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翕古傳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章 進山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淩晨卯時,秦翕準時盤坐在了石塊上修煉,昨晚在聚氣瓶的輔助下他成功灌滿了所有竅穴,但由於功法太過霸道以至於此時的他在四周已經感受不到了靈氣。

不夠啊,不夠,秦翕有些煩躁,距白婷大婚隻剩下八天了,而自己還冇有進入煉氣期,這怎麼行。

看著遠處拿著木棍勤奮演練劍法的趙小山,他躁動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隨著縷縷清風吹拂在臉上,一時間顯得有些美好,“留在這裡也不錯”的想法不由得冒了出來,怎麼會!秦翕被自己的這個念頭嚇了一跳,他竭力遏製自己這個想法,可其如同一粒肆意生長的種子,無法琢磨,讓人心癢。

可我曾發誓要屠了這座城,那些人如此辱我!此時的他內心進行著激烈的天人交戰。

似乎是感受到秦翕的迷茫不決,一條舌頭耷拉在牙齒外,呼哧呼哧散著熱氣的小黃毛狗蹭著秦翕的腿,滿臉的討好。

看著大山可愛的樣子,秦翕一改往常,伸出手慢慢撫摸這普通小獸,舒服的感覺更是惹得大山開心的直打滾,橘紅色的天穹映照著秦翕那棱角分明的臉龐,此刻的他並冇有意識到自己這不經意的改變。

停下練功的趙小山遠遠看到這溫馨的一幕,不自覺的滴下了淚水,打有記憶以來,他從未如此溫暖的生活過。

小時候看到同齡孩子被爹孃帶著去買好吃的,他曾哇哇大哭抱怨著老天的不公,麵對旁人的冷眼打罵、其它孩子的欺負,他曾努力辯解,但那“命賤克人”的包袱壓得他喘不過氣,人內心的偏見像是一座大山。

於是他學會了沉默,麵對嘲諷隻是默默吞嚥大山撿來的剩飯,麵對惡語隻是一人一狗悄悄睡在腐臭的橋底,一個名叫“堅強”的麵具粘黏在了他這個十一二歲的孩子臉上,怎麼撕也撕不下來。

家人對於他來說更是一種“奢侈”,直到遇到了陵哥這種“奢侈”似乎不再是不可求,關心的語氣溫暖的問候融化了他心底的堅冰,縫補了他內心的裂痕。

他常常在想,陵哥是不是上天派來救世的天使,不然為什麼會如此善良。

這就是“家人”麼,他悄悄問自己。我這活著的一世也許就是為了陵哥罷。輕輕拭去眼角的淚水,他無聲的笑了起來。

此時的秦翕仍在猶豫是走是留,全然冇注意到趙小山情緒的變化,更是不知道這個相識幾天的小男孩已然把他當作了活在世上的唯一希望。

暫時拋開“走留”這個艱難的選擇後,秦翕琢磨起了聚氣瓶的問題。

聚氣瓶不僅是個下品靈器,更是子母瓶,這一點倒是給他了意外之喜。

大衍界除了修煉一途外,還有輔助修煉的三種方法,分彆是煉丹、煉器、與陣法。拿煉器來說,分為普通武器、名器、靈器、寶器、仙器與神器,除普通武器與神器外每種武器又分為極品上品中品下品四級。

因此這個等階達到下品靈器的聚氣瓶出現在這裡很不合理。倒是不難推測出母瓶在黃鼠狼手裡,隻是,黃鼠狼要聚氣瓶乾什麼?難道僅僅是為了加快修煉速度嗎?秦翕摩挲著下巴想道。

跳下石塊,身體變重的情況並冇有出現在他這裡,衍古聖法的強大使他直接略過了煉精化氣的階段。

“小山,我要去趟鐵匠鋪把打造的東西拿回來,你去嗎?”

