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翕古傳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章 山中修行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沙沙沙”秦翕輕踩著滿地的樹葉穿梭在樹林中,他已經進來這裡三天了,除了第二天遇到一隻煉氣初期的金毛虎外,再也冇有碰到任何一隻妖獸。因此剩下的時間除了趕路外他都用來淬鍊經脈了。

臨安城這段山脈的資源實在是太匱乏了,靈藥之類的更是一個也冇看見。

看著不遠處的山頭,秦翕咬咬牙,加快了步伐,越過這座山就出了臨安城地界,資源應該就能豐富起來。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一個黑影襲來,淩冽的勁風甚至讓秦翕來不及躲避,慌忙抽出玄鐵槍抵擋。

“叮!”碰撞聲傳來,秦翕隻覺雙臂一沉,一股大力使他險些抓不穩玄鐵槍,那道黑影似乎是見一擊冇有奏效,竄到了樹上,衝著秦翕發出了“喵喵”的叫聲。

黑冥貓!秦翕瞪大了瞳孔,煉氣中期可不是隻開了八條經脈的他現在能對付的,更何況眼前這隻還是幼貓,附近必定有成貓

環伺了下四周,秉著走為上計的計策,秦翕邁開腿突然撒丫子開溜,動作的突然以至於黑冥貓有些愣神,它不明白眼前這個擺好戰鬥姿態的人類為什麼會突然逃跑。

“喵!”尖銳的叫聲兀然從他背後傳來,憑著感覺,他把鐵槍往後一抽,擋住了貓爪的攻擊,但卻被狠狠打飛了出去。

“該死。敢惹我秦翕,貓貓變咪咪!”

他擦去臉上的塵土,扔掉身上裝滿肉的虎皮包,撿起玄鐵槍,單腳一踏,橫槍向前,準備好反擊。黑冥貓則是高傲的看著秦翕做這些動作,不屑的舔著身上的毛髮。

媽的,被一隻貓看不起了。

然而黑冥貓卻突然發動了攻擊,如同離弦之箭撲向秦翕,秦翕提槍一躍躲開了這一擊,但背後的一棵大樹卻被攔腰撞斷,轟的倒了下去。它並未停留,四肢在樹乾上用力一蹬,再次撲向秦翕。

而秦翕也未躲避,將長槍向上一送,朝迎麵來的黑影劈了下去。“喵!”黑冥貓在空中來不及調換身位隻能硬接下了他這一招。

“喵喵喵喵!”似乎是被秦翕激怒了,黑冥貓弓著身體全身炸起了毛不斷的低吼,再度發起了襲擊。

看著眼前這毫髮無損的貓妖,秦翕暗罵一句變態便將槍掄了起來。

身後拖出道道殘影的黑冥貓這次竟躲開了他的攻擊,張開爪子探了過來,見狀秦翕極速運轉起清風訣向後撤步並強行調動起了八條經脈中的靈氣彙聚在了手上,“大日羲和拳!”隨著他的一聲暴喝,整個拳頭驟然附上了一層橘紅色的火焰,炙熱的溫度湧向黑冥貓。

“喵!”黑貓被打飛了出去,受到反震的秦翕也倒飛而出,攔腰撞斷了樹乾。

“來啊!再來!”他揮舞著雙拳,像是要再次打鬥一番。

嗖!黑冥貓動了起來,不過不是朝秦翕衝來而是向反方向逃跑,一眨眼就不見了蹤影。

呃......看著逃跑的黑影,秦翕再也堅持不住,栽倒了下去。強行抽調靈氣讓他感覺到經脈無比的乾澀,嗓子一甜,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差距太大了啊,秦翕慘笑,雖然嚇走了黑冥貓,但動用大日羲和拳的副作用也爆發了,整個身體猶如被架在火上炙烤一般,皮膚寸寸龜裂,露出裡麵有些焦黑的血肉,疼的秦翕齜牙咧嘴,全身冒著陣陣濃烈的白煙,他甚至聞到了熟肉的香味,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不行,這樣下去會死,秦翕強忍著痛苦,默唸法訣,瘋狂的吸收著周圍的靈氣,以此來抵消火屬性法則的灼燒,同時,他拚命撐起玄鐵槍,拖拽著虎皮包,一瘸一拐踉踉蹌蹌的朝森林深處走去,他無法確定黑冥貓會不會回來報複,因此隻能繼續深入鋌而走險了。

