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睜開眼,回到老婆去世頭一天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55章 開始忽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隨著丁立國的一聲大吼,原本躺在病床上休養的本田宗一郎社長,直接就坐了起來。

“你是誰?進來說話!”

而專職護士聽到本田宗一郎社長的吩咐,也不敢再攔著丁立國他們了,直接就放行了。

丁立國回過頭,對著廖總邪邪一笑:“咋樣,關鍵時刻,還是得用詐謀……”

廖總瞬間就提本田宗一郎社長,默哀了三分鐘……

進去以後,就看到在病床上,斜靠著一位頭髮已經發白的老者。

麵容略微有幾分憔悴,但是眼神卻依舊犀利。

臉上的皮膚富有光澤,看得出來,平日裡生活水平非常的不錯,再加上調養得當。

眼前的這位八十歲高齡的老人,看上去依舊麵相紅潤,隻不過精神頭稍微差了點氣色。

看著丁立國和廖總進去之後,本田宗一郎社長問道:“剛纔就是你喊的?說什麼本田株式會社要完了?你知不知道你的這句話,會給你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我知道啊!但是我說的可是實話,如果本田社長您不愛聽的話,那就當我冇有說吧,再見!!!”

說完,丁立國轉身拉著廖總,就準備離去。

本田宗一郎看著眼前的年輕人這番操作,不由得嘴角微微冷笑,心中說道:“跟我玩兒這手欲擒故縱,你還嫩了點兒,我敢保證,你走不出五步就得回頭……”

而廖總被丁立國拉著往外走的時候,滿臉的焦急之色:“是不是搞錯了丁老弟

咱們好不容易纔見到本田宗一郎,你怎麼什麼話都冇說呢,就要走啊……”

然而丁立國並冇有解釋什麼,就是一勁兒的拉著廖總往外走去。

一步、兩步……

一直走到門口的時候,丁立國忍不住的心中直罵娘:“這個老鬼子,怎麼還特麼不說話攔老子一下!”

而本田宗一郎社長斜靠在病床上,也是心中忍不住的罵罵咧咧的:“巴嘎雅路……這個混蛋為什麼超過了五步,竟然冇有停下來,死啦死啦滴……”

兩人都在用力的問候著對方的先人,但是當丁立國來到門口,手搭在門的把柄上時,本田宗一郎終究是沉不住氣了,開口道:“年輕人,不要著急嗎,有什麼事坐下來慢慢談……”

而丁立國把自己即將伸出去的手,飛快的縮了回來,然後笑眯眯的拉著廖總又返回了病床前。

“本田社長,我就知道您是一位識大體的人,怎麼會放任自己的株式會社走向毀滅呢!”

丁立國的話,可謂是猶如錐子一般,狠狠的紮進了本田宗一郎的心窩中。

要知道,這本田株式會社,可是本田宗一郎辛辛苦苦創下的基業,可以說是自己的命根子和全部。

但是丁立國說的話,可就有些故意針對自己了。

“年輕人,你從哪裡來?為什麼說我得本田株式會社,要完了呢?如果你要是在這裡危言聳聽的話,那我可就要跟你好好理論一番了!”

說完話,本田

宗一郎直接坐直了身子,雙目炯炯有神,直勾勾的盯著丁立國的臉。

而丁立國這個重生者,麵對著本田宗一郎,這位傳說中的傳奇人物,一絲也冇有慌亂。

畢竟上一世的自己,對於本田宗一郎的事蹟,還是知道不少的。

在日本,有著日本界的汽車之父,日本的福特之說。

更是將本田的品牌,推廣到了全球各地。

所以丁立國纔會建議廖總,來這裡考察市場,進行合作。

穩定下心神,丁立國就開啟了自己的忽悠模式:“本田社長,恐怕你現在還不知道吧,您的本田株式會社,現在已經危在旦夕了,難道冇人向您彙報嗎?”

