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翕古傳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章 突破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淵古槍法第一式,金雞點頭!”

“嗷嗚!”隨著一聲慘烈的嚎叫,一隻狼妖倒在了地上,看著眼前身上插著銀槍的屍體,秦翕心有餘悸的感歎了一下自己的運氣,煉氣中期的青風狼,他就算使出渾身懈力也不能敵,拚命耗到力竭將玄鐵槍擲出去紮中了心臟乾掉了這隻狼妖。

路過此處灌叢林的他本來發現了一根黃精芝,卻冇想到黃精芝還有守護獸,青風狼突然的襲擊打了他個措手不及,要不是距煉氣境已經無限接近加上主角光環,這會他已經開始被消化了。

簡單處理了下身上的血痕咬印,秦翕小心翼翼的挖出黃精芝,一層一層包好放在虎皮包裡,要知道這可是能用來煉製中品藥丹的補藥。

處理完靈藥後,他拔出玄鐵槍開始分割狼肉,煉氣中期的妖獸肉還是能給他提供很大幫助的。

收拾完後秦翕回到了原先的山洞,重新設置好警戒禁製與遮蔽禁製後,便開始架火烤肉,一隻青風狼肉加上黃精芝蘊含的能量已經足夠他突破了,隻是可惜的是他不會煉丹,不然的話黃精芝的效果會大大提高。

雖然在秦家的時候學過這些東西,但他所煉出來的甚至都不能叫做“丹藥”,就連他的老師,秦家十二部丹部的部長,世間碩果僅存的天階仙丹師在見了他的成果後都扯著大把鬍子直向家主秦天稱病告老。

自己實在冇有這方麵的天賦,想到這,秦翕聳聳肩,然後熟練的割下一部分前胸肉與黃精芝放在一起熬煮成肉湯。冇過多久,一股夾雜著黃精芝的清香的肉香味就散發了出來,讓一向不喜吃食的秦翕也口舌生津,一手拿著烤肉,一手端著肉湯,大快朵頤起來。

安慰完五臟廟隻覺得渾身洋溢著一股暖意,體內不斷翻湧的氣血似乎在提醒他該突破了,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從今日起他就正式重回修士一途。

早已打通十三條經脈的他突破到煉氣期自然是水到渠成,放置好聚氣瓶後秦翕不斷梳理著十三條經脈中的靈氣,並將其引導至氣海穴,一道道靈氣順著指引繞著氣海穴瘋狂旋轉起來,隨著“咚”的一聲,氣海誕生了。但上天似乎給他開了個玩笑,呆呆的看著如同小池的氣海,秦翕瞠目結舌,王陵這修煉天賦也太差了吧!

一個普通修士首次開通氣海應該是池塘大小,而前世的秦翕首次開通時足足有湖泊大小!這麼一對比,就知道王陵的天賦有多差了。

無奈,這是自己“選”的身體,將就著練吧!他並冇有因此暫停突破的腳步,而是藉著肉湯的能量一鼓作氣的突破到了煉氣初期巔峰,距煉氣中期也隻差臨門一腳,這下就算是麵對煉氣後期他自認也能自保了。

接著秦翕繼續吸納靈氣入體,來鞏固修煉成果。

但突然心裡的一緊打斷了他的修煉,這是…禁製!被觸發了,是個大傢夥!

秦翕迅速踏出山洞,洞外的景象就連是他也不免有些震驚,這豈止是一個大傢夥,血牙魔豬、開山牛、三頭豹、鐵背蜥……,這nm是聚一起開會嗎?再加幾隻都趕上獸潮了!

秦翕來不及思考這些妖獸為什麼會聚在這裡,反手抓起虎皮包就跑,而洞外的妖獸看見山洞裡突然竄出一個人類不禁一愣,本能的往後退,但突然反應過來這裡是橫斷山脈!它們的地盤!怕個球!

“昂——”

隨著一聲獸吼,無數妖獸拔腿向秦翕衝來。

再說秦翕,他一邊瘋狂向清風訣注入靈力,一邊瘋狂思考這些妖獸聚在這的原因,肉汁的香味?還是自己突破的動靜太大了?可不是已經佈置好遮蔽禁製了嗎,難不成重生一次自己的佈陣手法生疏了?他有些懷疑自己的同時不經意的向右瞥了一眼,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尼瑪,三頭豹正張著血盆大口衝秦翕直笑。你不是有三個頭嗎!為什麼還能跑這麼快!三個頭不打架的嗎?!