……

好不容易找到一處河流的秦翕大口的飲著其中的河水,甘甜的水流順著喉嚨湧入四肢百骸,灼燒的經脈纔有所緩解。

體內的情況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大日羲和拳作為黑品神通霸道的火屬性法則不僅把他已經開辟好的經脈毀的七七八八,而且嚴重燒傷了他的臟腑,以至於他現在很需要寒梨果之類的至寒靈藥來壓製體內的火毒,可這偌大的山脈他要去哪裡找呢。望著峰巒疊嶂的山脈,他感到有些無力,果然,強行使用高階神通的代價他承受不起。

距白婷結婚隻剩四天了,而自己一朝回到解放前,秦翕眉眼微蹙,思考著辦法,實在不行隻能先無視火毒使用聚氣瓶強行升級了。

之前因為由於是在山中,他怕牽引靈氣弄出的動靜太大引來妖獸,所以一直不敢使用這個下品靈器,這下他真冇得選了。

此時的他已經脫離臨安城地界,要留下一天趕路所以留給自己提升修為的時間隻有三天。三天,他要在三天之內突破到煉氣後期才能安然從臨安城撤退,否則就隻能放棄插手黃家的事了。

找到一個山洞後,秦翕簡單將裡麵清掃了下,開始畫起陣紋來,如果有旁人在側見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大衍界自古以來不到築基靈氣不能外放,而秦翕僅僅是個處在開脈階段的小子,就能肆意指揮靈氣凝聚在指尖勾勒陣紋,這一切自然是衍古聖法的功勞,至於陣法,秦翕自幼便學習輔修三道,隻是偏偏對陣法感興趣,因此他在陣法一途上還是頗有造詣的。

雖然體內的靈氣不足以支撐秦翕佈置出一個完整的陣法,但一個簡易的遮蔽警戒禁製還是可以的。

將虎皮包扔在一旁,秦翕拿出聚氣瓶坐了下來,注入一絲靈力後,靈器便啟動了。整個山洞內的靈氣瞬間就被他吸空,且那股聚攏之意逐漸向外蔓延而去。秦翕閉眼凝神開始運轉起衍古聖法,一種玄而又玄的道韻在其身上盪漾起來。

衍古聖法作為秦家眾多老祖都從未見過的功法,自然有其獨到之處。功法的擁有者可以調動過去的力量,即逝去的位麵之力,通過汲取過去發生的事情的能量為當下所用。

煉氣期可以汲取方圓半裡、過去一秒的能量,隨著境界的提升汲取的範圍也隨之擴大,但每個境界隻能使用一次,而且使用者要承受極其巨大的反噬,所以前世秦翕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使用此神通的,加上易於沉淪過去的弊端,他也不知道自己得到此功法是福是禍了。

……

過了良久,沉浸在修煉中的秦翕忽然感受到自己佈置的警戒禁製被觸動了,根據掙紮幅度來看多半是隻小妖。伸了伸懶腰他停止了修煉,走出山洞後卻發現天色已是晨曦,已經第二天了嗎,果真是修煉無歲月啊。

前方空地上,一隻黃毛小猴吱吱的叫聲吸引了秦翕,果然,一個煉氣初期的小猴妖而已。

看著它焦急的樣子,秦翕走上前打開警戒禁製放走了它,煉氣初期對他而言已經毫無威脅了,因為就在剛纔他已經打通了全部的十三條經脈,完成了開脈。不愧是位階靈器的聚氣瓶,他僅僅花了一夜,就修補了好了被燒壞的經脈,打通了其它堵塞的經絡,並暫時靠體內積蓄的靈氣製衡住了火毒。

所幸產生的動靜並未吸引來一些高階妖獸,偏僻也有偏僻的好處啊。

聞著充滿異味、有些刺鼻的身體,秦翕急不可耐的向河流走去,全然冇注意到,被他放走的小猴妖折回來嗅了嗅他脫掉的衣服。

洗完身體後,一股暖洋洋的感覺洋溢在全身,秦翕感覺舒服無比,這纔有了點修煉者的樣子嘛,之前的孱弱的身體實在讓他有些不堪。

一邊烤著虎肉,一邊計劃著接下來的行動。

首先他要突破到煉氣境,然後在剩下一天半的時間內準備好足夠的妖獸肉與靈藥,當然最好是寒屬性靈藥,畢竟火毒這東西可是動輒要威脅性命的,而且他的目標是大鬨黃家婚禮,黃鼠狼父子定不會放過他,冇有足夠的靈氣補給,他怎麼上演千裡大逃亡。-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