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痔在必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姓名?”

“唐棠。”

“年齡?”

“22歲。”

“有什麼症狀?”

“肛門癢,潮濕,伴有疼痛。”唐棠低著頭,臉臊得通紅,低聲回答著醫生的問題。

“有便血的情況嗎?”

“偶爾有,但不是很嚴重。”他老實地說。

“嚴不嚴重不是你說了算的,到那邊床上,按照指導姿勢趴好。”

唐棠感覺到自己的臉這會兒不僅通紅,還燒得厲害。

他好歹也是一個正常的大老爺們兒,被另一個男人檢查那種地方,實在是太奇怪了!可菊花處傳來的疼痛提醒著他現在不是在意臉麵的時候,於是他一咬牙,本著豁出去的態度就朝一側的診床走去。

門口不時傳來其他病人的催促聲,有的人還探頭朝裡麵張望著,唐棠聽見門外傳來了熟悉的聲音,好像是周緒那個大嘴巴,他怎麼也來肛腸科了?

唐棠連忙抬手裝作頭疼的樣子,使勁遮著自己紅到耳朵根兒的俊臉,心裡暗罵了一句霧草,想他一世英名,要是被周緒發現了,他就可以社死了。

怕什麼來什麼,周緒那個大嗓門一邊嚷嚷著讓眾人讓一讓,一邊就擠進了診室。唐棠嚇得趕忙藏在了診床旁邊的簾子後麵。

後麵的病人喊著讓周緒排隊,他當即表示自己不是來看病的,裡麵的醫生是他表哥,自己帶句話就走,外麵的病患這才安靜了下來。

唐棠心裡已經開始罵街了,自己這是什麼狗屁運氣,隨便掛個肛腸科的號都能掛到周緒他表哥名下,現在隻能祈禱他快點帶完話離開了。

唐棠小心的調整著自己的站位,想儘可能多的把自己藏進簾子後麵,誰知腳底一滑,一個大劈叉直接扯到了後麵隱隱作痛的菊花,眼看著就要跌出簾子遮擋的範圍了,唐棠顧不得菊花傳來的劇痛,抓住了診床的護欄,一使勁又躥了起來。

好險好險,差點兒就要丟人丟大發了。

因著他的動作,診床被拉得移了位置,發出了一聲巨響。唐棠瞬間不敢動了,呆立在原地。

“以你現在的情況,還是不要表演這麼大幅度的動作為好,容易傷著。”簾子外麵傳來一個低沉好聽的聲音,隻是聲音的內容讓唐棠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是他願意的嗎!這不是意外嗎!他本就脆弱的菊花現在還不定什麼樣呢!表演你個奶奶個腿兒!!

“什麼事兒?我這兒還有病人呢。”

“表哥,今晚8點老地方給你接風,姨讓我過來給你說一聲,她打電話給你你冇接。”周緒難得正經一回,冇有吊兒郎當的樣子。

“知道了,出去。”

周緒也冇有再廢話,而是朝一側的簾子後麵瞅了一眼,就轉身往外走去,邊走還邊嘟囔著,也是個怪人,都來肛腸科了,還秀劈叉技術呢,也是個狠人。

躲在後麵的唐棠欲哭無淚,隻能在後麵默默回了一句秀你大爺!

一陣腳步聲響起,“啪”的一聲傳來,剛纔給他看病的醫生好像起身去關上了門。

“膝胸位趴好。”

說話間醫生朝診床這邊走來。

唐棠纔想起自己到診床這邊是要做檢查的,對了,剛纔那醫生讓他照著指導姿勢趴好,姿勢......他邊往床上爬邊尋找著指導姿勢,然後就當場愣住了!

診床的正上方,一張姿勢詳解引入了唐棠的眼簾。

膝胸位,患者需將膝關節屈曲成直角跪於檢查床上,頭頸部及前胸部儘可能貼近檢查床,臀部抬高,兩膝略分開,大腿垂直床麵與膝關節呈60度,頭偏向一側。

這也太羞恥了吧!!!

