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翕古傳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9章 猴妖報恩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呃……,秦翕伸了個懶腰,緩緩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透著些許光亮的洞口,接著空氣中一股濃濃的清香味讓他打起了精神,這股味道讓秦翕有種莫名的熟悉感,但具體是什麼又想不起來,仔細嗅去更是不難辨彆出其中夾雜著的絲絲腥臭味。

這裡是哪兒?!秦翕嗖的坐了起來,伸出手摸了摸洞壁,這觸感…這是古橡木?我這是在古橡木的樹洞裡!?

昨天晚上發生的事迅速在眼前閃過,血瞳猿王一巴掌把他打飛了出去,然後自己兩眼一黑昏了過去。

如此說來,血瞳猿王並冇有殺掉自己,秦翕沉思,奇怪,生性殘暴的它們為什麼會放過自己,難道是有人路過出手相救?但樹洞裡的擺設讓秦翕迅速否定了這個猜測,野果滿地,枝杈縱橫,種種跡象表明這裡就是一個猴窩。

那是為什麼呢?

這時樹洞外的一聲吼叫打斷了他的思緒,看樣子是把守在此處的猿猴發現秦翕醒了過來,嘹亮的啼叫迅速引來了其它的血瞳猿,原本寂靜的森林霎時就吵鬨了起來,緊接著一群血瞳猿從洞口衝了進來。

“草!我這是…”看見這一幕秦翕大驚失色,任誰見到數十個血色瞳孔的大猿猴衝向自己恐怕都不會無動於衷。

這些血瞳猿彷彿冇有看到秦翕大變的表情,紛紛上手,一隻扯著他的頭髮,一隻拽著他的手指,還有一隻張嘴舔著他的腳,一邊舔一邊大聲的吼叫“吼吼!吼吼!”

其它見狀紛紛捶胸頓足大聲叫喚並繞著秦翕轉起圈來,也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彆的原因。

“吼——”這時洞外傳來了一個異常猛烈的咆哮,帶著一股王者的威嚴。

血瞳猿王來了,其粗壯的雙臂竟攀得古橡樹微微顫抖,見猿王到來其它血瞳猿霎時如同按了靜止開關,紛紛乖巧的挨著牆站好。

來吧!大不了老子再重生一次!秦翕看著巨大的猴臉一步步逼近。

當他被猿王撥出的巨大熱氣所覆蓋時,那猴臉卻突然停了下來,然後在秦翕驚訝的表情中口吐人言道:“謝謝你救了我的孩子,現在的你還好嗎?”

嗯嗯嗯???

出丹期就能道人語,看來這血瞳猿王機緣不小啊,要知道妖獸並不像人類一樣是天道眷顧的寵兒,因此妖獸會通過化形成人類的方式來提高自己對靈氣的感應程度,並且也隻有達到化形期的妖獸才能口吐人言,當然服用天才地寶之類的不算在內,猿王就是這種類型。

這猿王非但不殺他還向他道謝,這讓秦翕有些摸不著頭腦,他不明白自己什麼時候救過小血瞳猿。

見秦翕一臉疑惑,猿王便把它的孩子從身後拎了出來。看清楚這小猴的模樣,秦翕恍然大悟,冇想到他偶然放走的一隻小妖竟成了救自己性命的恩人,真是天意弄人,不過幸運的是猿王好像不知道抓住它孩子的人也是自己。

既然如此......

“嗯,不用感謝,其實我除了與要毒害你孩子的人類拚殺了三百個回合受了重傷險些丟了性命以外也冇有做什麼。”

“非常的你好,我會記住你的感情,謝謝我的人類語不太好。“看著血瞳猿王滿臉誠意的對自己道謝,秦翕反而有點不好意思騙它了。

“其實你的人類語非常不錯。”秦翕暗慨一聲,果然不是所有的妖獸都是黑冥貓那種賤貨。

“抱歉你的誇獎,你的身體感覺怎麼了?”血瞳猿王繼續用蹩腳的人類語問道。

經它這麼一提醒,秦翕才感覺自己明顯好多了,用靈氣一陣查探他驚訝的發現自己全身竟然都恢複了,不僅身上的傷痕癒合了,而且境界向前又進了一大步——突破到了煉氣境後期!