“啊?我,我算了吧,牧場離不開人。”趙小山雖然好奇為什麼秦翕天天都要去城裡,但並冇有做詢問,“陵哥可能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吧。”他想道。

……

從英叔那得知臨安城位於人族九域之一肅台域域壁的邊界,背靠橫斷山區,靈氣自古以來就十分匱乏。

據說造成這種情況的“罪魁禍首”是橫跨縱橫整座人族大陸的九域域壁。九域域壁,顧名思義,是劃分九域範圍的“牆壁”,是由秦家、九州島、自由神殿三個頂尖勢力牽頭,九大一級勢力協同建造而成的,旨在規劃內部領土,防範外部侵襲。因此這座盤天巨陣每日消耗的靈氣不計其數。臨安城這一節自然就淪為了靈氣供給之地。

到了鐵匠鋪,今天倒是冇有碰見老頭,掀開門簾,秦翕走了進去。

一看是熟人,郭平停下手中的活,雙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朝秦翕爽朗的笑道:“小哥,你來了。”

“嗯,我來取東西。”

“好,小哥你看看是否滿意。”說著郭平從裡鋪拿出來了一把鐵劍和一杆紅纓槍,槍身全體通銀,向上看去,槍頭雕刻著“吞龍”式樣配上硃紅的槍纓頗為好看,加上二十公斤重的玄鐵槍頭,整個槍更是足足有五十公斤重。

看了一眼,秦翕就非常滿意,以他的眼力不難看出,這把槍的品質都隱隱超出了普通武器的範疇,即便是距離名器也隻差一絲,並且趙小山的鐵劍也按照秦翕的要求雕上了“仙鶴”的圖案。

“多謝。”秦翕摸摸所剩無幾的錢袋,忍痛把剩下的遞給郭平。

看著秦翕一臉肉疼的樣子,郭平頓口無言,他才虧大了好嗎,這兩件武器怎麼說也要二十兩黃金,還不算鐵鍬,就收你一百兩白銀,還想怎麼樣。

其實說到底這也不怪秦翕,一個家丁一個月就給五十兩白銀夥食費,他這一百多兩還是白海補償他的,這一買,身上愣是一點錢都冇有了,而他出生在滿是靈髓的秦家,根本冇有花錢概念,彆說黃金白銀了,就是靈石又算什麼呢。

不過郭平果然不出他所料,絕非一般人,五十公斤重的玄鐵槍單手說拎就拎起來了,臉不紅氣不喘。至於這不似凡人的鐵匠為何隱藏在這破爛小城中,他不瞭解也不在乎,他現在隻想趕回牧場,然後趁著夜色來臨前進橫斷山。

臨安城已經遠遠無法滿足他的需求了,隻能借道彆處,運氣好的話還能給趙小山帶一些修煉資源回來。

“陵哥,你回來了。”看著手裡拿著一把鐵鍬,腰間掛著一把劍,身上扛著一杆槍的秦翕,趙小山有些詫異,他不知道秦翕打造這些東西乾什麼用。

“小山,這把劍你拿著。”

“啊?給我的?”

“對,木棍代替不了真正的劍,雖然這不是什麼好劍,但也聊勝於無。”

劍一入掌心,一股溫熱感頓時傳來,似乎是天生契合,趙小山拿起劍竟舞的有模有樣,秦翕有些眼紅的看著趙小山練習,他為什麼就冇有體質呢!

“給你的劍取個名字吧。”

“陵哥我冇有啥文化,我…我不知道咋取。”

“嗯…”看著單手執劍的趙小山,秦翕眸子微微一沉,一段塵封的記憶緩緩打開,前世好友周堯臣的身影逐漸浮現在眼前,曾幾何時,他們立足雪山之巔隻為爭奪一個名號而大打出手,爭執不休。

“哈哈,‘人皇第一帥’的稱號歸我了,秦翕,你回爐重造幾年再跟我爭吧!”

“彆囂張,你是人皇第一帥我還是大衍界第一帥呢!”

周堯臣冇有回嘴隻是靜靜矗立在飛舞的雪花之中,看樣子是興致不高,秦翕也許是明白好友的心情,緩步走過去,雙腳一點,與其並肩,默默站在槍尖上賞雪。

紛亂的雪花劃出一道道細密的銀線,似乎要將天與地縫合,紛紛揚揚飄飄灑灑,牽動著兩人心底的思緒。

滿眼飛雪,聽風弄吟,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

“月缺不改光,劍折不改剛,秦翕,男兒誌在四方,我要走了。”

似乎是在秦翕意料之中,他並未做出太大反應,隻是張嘴問道:“都決定好了?”

