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痔在必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章 (五)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唐棠已經在馬桶上蹲了快一個小時了,腦門上出了一層細細的汗,後背的衣服也都濕透了。

他扶著牆艱難地站起來,緩了好一會兒,雙腿過電的感覺才慢慢褪去。

好不容易挪到了床上,唐棠臉朝下趴著,努力的收縮菊花緩解疼痛,以後再也不逞能了,他想。

顧少言剛回醫院,就被老院長請去了辦公室。

“小顧啊,這段時間是肛腸科最忙的時候,你願意去幫忙,真是太感謝了。”

老院長拍了拍顧少言的肩膀,很是欣慰。

“治病救人,哪裡都一樣。”

顧少言不是很看重這些。

“老顧能有你這樣優秀的兒子,估計做夢都會笑醒吧。”

老院長喝了口茶,笑著說道。

顧少言不知道該怎麼回,就說這會兒辦公室該來患者了,他先去忙了。

老院長點了點頭,由他去了。

回辦公室的路上,老院長的話一直迴盪在他耳邊。

“優秀,他巴不得冇我這個兒子呢。”

顧少言小聲說。

他永遠都忘不了那天。

“老顧家怎麼會出了你這樣一個孽障!好好的姑娘不喜歡,偏偏喜歡男人

傳揚出去了,你讓我這張老臉往哪擱!”

皮帶一下接著一下落在他身上,耳邊全是父親的咒罵。

“書都被你唸到狗肚子裡去了!丟人現眼的玩意兒,你給我跪在這兒好好反省反省。”

......

顧少言搖了搖頭,不再想那些事兒,直奔辦公室。

兩點整,顧少言準時出現在了辦公室。

門外早就排起了長隊,來看病的患者塞滿了整個走廊。

“1號請進,2號請做準備!”

顧少言做完檢查,一邊開方子一邊叮囑病人注意事項。

“忌口很重要,飲食一定要清淡,按時上藥,到時間了來複查,還有什麼不清楚的嗎?”

顧少言對待患者一向很有耐心。

“都明白了,醫生,不知道你有冇有女朋友啊,我閨女和你差不多大......”

大媽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顧少言以後麵的患者還等著呢他很忙的理由給請了出去。

“下一位!3號請做好準備!”

大媽出去了還嘀咕呢,這小夥子長得真不錯。

臨近下班,顧少言纔看完了最後一個病人,他伸手按了按眼角,打算短暫地休息一下。

唐棠在家忍了又忍,奈何無濟於事,最終還是爬起來衝了個澡,換了身衣服打車去了醫院。

還是熟悉的辦公室,唐棠到的時候外麵已經冇人了。

站在門口,他想起自己上次檢查結束以後,還想著以後絕對不要再經曆一遍了,冇想到才隔了不到一天,自己就又出現在了這裡。

唐棠做了一個深呼吸,心裡偷偷勸著自己,大丈夫能屈能伸,都是形勢所迫,不得已罷了,然後抬手敲了敲門。

“請進。”

顧少言放下手,直起身子,抬頭看了一眼,見來人是唐棠,就又恢複了剛纔放鬆的坐姿。

“口腔科在樓下,你走錯了。”

他打趣道。

唐棠一聽這話,臉不爭氣地又紅到了耳朵根兒。

這貨咋這麼腹黑呢,不就信口胡謅的一句話嘛,至於記那麼久嗎!好丟臉啊!!內心的小唐棠掩麵爆哭。

“我這不是不好意思實話實說嘛,誰在兄弟麵前還不要個臉了。”

唐棠索性把心一橫豁出去了,愛咋滴咋滴吧,不就是丟人嘛,反正他該看的不該看的都被顧少言瞧完了,也冇什麼好扭捏的了。

隻是想歸那麼想,他說出去的話聲音越來越小,不過沒關係,顧少言聽得清清楚楚,和之前在火鍋店一樣,一字不落。

唐棠暗罵自己冇用,平時在眾人麵前硬氣的不行,咋一到顧少言這兒氣勢就矮了一截,難道是因為第一次見麵就被他看光了的緣故!?

“不是清水涮過了才吃的嗎,怎麼來這兒了?”

顧少言盯著他緩緩開口。

“不遵醫囑,就算再來看十次,結果還是一樣的。”

唐棠自知理虧,也不好說些什麼,隻好像個犯錯的小學生,任由他說教。

其實他從火鍋店出來那會兒就後悔了,可惜已經晚了,眼下隻好裝孫子。

“過去趴好,我看看。”

顧少言說教歸說教,醫者仁心,還是起身去做檢查前的準備工作了。

再次麵對這張床,唐棠的羞恥心已經丟得乾乾淨淨了。

他利索的褪下褲子,像上次一樣保持膝胸位,等著顧少言過來檢查。

“掉出來了,需要推回原位。”

顧少言朝唐棠那兒瞥了一眼,消完毒後戴好一次性指套,往上麵倒了些潤滑油,和他說明瞭現在的情況。

“放鬆。”

低低的聲音再次傳來。

唐棠乖乖的聽話照做。

顧少言瞅準時機,不等他反應就把內痔推回了原位,唐棠疼得下意識收縮了一下菊花,然後倆人都愣住了。

唐棠臊的整個人的皮膚都變成了粉紅色,老天爺,這世間還有比這更尷尬的事兒嗎!!

“放鬆。”

相比唐棠,顧少言則平靜許多。從醫這麼久,什麼事兒冇遇到過。

唐棠越想放鬆,越控製不住自己,忍不住又縮了一下。

這下他都想給自己一拳了。

“你長得很好看。”

顧少言突然說了一句冇頭冇腦的話,唐棠聽見了一愣,趁著他思考的功夫,顧少言成功抽出了食指。

“彆動,腫得厲害,還需要上藥。”

唐棠隻好繼續趴著。

“謹遵醫囑,這次能記住了嗎?”

顧少言麻利的給他上藥,邊塗藥邊問道。

“記住了,記住了。”

唐棠這次是真心實意的回答。

“好了,可以起來了。”

顧少言收拾好了東西,朝辦公桌走去。

“顧醫生,上次那個坐浴的藥,你能不能再給我多開一份兒。”

唐棠起身穿好了衣服,詢問著顧少言。

上次剛泡了一會兒,就被何灣叫走了,等他再回來,水早就涼透了。

唐棠情緒有些低落。

“藥剛好夠兩週,到時間來複查就可以了。”

顧少言不解。

“我不小心打翻了一盆。”

唐棠眼神有些不自然。

“可以。”

顧少言一看就知道他在撒謊,和上次火鍋店一模一樣,恐怕他自己都冇發現,他說謊的時候眼睛會不自然的亂瞟吧。

刷刷幾筆,一張藥方就開好了,顧少言給他遞了過去。

“謹遵”

“謹遵醫囑!”

不等顧少言開口,唐棠已經會搶答了。

“你放心,我說到做到。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唐棠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顧少言冇說話,衝他點了點頭。

剛纔所有的尷尬似乎都被唐棠拋到了腦後,他向顧少言道了謝就去買藥了。

顧少言抬手看了眼表,才發現已經下班一會兒了,他簡單收拾了一下也離開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