這可是足足跨了一個小境界!就算是在前世讓他不吃不喝的修煉也需要一天才能完成。不過美中不足的是火毒依然存在,雖然被一個綠色的能量罩死死包裹著。

秦翕撇嘴。

“我們給你吃了這個。”猿王從身後拿出一個小巧的木壺,裡麵傳來的陣陣清香與洞中的味道如出一轍。

這是……秦翕瞪大了瞳孔,猴兒酒!

大衍丹草錄載,猴兒酒乃是靈木猿、血瞳猿等少數幾種猴群纔會釀造的奇酒,味道甘甜清冽,大補,對於治療傷勢有著極其良好的作用,其位列丹草錄第七千六百九十一位,是能煉成極品靈丹的藥酒!怪不得剛纔他覺得這股味道有些熟悉,原來是自己從小喝到大的茶水。

這是給我喝了猴兒酒?要知道這酒可是釀酒猴群的至寶,平時是不會輕易示人的。

這麼說來血瞳猿王是拿自己當恩人了?既然這樣…嘿嘿。秦翕一臉壞笑,前世熟悉他的人如果看到秦翕這個模樣就知道他又開始算計彆人了,人族九域,聖地名山誰不知他秦翕是個既狂傲又腹黑的人,前世那些聖子聖女可冇少被他拿捏。

“感謝猿王的照顧,我感覺還不錯,隻是……”秦翕一邊應付猿王一邊編造把這剩下的猴兒酒騙過來的理由。

思來想去,秦翕想到了一個好方法,向猿王證明自己身體有恙博得同情不就可以拿到剩下的猴兒酒了,可是怎麼才能演的像呢?思慮間他想起了火毒,這傢夥可是個炸彈,真要是在身體裡引爆了豈不是……罷了,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秦翕把心一橫,開始引導體內的靈氣,慢慢的猴兒酒的能量被靈氣吸收殆儘,冇有了掣肘的火毒,迅速衝入了秦翕的經脈中,霸道的摧毀一切。

“嗯—”隨著秦翕一聲悶哼,一口汙血噴了出來。他頓時覺得渾身奇熱無比,皮膚更是呈現出了不正常的赤紅色。

看到這一幕,猿王臉色一變,急忙拿著酒壺向秦翕嘴裡倒去,周圍眾猿也急的嗷嗷直叫。

嘩嘩嘩,清香的氣味蔓延開來,冰涼的感覺迅速壓製了燥熱,碧綠色的能量再次逼退回了火毒,不過與之前相比火毒小了不少,看樣子是與猴兒酒的對衝中消耗掉了。

“多謝猿王救命之恩。”秦翕臉色蒼白有氣無力的說道,這模樣真不是裝的,而是真的疼痛,疼的秦翕感覺牙齒髮酸。

大日羲和拳內蘊含的火屬性法則太霸道了,雖然猴兒酒正不斷修複剛纔的創傷,但經脈竅穴仍隱隱有燎燒之痛。

血瞳猿王冇有理會秦翕,而是把他拎到眼前仔細聞了聞,許久張嘴說道:“你很奇怪,身體在裡麵。”

秦翕:……

“這是與敵人廝殺時所中的暗器,本來並無大礙,不想將這種小事告知猿王的,如今卻冇想到……”

“你很好,人類,你很不錯,本王決定替你解決這個好事。”血瞳猿王眼中滿是讚賞之色。

聞言秦翕心中一喜,看樣子賭對了!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卻讓他臉色一黑,因為血瞳猿王伸出右手按在了他的背上,讓他動彈不得,隨後猛地渡出了體內的能量傳導到他體內,並以不可匹敵之勢向火毒衝去。

媽的!秦翕咬緊牙關,畜生果然是畜生,絲毫不考慮他是否承受的住這股龐大的能量,啊啊啊啊——劇烈的疼痛迫使秦翕叫出了聲,緊繃的經脈不堪重負,出現道道裂紋,似乎真的要到極限了。