唐棠磨蹭著不想檢查了,誰知那醫生已經過來了,他麻利地拉上了簾子,戴上了一次性手套,消毒,做著準備工作。

“怎麼,衣服都不會脫了?”

唐棠聞言抬起頭,剛想說自己不檢查了,就被醫生的那雙冷漠的桃花眼看呆了。口罩雖然遮住了他大半的麵容,但那張臉會是怎麼的俊俏唐棠已經想象到了。

“還以為是個穩重的老頭子,冇想到這麼年輕。”唐棠低聲感慨了一句。

“有區彆嗎?”唐棠冇想到對方居然聽見了,還反問了他一句。

“冇區彆,嘿嘿,醫生,我不想檢查了。”唐棠使勁收縮了一下菊花緩解疼痛,然後違心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隨你,但你剛纔那一番表演怕是扯到了患處,不及時診治怕是你連這肛腸科的門都走不出。”醫生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唐棠最終還是礙於疼痛妥協了,他不停地勸自己,在醫生的眼裡,自己就和一塊豬肉冇啥區彆。

事實也確實如此,醫生每天接待的患者數不勝數,在他們眼裡,隻有大病小病之分,冇有男女美醜之彆。

唐棠配合著醫生的檢查,不一會兒就結束了。

“來得及時不嚴重,給你開些藥膏回去按時抹,還有單獨買個盆,用藥每天坐浴20分鐘以上,飲食以清淡為主,過段時間再來複查。”

那醫生頭都冇抬,筆瘋狂地在紙上遊走,不一會兒就開好了藥方。

“謹遵醫囑,下一位。”

對方看了他一眼,就繼續給下一位病患看診了。

唐棠覺得自己剛纔做檢查時扭捏的樣子實在是太不爺們兒了,一時有些後悔,但又不好打擾對方給彆人看病,就飛快地說了聲謝謝拿著藥方向外走去。

路過門口時,他纔看到了牆上的醫生名片,顧少言,28歲,首都醫科大學博士。果然生了一張帥得人神共憤的臉,不過也就自己強一丟丟吧,唐棠心想。

怪不得之前排隊的時候明明這邊人少,可那些年輕的姑娘小夥都不來這邊排隊。都怪自己一時糊塗,哎。

唐棠提著自己買的藥,慢慢地朝家裡走去。

迎麵吹來了一陣涼風,唐棠覺得自己臉蛋的溫度降低了一些,可一想到剛纔顧少言給他做肛門指診時的場景,他的臉就又燒了起來。夭壽啦,他這輩子都不想再經曆一次了。

“唐棠!唐棠!!”周緒那個大嘴巴的聲音突然從他後麵傳來。

唐棠嚇得虎軀一震,怎麼回事!這貨居然還冇走?他連忙把藥藏在身後,調整了一下表情,轉身迎了上去。

“好巧啊周緒,你怎麼在這兒。”

“我哥剛被調到這醫院上班,我來找他的。對了,跟你說個好笑的事兒,剛纔在我哥那兒看著了一傻b,居然在肛腸科劈叉,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周緒天生就是個大嗓門,這麼一吆喝,周圍的路人都向他們倆看了過來。

唐棠跟著乾笑了幾聲,心裡不由得慶幸,還好剛纔冇被這貨看見,不然這會他就隻能當眾自我了斷了。

“對了,你來這兒乾嘛,生病了?”周緒笑完難得關心了他一句。

“冇啥大事兒,可能上火了,嗓子不舒服,就來買點藥。”唐棠瞎應付了幾句。

“那行,你自己注意下飲食,我還有事兒,就先走了。”周緒衝他擺了擺手,大步流星地走了。

見他走遠了,唐棠這顆懸著的心纔算放了下來。

路過家門口的小超市,他突然想到了顧少言的話,不一會兒,他拎著藥袋子端著一個坐浴盆兒就從超市出來了,一想到等會回家還要爬樓梯,他就覺得菊花又開始痛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