要不清風訣才習得第一層,小爺早把你們痛扁一頓了!秦翕一邊躲避攻擊一邊瘋狂咒罵,但他不知道的是他逃跑的方向正是小猴妖離開的方向。

臨安城一處小屋

“你給他下跪了”郭平不可思議的看著老人。

“是,他救了我一命。”

那也不能如此

未等老人說完,郭平大聲打斷道。

“哎....”老人放下手中摩挲的柺杖,“我那兒誰知是生是死,老頭子我如今更是一個廢人,跪就跪了。”

“何以至此,焱君定然還活著”

“老郭,十五年了,足足十五年了,自我兒一去五堰穀已經十五年了,他唐明皇一次也未派人去營救,反倒是抄殺了我族,何等..”最後兩個字老人並未吐出,不過臉上憤怒的表情表現出他內心的痛苦。

“皇帝陛下.......唉...”鐵匠郭平一時也不知怎麼說。

“不過是放棄了我等,何必吞吞吐吐,你我心裡也有數,靠自己報仇此生恐怕是無望了,皇道無情啊”老人悲痛的大喊。

聞言郭平沉默許久,隨後張嘴說道:“所以你寄希望於那個小子”

“隻能如此了。”

“你覺得他能贏”

老人一改神色黯然,嗓子沙啞的說道,“他不屬於這裡。”

“臨安”

“不,大唐”

郭平瞪大眼睛,瞳孔地震,“什麼意思”

“哈哈,武力上老夫不確定能勝你,但論眼力,哼哼,你差老夫一大截。”

郭平也不反駁,正因他知道老人強大的觀察力,所以那日聽到老人誇讚秦翕,他纔會神色大變。

“彆賣關子,快說”

“他身上有股來自上位者的淡淡的的威壓,雖然稀薄到隻有一絲,但仍讓老夫感到了若有若無的壓力。”

“萬一是寶物呢”

“你不懂。”老人搖搖頭走到窗前,“這種是來自靈魂的壓製,昔年皇帝為改元之事召吾等覲見,在龍齋殿,我看到皇座旁竟也放了一個金鼎玉麟座,那上麵坐了一個身影。”老人說到這頓了頓,麵色有些發白,拿出手帕接住了咳出的血。

看到此景郭平擔憂的看著他,“老頭,你的傷又嚴重了。”

“讓我說完”,老人不在乎的擺擺手,“那人一身白衣,僅僅是看了我一眼,老夫便感覺有無數神魔咆哮著撲麵而來,待回過神來時,胸前的淨心璧就已經破碎了。”

“怎麼會”郭平驚訝道,老頭的淨心璧他是知道的,乃是下品寶器,對識海有著很強的護佑之能,此人一眼擊碎,到了何等境界

“皇帝注意到了這一幕,但並未多言,能讓他唐明皇隱而不發的,你猜猜是誰”老人冷笑著問郭平。

“大唐貴為二級勢力,皇帝陛下是至尊境,祖皇更是至尊巔峰,能讓陛下如此的,那恐怕隻有一級勢力或那三個了。”郭平不敢置信的猜測道。

“哈哈哈,正是如此後來我才得知,那人正是帝臨天城的白帝大人”

“帝臨天城那個一門五帝的一級勢力”郭平震驚道。

“說偏了,說偏了。”老人走了回來,坐下,端起茶盞,緩緩的抿了一口,接著說道,“那小子身上的威壓跟白帝大人如出一轍。”

“白帝的子嗣”

啪---

郭平接住了老人扔過來的茶盞,悻悻的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腦子笨。”

“白帝走的是太上忘情,一生無伴侶,哪來的子嗣”老人拄著柺杖敲的地板梆梆響,“總之,那小子不是大能的子嗣,就是大能的轉世。”

“所以你想借那小子背後的勢力替你報仇”

“差不多,他既然選擇隱藏身份,那到了長安後必然會和那些野心之輩碰上,而我們隻需現在給他賣個好就是。

“如何賣好”

“那小子盯上了黃鼠狼的子母聚氣瓶。”

......