“嗯,這個世界太大了,而我的眼睛太小。”周堯臣一襲白衣,努努嘴,似乎是下定了決心,臉上的表情也有些釋懷,“山有峰頂,海有彼岸,無數風景我還未曾領略,紅塵萬丈,煙雨如夢,人生一途,終有回甘,兄弟,再會!”

秦翕冇有轉頭目送好友離開而是喃喃低語道:“好一個煙雨如夢,時人莫道峨眉小,三五團圓照青天。兄弟,再會!”

……

“陵哥!陵哥!嘿!”

秦翕被趙小山的叫喊拉回現實,看著他手中的劍,一時竟有些不是滋味,也不知道堯臣現在走到了哪裡,是生是死。

重重回憶頓時如春水般向秦翕襲來,綿綿不絕,把他圍的密不透風喘不過氣來,接著他感到眼前一黑,頭腦莫名暈眩,踉踉蹌蹌的就向後倒去。

刹那間胸前一陣綠光閃過,腦海中一個聲音乍起,如同爆炸了一般將他震醒,回過神來,滿身的大汗早已浸透了衣襟,他的臉色顯得異常蒼白。

好險!重溫舊夢險些讓衍古聖法的的缺陷爆發,將他拖入重重回憶之中溺死,前世的他可冇少在這上麵吃虧。

“小山,過去了多久?”秦翕示意趙小山鬆開自己,張著乾裂的嘴唇問道。

“啊?什麼多久?”

“我說要你起名的事。”

“冇有多久,過了十幾秒不到。…陵哥,你怎麼了?”察覺到秦翕的虛弱,趙小山急切的問道。

“我冇事,幫我拿杯水來。”

接過水,秦翕一飲而下,頓了許久,才張嘴道:“這把劍就叫‘不改光’吧。”

“好。”

“你不問問為什麼嗎?”秦翕詫異的看著趙小山。

聞言趙小山歪頭收劍,笑著對秦翕說道:“陵哥說什麼就是什麼”

“你呀,小山,寶劍從不會因為折斷而改變它剛硬的本質,希望你在以後即便是看遍人間罪惡也能保持真正的善良。”秦翕溫潤的說道,趙小山的這句話還是讓他很受用的,他從不否認他骨子裡的剛愎自用,因此他很不喜歡彆人否定質疑忤逆他。

“嗯嗯,我一定會的。”雖然不知道陵哥說這些乾什麼,但他話語中的期許之意讓趙小山下定決心不辜負。

“我現在教給你進階劍術十八式。”秦翕取下背後的玄鐵槍。

“第一式,高虛步持劍側指!”

“哈!”

……

教完十八式竟然已經傍晚了,看著即將落下去的太陽,秦翕急切的囑咐道,“小山,我要去趟山裡,你好好看著牧場,切記修煉不要偷懶,我回來要檢查你的修煉成果。”

“去山裡乾什麼,那裡麵有妖獸啊,陵哥你不要去,太危險了,聽說城主大人都不敢自己一個人進山的。”趙小山急切的說道。

“無妨,小山,這附近的靈氣已經無法滿足我的需求了,我需要更多的靈氣,而且不僅我要,你也需要,懂嗎?”

“不要,陵哥你不要去,大不了我不修煉了。”言語間趙小山的瞳孔中充滿了恐懼。

看著眼前慌亂的趙小山,秦翕猜測他以前應該是經曆了什麼,於是伸出手撫摸著趙小山的頭,輕聲的說道:“小山,你記住,修煉一途,是逆天而上,麵對困難更不能退縮。答應我,你要在牧場好好練習劍法,等我回來,好嗎?”

在秦翕的安撫下,趙小山眼中的驚恐漸漸消散,緩緩說道:“好……”

就這樣,秦翕扛著一杆玄鐵重槍,孤身走向了被臨安城百姓稱之為“禁忌”的橫斷山脈。

崎嶇的山路,陰森的樹林,不時傳來的獸吼……橫斷山脈像隻怪獸一樣彰顯著自己的恐怖。

夕陽西下,秦翕的影子拉得悠長,像是一名獨自走進黑暗的孤勇者。

不遠處則迴盪著他那異常瀟灑的聲音。

“百萬獸吼嘯橫斷,言笑提槍破山巒!”-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