的典籍之上,隻是輕輕地翻開一頁,第一頁上卻寫著:

雷為狂極,暴力而立,

天之懲戒,當屬雷劫,

若馭雷劫,先浴其中,

雷劫加身,萬物不侵……

雷無鈞越看越驚訝,最後更是嘴巴張的大大的,無語言表,極快的翻開這一篇篇章,雖隻是粗略而過,卻足以證明這功法的價值。

他甚至有一個荒誕的想法,哪怕是他那古老家族中,那一部他無權接觸的荒古功法,甚至都不如這一部。

這是一部驚世駭俗,更可堪稱開山鼻祖的功法,翻開功法一看,這功法冇有品階,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雷字。

我橫豎看不懂,仔細看了一下,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都寫著"吞噬"二字!

這是一種吞噬天地雷劫,駕馭於己身的能力,眾人避之唯恐而已的雷劫,而在這部功法之中卻視之為淬鍊之物。

這是何等的魄力,何等的想法!

"師傅,這功法從何而來?"

雷無鈞手微微顫抖,不忍心將它放開,而後卻問了一句。

"閒暇之餘所著,我已推論驗證可成,你自行修煉便可,若有不懂,再來詢問。"

林黎雲淡風輕的說了一句,似乎是完全不放在心上。

其實看在他那如此激動的表情之上,林黎便明白這功法的不凡之處,不過這係統出品,某種意義上也是自己的,冇錯吧?

畢竟是從自己身上拿出去的……

果然如此!

"謝謝師傅!"

雷無鈞誠心誠意的向他行了個禮,林黎卻是擺了擺手,他完全不在意這部功法,因為隻有眼前這徒弟拿去修煉,自己才能更快的掌握。

而且這確實是全本,林黎並未做過一絲一毫的改動,因為取決於這功法的強弱,最重要的因素便是自身的雷霆!

萬雷之首毀滅之雷便在他手上,又有何懼?

自己這徒弟一個有算一個,個個都想殺自己,總得留點後手吧,總不能教會徒弟,殺死了師傅自己。

林黎感覺自己一直在作死的邊緣之中,自己徒弟越強,自己是越強,但自己可能越容易被他們背刺,但冇辦法呀!

"叮!頒佈係統新任務,徒弟一雲茉修為即將突破玄靈境,更可達到覺醒聖體最低條件。"

"修羅聖體覺醒條件:以千萬靈石為基,天地靈源為柱,渡九重殺劫,方可覺醒。"

"任務完成之獎勵:可獲得修羅之魂,與十萬積分。"

聖體覺醒

林黎腦海中出現了這一道聲音,然而卻感覺如同天方夜譚。

這係統是不是太高估他了?

自己現在比白手套還白了,身無分文,說的好聽點,那是兩袖清風。

難聽點,那就是一窮二白了。

哪裡來的千萬靈石?

林黎看著眼前的雷無鈞,帶著些許失望的語氣問道,"為師問你一個問題,你身上還有多少靈石?"

"呃……師傅,我身上已經所剩不多,隻剩下數十靈石。"

雷無鈞有點羞於啟齒,畢竟這點還可能不夠他們之前點的那些飯。

"數十靈石……"

林黎眉頭一皺,目光微微一瞥雲茉,道"這還遠遠不夠啊,這裡可有啥快點賺靈石的方法"

此問題一出,房間陷入了寂靜之中,林黎看著這兩個徒弟,卻是心中感慨,看來無論在何時何地,如何賺錢這個問題似乎永遠無人能回答。

"師父,以你的能力,若想要靈石,方法還是有不少的。"

"可以入宗門當供奉,可以入遺蹟求寶,更有甚者可入家族勢力當一個修士……"

雷無鈞思考幾慮,卻給出了這麼一個答案。

林黎感歎了一句,"入宗門太過於枯燥,入遺蹟全看天命,入家族無自由,難!"

雷無鈞看林黎那思索模樣,卻是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道,"對了,師傅還有一個,四方域最近更有一個四域大比,若能一路披荊斬棘,踏入前十者將能夠得到豐富的靈石獎勵,奪得榜首更可向域主提出一個條件。"

"哦!豐富的獎勵,有多豐富?"

"一個條件,有啥約束?"

林黎可是踩過無數套路的男人,更是明白這種坑坑窪窪,所有的形容詞都不是定量詞。

雷無鈞微微言語,看著燭火映照下的林黎不經意的說道"之前聽人而語,至少能達千萬,若師傅急需靈石,那這也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啪!

林黎手輕輕一拍那桌子,"好,那你倆就去參加,好好修煉,彆辜負了為師的名頭!"

"啊,師傅,你不參加嗎?"

雷無鈞一臉愣神,有些難以相信。

"當然不參加,我一個老傢夥去參與這些乾什麼?"

"行了,該休息就休息去,想修煉就修煉去,明天就出發,老夫也去見識見識那是四方之域,又有何變"

"現在夜已深,該滾趕緊滾。"

林黎站起來雙手拍了拍,向他們擺了擺手,意思已經很明顯。

雲茉向他恭敬行禮之後,便走出房門,雷無鈞有樣學樣,行禮之後卻直追而上,向雲茉而去。

林黎拿著燭火,看著兩人一前一後的身影,卻是輕輕的吹滅了那燭火,直接躺下,黑夜之中,手輕輕的抬起,似乎想要修煉,靈氣流淌全身,而修為卻無半點長進。

"師姐!"

房屋之外,如今卻是直接一聲呼喚,令得雲茉停下了腳步。

那冷淡無情的眼神微微一凜,黑暗中嬌小的身影似乎有些意外,"你在叫我"

雷無鈞撓頭一下,似乎還有些許的猶豫道,"既然我已拜師傅為師,而你是師傅的大弟子,那我便稱你一聲師姐,冇錯吧"

少女腳步依舊向前,卻道出一句,似乎不再那般冰冷,"隨你!"

"嘿嘿!那師姐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師傅的名號是什麼?"

"師傅,修為有多高?"

"師傅,與那青麵魔神是什麼關係?"

"師傅,又是師從何處?"

"師傅,年……"

雷無鈞隨後尾隨而上,一個接著一個拋出問題,然而最後回答他的隻是那一個個腳步聲,以及夜晚的秋風之音。

直到最後一道冰冷的見光一閃而過,卻令他徹底停下了聲音。

"不答就不答嘛,乾嘛威脅我?"

雷無鈞看著少女身影走進另一間房門,不自覺的抬頭看上那月色,一片星空,黑暗無光,卻唯獨有著一月牙形的月亮。

"離去吧,你的未來與一位命運混沌的人相連。"

他的腦海中突然卻是閃出了這麼一句話,隨即搖了搖頭,似笑似罵的說道:"老神棍了,下次見一次揍一次。"-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