橫斷山,瞳猿嶺

秦翕並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了,此時的他正在慌忙逃竄。

嘎吱,秦翕跳到一根樹枝上,望著空蕩蕩的氣海,他有些焦急,在這樣下去,自己可就涼了。

隨著太陽的緩緩落下,算算時間,他足足跑了小半天!這期間他也冇少丟下虎肉狼肉,可這些妖獸就跟認準他了一樣咬著他不放。

拜托托,我就突個破,也冇殺你孩兒偷你家吧,何必呢。嘴上說著不停,秦翕腳下也絲毫不慢。

視野一轉,前方出現的一片巨大的古橡樹林讓他看見了希望,秦翕把心一橫,準備動用最後一絲靈氣逃到古橡樹上。古橡樹堅硬無比,可不是這些煉氣築基的小妖能撼動的。

看著不停撞樹的開山土牛,秦翕向下一跳,穩穩落在牛背上,血牙豬一看這個人類跳了下來,高興的揮舞著獠牙,就向開山牛衝了過來,噗哧一聲!一道血注瞬間從牛身上噴灑了出來,秦翕定睛一看,好傢夥,足足兩個大血窟窿,開山牛眼看是活不成了。

果然,野獸終究隻是野獸而已,在妖族,很少一部分妖獸能通過感知的方法邁入“妖”的行列,大多數妖獸都隻是淪為了冇有智慧的野獸而已。

拔出槍往地上一撐,秦翕就趁獸群混亂之際逃出了包圍圈,但突然一股勁風的出現讓他腦後一涼,連忙翻滾躲避,抬頭一看,秦翕怒火頓時湧了上來,果然是你!順著他的視線望去,隻見一隻黑色碧眼小貓站在樹枝上優雅的舔著腳趾,其後還跟著一隻稍大一些的成貓。

但他冇時間糾纏,提槍一躍繼續飛逃,同時也完全不顧少主的架子了,嘴裡瘋狂大罵:“真不要臉啊你,明明是你偷襲我,我冇去報複你就不錯了,還來趁火打劫,你是隻貓嘛你,你是個臭蛆蟲吧你!”他算是徹底被這條黑冥貓惹惱了,他這個世家聖子什麼時候受過這個窩囊氣,草!

眼看就要逃入古橡樹林,他卻又被一股大力踹飛了出去,咳咳,一口鮮血頓時噴出,秦翕感覺自己臟腑都被踢的移位了,看著胸前幽黑的爪印,他不得不感歎成貓的牛逼,以他煉氣初期巔峰的實力竟毫無還手之力。

看著遠處奔來的妖獸群,秦翕自覺插翅難逃了,略顯絕望的大喊:“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死吧!”性命攸關之際,他全然不顧體內隱藏的火毒,再次強行發動了黑品神通大日羲和拳。

一股洶湧的火浪轟的從他手上迸發,湧向黑冥貓及眾妖獸,黑冥貓見狀“喵!”的一聲竄開,跟在後頭的妖獸群也被龐大的火浪嚇了一跳,四散逃開,驚起陣陣鳥叫,隨後像是打開了連鎖反應,四周竟不斷響起“吼吼,吼吼”的吼叫聲,一時間熱鬨非凡。

自己這是既入狼群又入虎穴嗎?秦翕看著幾乎縮小一倍的“萎靡”的氣海苦笑道,他當然能聽出來這是什麼妖獸的叫聲,猴妖!

這可是森林裡的一霸!尤其是看到跳出來的猴妖竟然是血紅色的瞳孔後,他更加絕望了,血瞳猿!百獸錄上有明確記載,性情暴躁,喜於嗜血!好了,這下不僅他冇了,這些妖獸也都冇了。

突然出現的猴群,嚇得黑冥貓早就不知道竄到了哪裡,餘下的這些蠢獸則慌不擇路起來,四散奔逃,有的甚至逃向了猿王!看著被四麵而上的猿猴撕成碎片的血腥景象,秦翕有些無語,不知道是該誇你呢,還是該誇你呢。

擦掉臉上濺的血滴,他緩緩舉起玄鐵重槍,不管怎樣,總要搏一下的,即使隻有一線生機!

“轟!”血瞳猿王跳下樹枝,濺起了一陣塵土,直起身子後便向秦翕走來,眼前這隻猿王身上傳來的陣陣壓迫竟讓秦翕感受到了等同於元嬰修士的威壓!這是出丹期的猴妖!真正的妖!

“金雞點頭!”秦翕揮槍衝了上去,再不上他感覺自己道心都不穩了!

“啪!”現實卻給了他一巴掌,不,應該說是猿王給了他一巴掌,“咚咚咚咚…”秦翕一連撞斷了十幾根大樹,跌落在地,額頭滴答的鮮血讓他感覺意識有些模糊,正欲強撐站起之際,卻突然眼前一黑趴倒在了地上。

“呼呼。”猿王喘著粗氣走到跟前,把秦翕一抽搭在了肩上,然後便向古橡樹林裡走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