本田宗一郎聽著丁立國的話,差點張嘴就罵娘了。

“哼,年輕人,你說話不過腦子的嗎?你知不知道,我得本田株式會社運行狀況良好,怎麼會像你說的,什麼快要完了,簡直是胡說八道,巴嘎雅路……”

前麵的嘰裡咕嚕一大堆,廖總是冇聽明白。

但是後麵的八格牙路,他可是聽的真真切切的。

“丁老弟,這個老東西怎麼罵人?我頂他個肺啊——”

丁立國微微一笑:“廖總淡定,畢竟是在談事情嗎,難免會讓這老頭有些激動,在所難免的!”

隨後又轉過頭對著本田宗一郎說道:“本田社長,現在您的本田株式會社,是您的兒子小本田在主持日常工作吧?”

“冇錯,怎麼?你也知道?那你就不該說什麼我的本

田株式會社要完蛋的什麼狗屁鬼話!哼——”

“哎!真是可惜啊……”

說完後,丁立國就無奈的搖了搖頭!

本田宗一郎看到丁立國說道小本田之後,直接就說可惜,還一直搖頭的樣子,就感覺有些不對頭了。

“年輕人,你什麼意思?我兒子怎麼了?”

“啊?怎麼?本田社長您不知道嗎?您兒子在本田株式會社內的所作所為,難道您一點都不清楚嗎?”

看著丁立國的那驚訝的表情,本田宗一郎確實一臉的懵逼:“我知道什麼?你特麼說的是什麼事啊?你倒是說清楚了啊,彆老是吞吞吐吐的,說話說一半,吊人胃口……”

看著本田宗一郎逐漸上了道,丁立國心中微微一笑,看來這老頭,還是放心不下自己一手創建的企業啊!

雖然人在醫院裡療養,但是心中,卻是一直在牽掛著株式會社。

而且對自己的兒子,本田宗一郎也知道一些。

自己的兒子真才實學,那是真心冇有多少,但是那胡作非為,絕對的是天花板級彆的。

所以當丁立國說出自己的兒子小本田之後,本田宗一郎就感覺有事要發生了。

隻見丁立國接著說道:“這段時間,您兒子在公司內,大搞桃色新聞,跟自己的秘書搞什麼辦公室戀情,那場麵,那動作,簡直是令人不敢直視啊!”

丁立國說話的時候,還不忘用手比劃著,來形容現場那刺激的畫麵。

聽得本田宗一郎的

血壓直接就飆升到了兩百二。

嚇得一旁的護士,趕緊拿來了速效救心丸,來準備應急。

而丁立國也止住了聲音。

緩了一會兒之後,本田宗一郎總算是喘上了了這口氣:“你……你說的可是真的?你是誰?我怎麼不認識你?”

“我啊?我是來這裡跟您談合作的,正好去到您的公司,看到了您兒子的精彩大戲上演,所以

我說的,可都是實話哦……”

“你!住嘴,在刺激我得病人,就給我滾出去,他可不能在受這麼大的刺激了,你懂不懂?”護士在一旁怒吼著,伸出自己的纖纖玉指,指著丁立國的鼻子大聲吼道。

顯然是被丁立國這樣的損塞給氣懵逼了。

而丁立國伸出自己的雙手,肩膀一聳,露出一副我很無辜的表情。

本田宗一郎喝下去降壓藥之後,這才強忍著怒氣說道:“你叫什麼名字?你想跟我談什麼合作?如果說不出來令我滿意的答案,今天,你,還有你,就必須留下點“紀念品”纔可以離開。”

這句話,可謂是**裸的要挾了。

而丁立國也毫不放在心上。

因為上一世,自己經曆過的威脅,要比這個多太多了。

真要是

論起威脅自己的人,這個本田宗一郎得排隊排到月球去了……

“本田社長,我們來找您談合作,那可是正兒八經的大生意,您願意聽嗎?”

“八格牙路……你以為老子在這裡半天,聽你逼逼叨叨的說什麼

呢?聽你放屁呢?”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