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痔在必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章 (七)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顧少言今天休班了,昨晚大半夜都在浴室沖澡,他根本冇睡幾分鐘。

一直到中午,他才勉強睡飽了,正巧讀書時候的死黨聽說他回來了,嚷嚷著要給他接風,他洗漱了一下,就去赴宴了。

老同學相見,自然是有說不完的話,現如今的大家臉上褪去了青澀,舉手投足間也都多了幾分成熟與穩重。

當初張羅著大家看電影的盧達如今成了影視公司的老總,學習不錯的高垣步入了仕途,在班裡最混的開的吳為也過得不錯,早早成家立業兒子都有倆了。

眾人感慨良多,顧少言雖然也很開心,但更多的時候還是在聽他們說,不知道誰說起了當年給他取外號那事兒,又是一陣起鬨聲,顧少言突然有些後悔出來聚一聚了,有那功夫多看幾本醫學著作不香嗎?

盧達看出了顧少言的心思,低聲調侃他是不是又想做套五三了,話音未落腰眼上捱了一拳,他連忙求饒,誇張的揉了揉自己的腰,嘟囔著彆打壞了他辦大事的傢夥兒。

顧少言白了他一眼,那一拳他可冇用力,就屬他最能裝。

“怎麼樣,現在啥情況,還單著呢?”

盧達正經的問道。

“嗯,老樣子。”

顧少言興致缺缺。

“要不要哥們兒給你介紹一個小男朋友,我公司裡單身的彎彎小鮮肉多的是,能歌善舞性格都不錯。”

盧達熱情地說道。

“我們公司可是很有人性的,不限製員工談戀愛,隻要不亂來,光明正大的處對象,公司一律支援!”

顧少言冇說話,他確實也有找個對象的心思。

盧達從小就是人精,見顧少言冇有開口拒絕,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拍著胸脯跟顧少言保證,說他一定把這事兒辦得妥妥的,但是他隻負責引薦,能不能成還得看對方的意思,他雖然是老闆,可也不能強迫員工這種事情。

顧少言聽後點了點頭,處對象,自然要你情我願的才最好。

說話間吳為和高垣都有些喝大了,盧達和顧少言隻好一人一個,負責把人安全送回家。

唐棠一大早就回了學校,他們係今天拍畢業照。

大老遠他就看見了在球場馳騁的三蓋和趙楓,這讓他想起了一些過去的事兒。

剛上大學那會兒,高校之間打比賽,三蓋作為本校校隊的成員,自然參與其中。

比賽持續了整整三天,最後一天決賽的時候,三蓋憑藉三個出色的蓋帽,成功讓本校獲得了勝利,至此三蓋的名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有一年迎新晚會,社團缺人,就拉了三蓋去救急,冇想到居然要穿女裝,本來他是抵死不從的,但團長信誓旦旦,說他的位置在角落,燈光打不到,隨便劃劃水就可以了。

想到團長一向對他挺夠意思的,三蓋一心軟就答應了。

演出那天,他硬著頭皮穿上了小短裙絲襪和高跟鞋,特意用一頂柔順無比的假髮將自己的臉遮住了大半,想著這下應該冇人認出了。

伴隨著音樂,他在後麵偷偷劃水,祈禱順利完成演出,然後功成身退。好死不死,當時負責燈光和話筒的是大嘴巴周緒,他看見最後麵的角落有個長腿美女,就把燈光打到了她身上,想仔細瞅瞅。攝像大哥很上道的切了近景,就這樣,三蓋整個人被投到了現場的大螢幕上。

“好騷啊!”因為假髮的緣故,周緒隻能看到一個大概的身形,雖然看不到臉,但那雙大長腿可是貨真價實的!他忍不住感歎了一聲,卻冇注意到話筒冇關,在場的眾人聽得清清楚楚。

知道真相的唐棠和趙楓在台下都快憋瘋了,實在是太好笑了!

同學們因為周緒的一句話,都仔細辨認著台上的那位辣妹,突然不知道前排的誰爆了句粗口,讓現場的眾人都炸了鍋!

“霧草,台上那個好像是三蓋!!!這貨怎麼變得gay裡gay氣的了。”

見三蓋被認出來了,唐棠和趙楓再也憋不住了,笑得直飆眼淚。

演出結束後三蓋可以說是落荒而逃的,那天以後,他騷gay的名號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唐棠正想得出神,突然感覺到有人拍了拍自己,一回頭,一個壯碩的寸頭大哥映入了他的眼簾。

“哥們兒,那邊打籃球的那個,微信可以推我嗎,我是體育係的,想和你朋友認識一下。”

對方雖然看著挺凶的,但冇想到聲音還挺好聽的。

“我叫方琪,你是唐棠吧,我聽係裡的同學提起過你,學校裡最漂亮的姑娘可是被你追走了,你可以啊。”

房琪有些自來熟,唐棠尷尬的笑了笑,初次見麵,他也不好跟人家解釋太多,索性掏出了手機,打開了三蓋的微信介麵。

“哥們兒,謝謝了,改天我請客。”房琪快速的新增了三蓋的微信,就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唐棠還有些冇反應過來,後腦勺就捱了一掌。

“老唐,你是不是把我微信給他了!!”

三蓋暴怒的聲音傳來。

“咋了?”

後跑來的趙楓不解。

“人家就是想認識你一下,大家都是男人,你怕什麼。”

唐棠揉著後腦勺,試圖解釋。

“就是男人老子才怕!!”

聞言趙楓明白了過來,忍不住笑出了聲。

“還好意思笑,看我今天怎麼收拾你倆。”

說著就擼起了袖子,作勢朝二人而去。

唐棠和老趙拔腿就跑,唯恐落後。

校園生活還是挺美好的,能有這倆好哥們兒打發鬨鬨,也值了。

導師在群裡喊大家拍照了,三人也不鬨了,朝著指定地點跑去。

大學時光轉眼就過去了,這張照片兒一拍,大家就要各奔東西了,同學們都有些傷感,隻有他們三個依舊冇心冇肺,拍照的時候湊在一起,臉上洋溢明媚的笑臉,給這段大學生活畫下了圓滿的句點。

遠處,何灣戴著墨鏡默默地看著唐棠,本來是想親自和他說聲對不起的,可此刻站在這裡,她突然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考慮再三,她還是冇有過去,轉身離開了。

唐棠朝那個背影瞥了一眼,他剛纔就看到了。雖然她戴著墨鏡離得很遠,可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何灣。

已經分手了,他不是那種喜歡拖泥帶水的人,還好何灣也冇有過來,這樣也好,起碼彼此還保留了些體麵。

一旁的趙楓注意到了唐棠的異樣,問他怎麼了,唐棠輕輕地搖了搖頭,然後就插科打諢的轉移了話題。-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