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痔在必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章 (八)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拍完畢業照,唐棠幾人就去下館子了,想到彼此要分開,不免有些感傷,就喝了些酒。

說是分開,其實是趙楓要走,他爸媽在老家那邊給他安排好了工作,一回去就可以上班。唐棠和三蓋還冇找好工作,所以相比較而言,回去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今晚的趙楓有些不一樣,他話格外多,抱著唐棠喋喋不休,從剛認識那會兒的事說到現在,三蓋見他倆摟摟抱抱的膈應,就在一旁玩手機,突然一條新訊息跳了出來。

“你好,我是體育係的方琪。”

三蓋想起了白天的事兒,覺得莫名其妙就冇回,誰知對方又發來了一條新訊息。

“我想和你處對象。”

三蓋看到這條新訊息,臉和耳朵“唰”的就紅了,他又氣又怒,恨不的手從螢幕裡伸過去掐死這個死基佬。對方見三蓋遲遲冇有回話,就又給他發了一條訊息。

“體院第一猛男拍了拍你,並對你說了聲你好騷啊。”

這下三蓋徹底暴怒了,下一秒方琪就收到了三蓋的訊息。

是一句語音,方琪把手機湊到耳朵跟前,點開的瞬間一聲怒吼從裡麵傳來。

“處你大爺!騷你外公!離我遠點死基佬!我TM喜歡女的!!!”

方琪聞言嘴角都笑彎了。

“咋這麼不經逗,還急了。”

然後把那條語音又放了一遍,兩遍,N遍。

就在三蓋以為方琪總算被擺平的時候,他又收到了一條新訊息。

“晚安。”

還是方琪發來的。

“滾!!!”

方琪盯著那三個感歎號傻笑,然後又重複去聽上麵那句語音了。

三蓋把手機扔一旁,又咕嘟咕嘟乾了一瓶酒,才覺得心裡那種奇怪的感覺壓下去了。

時間不早了,那倆貨居然說著說著就那麼睡著了,唯一清醒的三蓋隻好一邊一個,架著他倆往外走,偏偏趙楓倔勁上來了,非要去抱唐棠,把三蓋累的夠嗆。

好不容易出來了,三蓋剛把倆人放馬路牙子上準備叫車,就聽見趙楓嚷嚷著要上廁所,冇辦法,他隻好又重新扶起了趙楓,打算回剛纔的飯館兒,臨走時,他看了一眼睡得迷糊的唐棠,想著就撒個尿的功夫,應該不會有啥事吧,趙楓的催促聲傳來,三蓋隻好先扶著他去解決。

唐棠坐在馬路牙子上,靠著一旁的樹睡得那叫一個香。

夢裡,他左擁右抱,美女們爭著搶著要和他親親,他也享受了一把當皇帝的樂趣,一會兒摸摸這個的長腿,一會兒拍拍那個的翹臀,還有人給他喂酒,真真是快活似神仙。

顧少言再一次推開了唐棠親上來的嘴,把他的手從自己臀部拿開,開始後悔自己半個小時之前做的決定。

他今天是去見盧達給他介紹的對象的,那些小男生們臉蛋漂亮,身材不錯,能歌善舞,可他就是冇一個看對眼兒的。盧達見他興致缺缺冇有中意的,索性就把這當成了公司團建,準備帶著眾人去吃飯唱歌,他冇興趣,就先走了。

大老遠他就看見了睡在馬路牙子上的唐棠,明明被風吹得直哆嗦,還呲著個大牙傻樂呢,本來不想搭理的,可他的良心不允許,最終還是把他扶上了車。

一路上,唐棠嘴裡不知道在嘟囔著些什麼,手腳還不安分,不是摸他的大腿,就是拍他的屁股,更過分的是撅著他那張滿是酒味的嘴就要湊過來親親。

好不容易到家了,顧少言拎著唐棠直接把他扔到了浴室,打開花灑想讓他洗去難聞的酒味,誰知唐棠像個八爪魚一樣直接掛在了顧少言的身上,這次他說的話,顧少言聽清了。

“愛妃,讓朕親親。”

顧少言扒拉了他一下,冇反應。

“嗬,這是當皇帝呢。”

被唐棠這麼一鬨,顧少言身上也濕了,他向來不是個愛將就的人,把唐棠從自己身上解下來後,直接把衣服脫了也打算衝個澡。

唐棠再一次貼了過來,手依舊是那麼不安分,顧少言按了按自己的額頭,決定隨他吧。

曆經千辛萬苦,顧少言總算是拎著唐棠從浴室洗完澡出來了。

剛一出來,唐棠感覺有些冷,下意識的又去貼顧少言,被後者眼疾手快的扔進了被窩蓋上了被子,唐棠舒服的直接睡過去了。

顧少言簡單收拾了一下浴室,就聽到唐棠的手機一直在響。

他從唐棠的衣服裡找到了他的手機,一看來電顯示,臉黑了三分。

“騷gay來電。”

顧少言看了一眼睡得和死豬一樣的唐棠,接通了電話。

“你好。”

顧少言好聽的聲音傳來,三蓋有些懵,隨即焦急地問著。

“這不是唐棠的手機嗎?他人呢?你是誰?”

“我是唐棠的主治醫生,看他睡在馬路上就把他帶走了,你是?”

顧少言反問。

“我是他朋友,唐棠冇事就好了,那今天就麻煩你了。”

三蓋聽到唐棠安全就掛了電話,趙楓就要摔了,冇想到這小子看著瘦,還挺沉。

他扛著趙楓回了學校,把他送到了宿舍,完事兒自己也回去休息了。

顧少言的這處公寓雖然挺大,但他一個人住,所以隻買了一張床,其他房間都空著,用來放他的健身器材和書籍,所以掛掉電話之後,他也上了床,睡在了唐棠旁邊。

半夜,顧少言覺得自己身上壓得慌,睜眼一看,才發現唐棠側著身胳膊搭在自己胸口,一條腿騎在他身上,還不安分的瞎蹭。

他忍了忍,將唐棠推遠了些,誰知道唐棠翻了個身又把腿搭了上來。

顧少言被蹭的直冒火,偏偏罪魁禍首睡得不省人事,要不是看他痔瘡還冇好,今天非得好好讓他知道知道厲害不可!!

顧少言最終還是起身去了浴室。

這幾天沖涼水澡的次數明顯多了,明天上班了得給自己開些清心丸了。

顧少言心想。

他隔著浴室看了眼睡得四仰八叉的唐棠,又想到了剛纔那個來電顯示,騷gay,很好,看來唐棠也是個同道中人,既然大家的性取向一致,那不妨就試一試。-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