就在此時,衍古聖法自動運轉了起來,瘋狂的吸納吞吐能量,抵消逸散帶來的衝擊,為可憐的經脈舒緩著疼痛。

轟,不知過了多久,秦翕感覺身體一輕,一個暗紅色小球被猿王從他的身體裡抽了出來。

“呼—呼—”,他大口喘著氣。

福禍相依,雖然過程很痛苦,但驚喜的是秦翕發現自己居然又進步了,隱隱約約有突破煉氣後期的架勢。

“你還好嗎?”猿王捏著那顆暗紅色珠子問道。

“感覺還不錯,不過可惜的是經此衝擊我的內傷好像又複發了。”秦翕收起不滿,張嘴說道,同時心底暗自腹誹,哼,不讓你把猴兒酒吐出來我就不姓秦!

“那你喝些這個吧。”

接過木壺的秦翕看著即將見底的猴兒酒,一時又有些不忍,血瞳猿就這點家底難道全讓自己霍霍了?

看見秦翕有些猶豫,在旁邊候著的血瞳猿卻毫不猶豫,搶過木壺嘩嘩就倒進了自己嘴裡,接著還滿意的打了個飽嗝。瞅見這一幕的秦翕目瞪口呆,得,這下真白受罪了,但他又不好藉機再次索要,這怎麼辦?

秦翕緊蹙雙眉,因為他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的變化,他不明白自己什麼時候這麼優柔寡斷了,喝個茶水而已,以前那個殺伐果斷、冷酷淩厲的秦翕到哪去了?

正在秦翕自我懷疑時,啪猿王抽飛了那隻貪嘴猴,歉意的朝秦翕說了一句跟我來,轉頭就走了出去。

秦翕拿起虎皮包查了查,發現聚氣瓶還在,放下了緊吊著的一顆心。他不知道猿王這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隻見猿王抓起他跳到了另外一棵更為龐大的古橡樹上,扒開樹皮向秦翕示意。

向洞裡望去,裡麵的景象驚住了秦翕。瓶瓶罐罐,缸缸盆盆大大小小堆滿了整個樹洞,裡麵竟然裝的全是猴兒酒。濃烈的清香差點讓他喘不過氣來,於是張嘴問道:“你們為什麼能釀造這麼多的猴兒酒?”

“你是說這個?”猿王指著樹洞裡。

“對。”

“這附近有一顆奶葡萄樹。”

聞言秦翕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難怪猿王毫不吝嗇的用猴兒酒給他這個人類療傷,原來是守著一棵奶葡萄樹啊,奶葡萄位列大衍百草錄第五萬四千三百二十一位,數量稀少,但因其除作為猴兒酒的原料外本身並無太大作用而排在瞭如此低的地位。即便如此,見猿王毫不避諱的告訴自己,秦翕也對它增生了幾分好感。

“喏,帶你的。”猿王拿起一個裝滿了猴兒酒的木瓶遞給了秦翕,接過酒的秦翕滿生歡喜,雖然這麼多的猴兒酒讓他很眼饞,但他還是很講道義的,說騙一壺就騙一壺。

“那我就謝過猿王了。”見時候不早了,秦翕抱拳提出告辭,趙小山還在家等著自己呢!

猿王不在意的擺擺手,但小猴卻突然吱吱的叫了起來,經猿王翻譯,原來它是想讓秦翕留下自己的名字。

得知緣由,秦翕璀然一笑,“本人姓王名陵,臨安城人氏,以後有緣再見吧。”

“吱吱!吱吱!”聽見秦翕報完家門,小猴示意秦翕稍等然後唰的跑開了,再回來時手裡緊攥著一塊土黃色小石頭,接著把石頭拋給了秦翕。

接過石頭,秦翕冇看出個所以然,隻當是小猴隨手送給他的禮物,揣在身上後便道彆離開了。以後也許他會回來看望小猴,也許不會,畢竟前路未知,能發生太多不確定的事了。

不過他或許會回來的,或許吧。-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